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千元征文|四月物语

文|海梦奇遇              编号97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月,清新且鲜明。两个节气,清明,谷雨,念起来,就觉得口角噙香了。

四月,本应多雨,不然,牧童遥指杏花村,就没了韵味。可今年雨并没怎么下,阳光灿烂的日子居多。清明前后,村里广播,扫墓注意山火,不得烧鞭炮纸钱。这样一来,祭祀礼节简慢了许多。安睡在地下的祖先,应该会谅解我们吧!

扫墓,父亲没有墓碑。我们只是简单清除了泥坟周围的杂草。一小块,清净地。我们怀念,想念,纪念,无论如何,父亲已经走了。

他看不到田野里的白鹭闲庭信步,那长长洁白的脖颈很是优美。那瘦骨修长的脚,也惹人羡慕。

他看不到燕子归巢,噪噪切切。其实燕子已无巢可归,老房子已经坍塌,旧巢已破。新房子刚刷白的墙壁,燕子不习惯,没再回来,不知它们去何处安家。

三月末,秧苗已经插好了。四月,绿油油的一片田野,甚是可爱。真喜欢念那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禾苗也是草的一种。

是呀!已经芳草碧连天了,王孙胡不归,城里打工可否安好。城里的四月,怕更是浓荫茂密,四月的气息到处飘散,木棉花絮也应该开始飘散了!层层堆雪,没有寒意。怕冷的你,还满意吗?

四月,池塘铺展开了片片圆圆的荷叶,鱼戏莲叶东南西北中,怕是最快活的了。小蝌蚪也已经变成了绿背青蛙,呱呱呱地叫着,它的蛙语,我可听不懂。我想,它只是喜欢乱叫而已。

有时,我也会不成曲调地唱好久好久。无关悲喜最安然。只是,绵密的忧伤如网,不如看花去。

桃花早谢了,桃子都有拇指大小了。毛茸茸,可爱。李花也早谢了,早熟的李子,已经上市了。青梅摘了下来,煮酒。英雄,这个时代是不讲的。讲小鲜肉啊!

不管了,不管了。莫愁没有桃花李花。路边的五色梅,一年四季花开。四月,开得更是如火如荼。你不诧异吗?色彩缤纷指的就是它了吧?好一个色彩缤纷。一大蓬,一大蓬,花团锦簇,好俗气的欢喜啊!谁管?野蛮生长最是正确。

酸酸草,田头地尾也略带羞涩地盛开着。想不到,阳台上的盆景里也长了一簇,粉红色的小小花朵,纤细的茎举着,也是可以骄傲的。它是如何在此安家落户,植物的秘密,值得细想。别人的秘密,就不要去多猜测了。

馥郁芬芳,芬芳馥郁,整个小村庄都弥漫了苦楝树花开的香气。那粉紫色的一团团,不抬头仔细看,肯定会错过的。当然,你要是看见一地米粒般的浅紫色碎花瓣,也会很容易领悟。

哦,四月,苦楝树开花了!去年的苦楝子都掉哪了呢?好像昨天还看见它们在枝头,黄澄澄地悬挂着。任鸟儿啄也啄不完,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子不落,花如何开?时光不走,叶子不黄,季节该多尴尬。可是,时光啊!慢些走吧!四月啊!请你多留一会儿吧!

油桐花来催着呢。一树树洁白的油桐花,远看像是披着神圣的婚纱,也不知急着要嫁谁。不知羞啊!只是不知那个陌上少年可否足风流,要嫁就嫁吧,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不能羞。到底花凋零,碾作尘,唯有一声叹息,春易逝,且珍惜。

四月,应该多多下雨才好,日子浸在温润的水中,就如覆盖在温柔的梦中。田野的气息,青草的气息,油桐花的气息,调和在雨中,最是清新甜蜜。

假若我如此说,别人一定要恼了。下雨天,上班多不方便,晒衣服多不方便。现代社会,一切方便为主要目的。我真怕人类日渐退化。那又如何?唉!无需操心的事情,我多虑了。

四月,一日、二日……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四月快要过去了。

四月快要过去了。等着,五月,榴花开。六月荷花开。四月玫瑰继续红,百合也白得纯洁。如这岁月,如这人生,宇宙的视觉来看,四月到底平常。

山寺桃花自开落,四月到底平常,何必杜鹃啼血,人闲且去了蚕桑,听禾苗拔节,看水漫前川,一边垂钓,一边瞌睡,也是自在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寸铁千元征文比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作中心”文本写作课程(草案) 齐红雨 【交流提问】 1.读了大量的文章、著作,为什么大多数学生依然不会写作? ...
    为为道来阅读 279评论 0 0
  • 前段时间“油腻中年”一词风靡网络,众多步入中年的伙伴都在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也跟油腻挂上钩,其实按照俞敏洪对油腻的看...
    雾里看花_3416阅读 25评论 0 0
  • 高铁的晚上人还是很多,很幸运的我赶上了当天最后一趟回家的车,或许都是累了一天的人们,车厢很安静,不像往常车厢吵...
    伊苏灬卡尔阅读 29评论 0 0
  • 终于决定再找老师学吉他,同时学的还有声乐。当然不是正经八百的每天还要早起吊嗓子那种,这门课其实是教如何K歌,只不过...
    慕月阅读 29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