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个人。

或许这是一场控诉,但实际它只是一个故事,是《钢琴教师》给我的灵感。

彻夜难眠,空荡的房间传来一个声音。

“你爱他么?”

女人诧异,没有找到声源,也或许这只是她心里的声音。

“爱,怎么不爱。思念都成了撕心裂肺的痛。而沉默好比刑场的屠刀,我不清楚什么被切割或凌迟。”

“那他呢?”

“哦,好吧,该死的。”这真是一个让她头疼的问题。

“什么叫沉默?”

“那不是一个温情的东西,有时候简直是自虐。就像站在一堵空白的墙边,这是严肃的寂静,你根本找不到任何话题。”女人看着时钟,唔,快天亮了。

“什么叫热烈?”

“他火热的目光不会投注到其他人身上吧。。”女人也不懂。

“哦,你了解他么?”

“一个风流的烟鬼?”女人郁闷缩进被窝,自嘲的想那个男人不是这样。

“这情况可真糟糕,你该怎么办?”

“这问题我还想知道呢!你这个可恶的声音。”女人烦躁的掀开被子,丢到地上,坐在床上。

“你怎么认为爱情?”

“理智的杀手。”女人眯起眼睛盯着门锁。

“哦?”

“所以说爱情是没有理智的,懂么?那些沉溺在爱情里的都是一群疯子。”女人叹了一口气,重新拾起被子。

“你想从爱情里得到什么?或者说你想有一份怎样的爱情?”

“这让我想到物质,你可真现实。”女人朝空中翻了一个白眼,“我要什么么?一份货真价实的爱情。喏,你看,我的双人床只躺了我一个人,我想交换我们的左心房,多炙热的跳动。”女人趴着用右手指尖剔着左手指缝。

“悲观主义者,你真像个白痴。”

“你可真实在,我喜欢老实的家伙。”女人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把钻进颈里的发,拨到枕头上。

“你感觉你被欺骗了么?‘艾瑞克’”

女人沉默了。

“我才不是那个悲哀的女人。没有谎言,根本就不存在这个立意。我们是断轨,我在他对面,你知道修路的工人进度很慢。”

“你可不是一个热情的小太阳。”

女人瞪了一眼空气,“好吧,我是一个孤独的人,音乐才是我的情人。”女人咬住下唇“已经孤独好多年了,就像海边岩石上的沟壑那么孤独。”

“这两者没有关系,每一个人一出生就是孤独的,当从被子宫里剥离出来时就注定了。”

“那什么是两个人?两个人还存在孤独么?”女人反问。

“两个人是时空的叠加。可以是一个交点,一组平行线,或者一个圆。孤独是一个无解的方程式,而寂寞只是简单的加减乘除。”

“你可真像哲学家。”

又安静了,女人光着脚打开窗,寒风勒着她的脖子。没有泪?因为女人知道爱情在她心里已经死了。

         2014,3,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是雪飘了一个冬天 在灯火闪耀的人山人海 我无意的 折下盛开的你 涌动着爱意的夜色 假如天空还在低声细语 那是最迷人...
    2a5cbe80cc4b阅读 30评论 0 0
  • 在函数体内试图初始化一个由关键字extern约束的变量是非法的,因为函数内部的局部变量是无法被外部访问的,故不能在...
    jazzi阅读 150评论 0 1
  • 闺密朋友从四川回北京,放假了,回家迎接国庆节及中秋节。昨天就和我约好的今天我们见面,期待已久的今天终于相遇了,终于...
    爱粉阅读 220评论 8 7
  • 小米的《参与感》其实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里面总结了什么三三法则,其实就是一回事,从本质出发来做事。我总结一下就是下...
    野生老宽阅读 12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