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房子的遐想

记得小时候大家住平房,院子里都有一间储藏杂物的很简陋的小房子。每次进去取放东西,我都会在里面留恋半晌,想象自己一个人住在里面会怎样,床怎么摆放,桌子怎么摆放。那时候家里人多,潜意识的我已经渴望有一个独处的空间。

在几十年的生涯中,每次想逃离的时候,就想到如果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该多好。甚至今日,还会做这样的痴想,想象完成,会满足的叹口气,仿佛已经在那间小房子里生活过一样。

我想要这样一间小房子:卧室不大,足够睡眠即可,造型简单的床,原木色或者白色,床头柜上必定有一盏精致的台灯,灯光柔和温暖,供我在睡前看一本好书。厅室没有电视,所以可以省去电视柜。面向阳光的地方要有一张长长的原木书桌,能同时供我画画,写毛笔字,写文章,做做手工。如果可能再摆一台小小的台式缝纫机,以继续我的布艺之路。一组小小的舒适的沙发,供我四肢松软地瘫在上面看书,吃零食,看手机。有一面墙的书柜,书柜下方铺着干干净净的地毯,放几个软垫,可以随时躺下,盘腿坐下,喝咖啡,看书。我会在小小的阳台上放一个小小的餐桌,一把舒适的小椅子。早晨我会在这里吃早点,喝咖啡,或者就只是发呆。厨房小小然而功能齐全,我对吃饭的要求极其简单,但也保不准会很用心很费时的做一顿美食犒劳自己。

在这间小房子里,我完全是自己的主人,完全为自己而活。我的每一样生活用品都由我精心选择而来,一个小小的玩偶摆件,一个晶光璀璨的玻璃杯,一小盆好养活的绿植,水晶瓶里要插一大把或者雅致或者瑰丽的玫瑰。小小的房子,我必定每天都会打扫的干干净净,随时可以光着脚在屋里走来走去,不开心了在地板上打滚也无妨。周末若无事,早晨我会很早起来,出去散步或跑步,绝不辜负清晨和阳光。细细做家务,让每一个角落都干净得熠熠生辉,也许会出去买点东西,买点菜,做一顿像样的午饭。会有一个短短的午休,必定是看书看睡着的那种,醒来的时候书正扣在鼻子上。然后,趁光线最佳,开始画画,这一画,保不准就到了晚饭时。起来活动活动,也许做个简单的运动。天慢慢黑下来了,打开书桌上的台灯,打开电脑,听音乐,写东西。也许会到深夜,很晚很晚,可是因为想到第二天是周天,就放肆地继续画,继续写。夜深人静的时候,画画和写文章有种特别迷醉,仿若世外的感受。

有时自己幻想着都能入迷,深觉这亦是一种安慰。之前看的那部法国电影《刺猬的优雅》深得我心。勒妮是我想要成为的人,一个看门人,公寓清洁工,粗糙的外表,可是有极为丰富富足的内心世界,有一间完全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每天,按时开门,打扫卫生,谁也不会注意她,她仿佛披着刺猬的外表。收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神态安详,满足,坐在炉边,膝上卧着一只猫,看书到深夜。

我幻想自己是一个家政清洁工人,因为我爱整洁,善于整理,我会用自己的双手美化别人的家。我会勤勤恳恳,忠于职守,靠自己的力气干活,保准干得没人能挑剔。回到我的小房子里,也会像勒妮那样,心满意足,完全的体力劳动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休息。

为什么不想让人注意呢,像个刺猬,有着一副铠甲。也许勒妮前半生已经太过纷扰,此刻的她,心满意足。 可是勒妮最后还是碰到了小津先生。尘世中果然有那种慧眼吗?透过很多很多的表象看到了一个人的内心。勒妮的世界被打破了,刺猬的外衣下是一颗极其柔软,高贵,丰富的内心。小津先生看到了,可是勒妮的世界也走到尽头了,她在最后的时光里惊艳过,温柔过。然而勒妮必定会死,世间一切完美都是短暂的,唯有分离,才能永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