240 发简信
  • 向萨格勒布6

    32. 光滑锋利的漆黑色是枪膛,他们在黑暗里听见男人的咳嗽。 驴车停在黑暗。 “你好?”小林说,“你应该看不见我们,我就不挥手了。” “啊,你们...

  • 向萨格勒布5

    26. 经过边界线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迟疑。 好短的一段边界,他们在漆黑里剥掉记忆如释重负。好短的如释重负,和它的原因一起本来就不存在。 无限漫长...

  • 向萨格勒布4

    18. 自由边界线用极彩的眼看这个在他里面一拱一拱的驴车。 “前面就出去了。”极彩的声音。 “我天我天显灵了。”波尔说。 “不要封建迷信。”自由...

  • 向萨格勒布3

    12. 一驴四人扛着板车,小心翼翼走在棕榈树干。 “驴人扛板车。”小林说。 “你才是驴人。”周雨说。 “人驴扛板车🤘”许昕在队伍最后说。 “为什...

  • 向萨格勒布 2

    8. “我小时候做梦,梦见一个女的,穿着白裙子,戴着红耳环。”许昕蹲在板车上,“她在星球之间转圈,踩着虚无跳舞。” “你们宇宙人说话都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