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令(连载) 一

开端

那是一个椭圆形状的青铜镜子, 镜子的外围被一层精致的雕刻包围着,雕刻上呈现龙凤各一边,龙在左,跃凤在右, 扎实的呈现了古时男左女右的社会概念。有别于其他的古式雕刻,都是飞龙在天,滕云驾雾。这个飞龙的前右爪里握着一支貌似权杖的长形物, 左爪则抓着一个如犹如匕首的物体。那是短匕首的物体,它有三个奇特的尖角。匕首身上刻着一些类似甲骨文的字,围绕着匕身。而右边的凤凰也是双爪各握着东西, 左爪握着的是一个圆状的球,右边则抓着一个雕刻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如拳头般大小,盒身也是刻满类似甲骨文的图形。

珊儿痴迷的看着这宝物, 对于一个钟爱古物的人,对于每一件古物仔细的欣赏是对古物最大的尊敬。这是珊儿一直坚信的信念。

突然,镜子清澈的表面蒙上了一层浓雾。珊儿倒退了几步,先是一怔,然后本能的转身就想逃。在转身的时候,珊儿眼角边瞄到了一只手正从浓雾中伸展出来。珊儿的心,咯噔了一下,已经绝望了。观世音菩萨,南无释迦摩尼佛,天主,神啊。。我不想死啊!!!这时偏偏懦弱的腿如千斤般重,无法动弹。一个扑通,跪坐在地上。背后传来一阵阵的凉意,大热天的却异常冰冷。珊儿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到那鬼魅般的手正朝着她背后伸展。下一秒,珊儿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往后一拉,眼前的事物越离越远,逐渐地变成灰暗一片,之后就失去知觉。时间像是过了万年之久,周围一片寂静,好像一切事物都不存在般。如此的情况再过了一会儿,珊儿才缓缓张开眼睛。脑里有点混乱,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小姐,妳还好吧?”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

什么,还有其他人?珊儿急忙把眼睛睁大,眼前竟然蹲着一位脸色苍白,戴着眼镜的男人。男人用淡定的眼神看着珊儿,仿佛对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子视为常事。沈巍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刚才空无一物的草地上,突然掀起了一阵黑旋风,然后眼前的女子就凭空的出现了。近期,这城里显然掀起了躁动的旋风。地下蠢蠢欲动的危机,像是等待着爆发的火山,随时随地都会来个措手不及地爆发。

“我是不是死了?你是不是勾魂使者?”珊儿颤抖着身子问道。

“妳没有死,我。。。” 沈巍本想说自己不是勾魂使者,但是,他真的不是吗?

“我发现妳时,妳就是这样躺在这里。” 沈巍选择不说出黑旋风的事,因为他无法在这女子身上感受到魔界的气息。相信刚才的黑旋风并不是这女子操纵的,想必幕后定有他人所在。

"我没死?刚才那手呢?" 珊儿惊吓未定地到处张望,那冰冷的触感还残留了些在她的脖子上。

“手?我没看到其他人。”沈巍微微挑起眉说到,难道是魔人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我。。。手。。疼。。啊! " 珊儿越想头就觉得越疼,如千万蝼蚁在脑袋里乱转,嘶咬着她的每一条神经线,啃着她的血肉。她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想要用力的曳走脑里的怪物。沈巍见状,知道是黑魔力开始侵蚀人类人性的体现。举手连忙按住了珊儿的头, 然后微微释放出本身的灵气来镇住魔力的侵蚀。魔力的侵蚀对于意识弱的人类会更加地急速,如果没有及时阻止侵蚀, 人类就会失去自己的意识,完全被施魔者所操控。珊儿只觉头上原本疼痛逐渐的退去, 一阵阵柔和的能量缓缓地输入她的身体。片刻之后,疼痛感终于都不见了。沈巍见状,慢慢地收起灵力,然后缓了口气。

珊儿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一天里发生的事也实在是太多了,先是见鬼,后是魔法,反了。。这世界反了。这简直是违反了珊儿世界里的常规,一个没有鬼,没有魔法,没有哈利珀特的世界。珊儿越想越懊恼,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沈巍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五滋八味的神情,大概也知道她应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突然,这女人翻了个白眼,眼看就晕了过去,沈巍连忙伸出手扶住了珊儿的身体。心里默默嘀咕道,今天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了。看着晕过去的珊儿,他心里明白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叹了口气,算是自己倒霉了。只见他抬起左手在空中画了个圈,一个小小的黑洞在沈巍画圈的地方逐渐扩大。沈巍扶起珊儿,大步跨进了黑洞中。黑洞就在沈巍进入的片刻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草地上恢复了平静,一切事情都好似没发生过般。

沈巍公寓里的卧室突然出现一个漩涡,漩涡逐渐增长直到如人般大小,然后缓缓地退去。退去后,只见沈巍和晕去的珊儿出现在卧室里。沈巍伶俐地把珊儿放置在床上,然后便走道客厅里去坐了下来。刚坐下,客厅了就冒出了一阵浓烟。沈巍皱起了眉头,眼睛也懒得开。

浓烟在沈巍的面前停了下来,扩散的浓烟渐渐地缩小范围,形成一个小人型。然后,一把低沉的声音从浓烟人形里传出。

“大人,这几天,魔界捎来了消息,说是千年魔王苏醒的时刻已到。魔界里各个魔神子弟都蠢蠢欲动,等待时机的到来。”

沈巍并没有回答它,只是一直紧闭着双眼。只有从那皱起的眉头可以知道他心里并不高兴听到这番话。浓烟里的小人形,仿佛知道了沈巍的不高兴,在沈巍面前徘徊不停,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良久,沈巍才吐出了两个字 :“退下。” 小人形好像听了天大的喜事般,飘摇了几下,就消失了。在浓烟消失后,沈巍才缓缓地张开了眼,眼中尽是深沉得让人发寒。

不知过了多久,珊儿终于恢复了意识,睁开双眼。难道是一场梦?我一直都在家里?不对,这房间不是我的。珊儿意识到这事时,猛然坐起,四处张望。这是个男人的房间,男人味太重了。单调的颜色,所有房里看到的家具都是以灰黑为主。这是那里?突然,那个男人的脸映入了珊儿的脑海里。难道是他?冷静片刻后,珊儿终于鼓起勇气坐起身子,然后缓缓地下了床。走出了房间,珊儿只看到浓烟小人形的消失。她惊讶地站在了原地,看着浓烟消失的地方。

“妳醒了?”沈巍低沉的声音传来,惊醒了珊儿。

“是。。是的。。”珊儿吃吃的回答,显然还没从刚才所看到的事回过神来。

“这是我的家,妳刚才晕倒了,没交代妳住哪儿,所以就先把妳带回来了。”沈巍转过身一边解释道。

“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东西为什么会说话?我。。我。。这。。” 珊儿指着浓烟消失的地方结巴的说到。从小,她每次一紧张就会说话结巴。这件事,让她的童年增添了不少闹事。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