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抒怀

自踏上离开金寨的火车,就想写点什么记录下这波澜壮阔的一年。前段时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火的一塌糊涂。而我,只想回到故乡,看看故人,听听故事都显得那样的遥不可及。

听母亲说二爷爷走了,连眼都没有闭上。或许他的一生真的过的很辛苦吧!基本上可以用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来形容他的一生。依旧记得堂叔走后他那孤苦的神色,眼中含着的是血泪吧。我们家四代同堂一大家子欢度新春,而他却只能步履蹒跚的走近那座新坟。我一直在想着人一辈子究竟为了什么?内心的平和舒心才是立身之本吧!

记得有所谓的“校友猎头”给我打电话说佛山有一个企业,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说不是湖南的企业都不考虑换工作。“校友猎头”说湖南工资低,人应该在广东这样的地方多奋斗。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面前,屌丝们只能愤愤不平的低下“高贵”的头颅。当然包括我这纯屌丝,不仅低下了头还放弃了“校友猎头”所说的大广东回到了所谓故乡。

还有 50%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