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响河》第五章9

96
金容与
2017.02.14 16:01* 字数 2739

第五章

9.

《战国策·齐策四》有云:“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静贞正以自虞。”

意思是说饿了再吃,味道就像吃肉一样美味;慢慢地走路,足以像坐车一般安稳;平安度日,并不比有权有势来得差;清静无为,纯正自守照样能乐在其中。

响河很赞同其中的道理,只是修为不够,做不到这么与世无争。

学姐说,做不到就别强迫自己去做,有些经历只能生生地受着,谁又能奈何得了它。毕竟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些不得不吃的亏,不得不倒的霉,照仙侠剧的说法,这叫“历劫”。

所以能忍则忍,忍不住了就爆发,剩下的事就交给时间吧。


隔天专项组就召开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会议。一切仍按原计划走,李主任负责统筹指挥,响河负责带队执行。

没有人反驳,也没有人赞同,想来这已算最好的结果。只是不知道这样的风平浪静能维持多久,表面的和谐是否真能遮掩深藏其中的暗流涌动。

距离万圣节还有一个半月,策划、提案、修改、再提案再修改一直到定稿,顺利的话要半个月,不顺利的话最多也只能给到一个月的时间。这其中还穿插着华东区健身健美大赛从初赛到决赛之夜的所有赛场与晚会策划,留给专项组的时间其实并不宽裕。

李主任简明扼要地提出deadline,意在提醒第一次带队的响河要准确把握节奏,也是想暗示自己的下属以工作为先,不要受传闻的影响。

响河发心,既然接手了就一定要尽全力做好。其实公事公办何尝不是最简单的人际相处原则?只是有太多人不明白而已。响河想,只要他们不以公事刻意为难,她多受些冷眼与诽谤又能怎样呢,左右不过是名声不好听罢了,懂她的人自然会懂她。

会议开到第二阶段,直接进行主题讨论。轮到响河时,她打开笔记本,将昨日自己想的几个活动主题与形式提了出来,说话时响河留意了一下所有人的表情,她发现除了个别人偶尔与她目光交汇,其余的都只是低着头一片沉默。之后再有人提了几个想法,也是反响寥寥,气氛显得死气沉沉。

不知又过了多久,轮到策划二组的程静发表时,响河无意间抬头多看了她两眼。程静有一头齐腰的乌黑长发,披在纤瘦的肩膀上则更显身躯娇小,她的脸本就不大,齐刘海又几乎遮住了一半,她低着头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光,人如其名,是个安静的女孩子。

她说到第二个想法时,会议室像拧了发条的八音盒一下子变得热闹,有人开始夸赞程静的想法不错。她继续说下去,陆续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整个会议室你一句我一句的兴致很是高昂,似乎只要等李主任拍板,这初稿就成了。

这时策划二组的组长赵连薇满面笑容地朝向响河,问:“副组长,你觉得程静的想法怎么样?”

她都改口叫她“副组长”了,可想而知这话并不那么好接。

程静是二组的组员,这次李主任在两个策划组里各挑了两个策划师进专项组,不用说这策划水平一定是专业的,让响河来评个高高低低,恐怕他们心里一时半会儿不会很服气。何况大家若真心觉得这想法好,那响河这个副组长也不会反对什么。可奇怪就奇怪在,现在连她自己都有些分不出好坏来。

因为,程静提的第二个想法除了措辞上与她有些不同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响河仔细掂量了掂量,说程静的想法不好就是说自己不好,横竖没这个道理。索性就让程静主笔,她也好落得一身轻松。

事情就这么定了。


“听你的意思,他们第一天就对你下降头了?”

开完会正是午饭时间,下午还要赶去外地谈客户,顾恒拎着饿慌了的响河直接上了路。车子开到肯德基门口,顾恒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响河开了一上午的会神情虽有点蔫却没忘记问他能不能报销这茬儿,顾恒点点头,刚想说她是“门儿精”,她便“唰”一下闪进店内了。

一口汉堡下肚,她整个人又立马活了过来,“虽然说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别给我冠冕堂皇的,直接说你想说的。”

“三个字”,响河放开可乐,竖起三根手指,“搞事情。他妈的一定是故意搞事情。”

“你和程静的思路一样?”

“对啊。我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我提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跟死了一样没一个人有反应,她提的时候谁都说她好?”

顾恒望着满脸气呼呼的响河,发现她可能漏了一种可能。

“再往坏处点想,有没有可能是程静事先知道了你的思路?”

“你是说她偷看我的笔记本?不会的,我就大概写了几句,核心的都在脑子里呢,而且……”

而且何峪风曾和她提起过程静的为人,说她还不错。

顾恒见她神游天外,催促道:“而且什么?”

响河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说:”而且我看她说话的时候思路很清晰,虽然和我的主题还有形式都差不多,但侧重点还是有些差别的。”

况且发表的顺序是随机的,程静并没有非要抢在响河之前。甚至是听了响河的想法后依然能够淡定地将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这更能说明她坦荡从容,且富有自信。

这么一想,响河忽然笑了。这个看似安静柔弱的女孩子,性格里竟有如此坚毅的一面,真真是她欣赏的类型。

这下事情便明朗许多,无非就是两个可能:

如果响河在程静之后发表,他们会说她人云亦云,没什么新意,再严重点就是不懂策划,只知道投机取巧;如果响河在程静之前发表,而看他们今日表态就可知他们是故意给她穿小鞋。

随后响河便叹了口气,道:“我这才第一天当副组长,就已经威严扫地了。”

顾恒嗤笑她,“你以前对付我那套牙尖嘴利的说辞呢,不是说在项目面前没有什么领导下属吗?”

响河败了兴,露出沮丧的神情来,说:“我刚才也是小心过了头,心想她赵连薇平时都喊我‘助理’、‘助理’的,今天突然叫我一声‘副组长’,听那口气还特别,特别不一样,所以我想着这不是问我岳响河本人的意见,而是问我作为副组长该不该给程静一个主笔的机会……”

响河心想,“原来我嘴上说着不畏权势,不喜办公室政治,结果遇到了事还是左顾右盼,各方权衡,生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


夕阳在田埂间铺开一张煽情的网,将目光引去入了一味阑珊的伤药。顾恒望着在水塘边嬉鹅的背影,突然回想起静江大学那晚靠在他肩头沉醉不醒的岳响河。昨日顾铭给出的理由真是不合逻辑,却叫他难以忘怀。

爱情,还有其他很多东西,本就是这么不合逻辑地存在着。

响河发觉跟着顾恒出去谈客户有一个好处,就是谈完了不用急着回公司打下班卡,因为顾恒永远会提早通知宋经理,把出外勤的时间说的长一些。

这也是响河觉得顾恒唯一不像拼命三郎的地方,至少此刻,走在县政府背面的这条田间小路上,望着落日余晖,再看看被阳光照得面目模糊的顾恒,她的心间有那么一点点舒暖的悸动。

“响河,这事你就没怀疑过我?”

“没有。”

毕竟让响河写策划案的人是顾恒,把案子顶替的人也是顾恒,就连好心将节庆策划都让给响河的还是顾恒。

“你也没怪我让你写风情周的案子,没怪我用你的案子顶替了还”

“没怪你。有什么好怪的。”

“为什么?”

“瓦特?”

“从什么时候起愿意相信我了?”

“呵呵,我是我们班出了名的智慧女神好吗?难道你没看过我打辩论赛?还有那个模拟联合国,我可是中国代表团!”

或许响河想说的是,逻辑,除爱情之外的所有逻辑,她都愿意,理智地遵循。


下篇》》第五章10

《岳响河》目录 第五章

岳响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