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无忧”童年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她爷爷年轻的时候,风流韵事在本地可谓无人不知。据说,她爷爷会偷看女人洗澡;公众场合,趁其他人不注意把正在聊天的妇女裤子扒拉下来;今天和这个女人暧昧,明天又和那个女人纠缠。在大街上,那双眼睛就嘀溜转个不停,如同撒网一般,看看哪里有个漂亮的女人。对着漂亮女人,那双眼睛突然就贼亮,上下打量着她,仿佛要将这个女人看透一般。

        就这样,直到她爸长大。她爸怎样呢?不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嘛!取个外地媳妇,带回了那个穷旮旯,生下了她。本以为二人会好好过日子,谁知他爸完全和他的老父亲一个样儿,或者更甚。另外,他也好上了赌博,本就穷的揭不开锅的日子,更是山穷水尽也无路。她妈受不了,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夜晚,偷偷跑回贵州老家,留下还在襁褓中的她。

        村里有人猜测,可能是她妈偷跑打击到她爸。她爸在她妈跑后几天说要出门打工,大家也只当他说着玩。直到有一天,村里人才意识到,好久好久都没人见过她爸。

        只剩下爷爷奶奶和她了。

        在她七岁的时候,奶奶去世,爸爸回来了。

      他终于是回来了。

      七岁的她,知道了父亲长什么样子。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爸出去七年,一定存了许多钱的时候,他爸却连办丧事的一个子儿也掏不出来。

        男人问他,“关你屁事!”一句顶的你哑口无言。

        女人问他,他用那贼亮的眼睛上下打量一番,笑眯眯地回:“做投资去了,这几年生意是真不错,要不要跟我出去试试。放心吧!不出几年,我就是大老板,你呢?也会是个富婆……”

        谁也不知道他钱用在了哪里,在外面这几年他在干嘛?七年,没给家里一分钱,一个电话。


        后来,她对别人说:“七岁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我爸爸。奶奶去世,我特别伤心,希望爸爸能安慰我一下。他只是说了句别哭就转过身去,继续和其他女人嘻嘻哈哈!”

      丧事办完,她爸又出去打工,又是没一分钱,又是没一个电话。

      这次,只有她和爷爷了。

        那年她十二岁,长得已比同龄人高,体重更是超标。看到她,只能想到一个字——圆。脸圆圆的,肉已经将她的眼睛挤得只剩下一条小缝;脸颊两块高山孩子特有的高原红,红红的,苹果似的;肚子圆鼓鼓的凸出来,好像在肚子里塞了一个篮球一样。

      村里人都叫她——胖妞。

      大家不明白为什么在那样的环境中,她还能长得这么高,这么胖。

        她喜欢到其他同龄人家里玩。到了饭点,无论如何都会叫她一起吃饭,大家才明白,她的饭量顶三个同龄孩子。一次还行,两次,三次呢?

        许多同龄孩子家长都暗暗叮嘱自己的孩子,不要饭点带她到家里来玩。孩子小,不懂,不仅还带她来家里吃饭,甚至让她在自己家睡觉。大人吧!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脸色也不像从前那么和蔼。

        怎么了?她不懂,还是继续吃,继续睡。

        她的邻居,一位年老的奶奶忍不住对她说:

      “胖妞,你一天到晚待在别人家,又是吃,又是睡,不是个事儿啊!你咋不爱回家呢?”

      “我爱热闹,家里就我和爷爷,太安静了,我不喜欢。”

        “可……其他人会有意见的啊!你还小,懂的东西太少。奶奶跟你说,不要经常待在别人家,别人会不高兴的,落人嘴舌是最不好的。”奶奶劝她的时候,脸上的褶子随着她的话语上下挪动。

      “我……我……我不喜欢在家睡觉,我家只有一间房子,爷爷和我的床都在里面。可是爷爷他总是到我床上睡觉,然后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她说着,神情特别平静,好像在讲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胖妞,你……哎……”

        她又看见奶奶上下挪动的褶子,那褶子纵横交错,好像田间的泥土小路。

      “不和你说了,奶奶,我和婷婷她们约好了,待会儿去山上骑自行车,走啦!”

        奶奶望着她的背影,泪水布满了眼眶,终是没有流下来。她知道,她管不了。她不想胖妞失去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如果她失去了她爷爷……算了,她摇了摇头,转身,蹒跚地走回自己家。

        胖妞和伙伴们骑着自行车,她们一个在前面骑,一个在后面追,如此轮换,笑声传遍了山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