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秋,长江之歌(12):原本无佛心 却入佛界中

长篇散文游记·连载


10月5日(1):武汉归元寺

        早起,却遇雨,但不得不出游,于是,待雨小点,便急急告别了大爷大娘们。

        我们先到汉口码头的小件寄存处存放了行李,然后在街边吃了些油条、稀饭。这时候,老天爷仿佛专与我们这些旅行者过不去,竟大雨哗哗。但旅行者的时间是计算出来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一行人乘车往归元禅寺而去。

        归元寺在汉阳区翠微路西侧,因而我们得转乘一次公交车,并经过江汉大桥,俯瞰涛涛奔涌的汉江。汉江,又称汉水,汉江河,为长江最大的支流,在历史上占居重要地位,常与长江、淮河、黄河并列,合称“江淮河汉”。

        归元禅寺在归元寺路,是武汉保存较为完好的古代寺庙,由白光法师于清顺治十五年(1658)兴建。它与通宝寺、溪莲寺、正觉寺合称为武汉“四大丛林”。


归元寺(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归元亦归真,即超出生灭界,还归于真寂本源。原本无佛心,却入佛界中,大约不是因为要使自身成为“觉悟了的人”——佛,但却因为自身有着能够觉知万事万物的心性,至少也是想吸收佛的智慧以及佛对当世人生的指导;另外,也为归元寺为“汉西一境”,古树参天,花木繁茂之自然与人文景致而来。


归元寺(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山门外,有一庭园,围以漏花粉壁。入内,榆柳婆娑,桂柏葱翠,一龟驮碑,上刻《归元寺藏经阁记》。穿过庭园,黄色门墙上端书有“归元禅寺”四字,山门两侧一对威猛石狮,数十龙柏排开阵势,威武肃穆。寺内两座园门将北院、中院、南院连接起藏经阁、大雄宝殿、罗汉堂。藏经阁为北院之首,收藏佛教经典和艺术珍品。

        北院有翠微小院,穿过“翠微妙境”园门,但见花繁叶茂,景色宜人,与翠微有关的井、泉、池、亭,高低错落,古朴怡情。最让人流连的是翠微井,井上有一座四角琉璃亭,亭棚正中写有“翠微古泉”,反照井泉,随波逐影,饶有趣味。据说,当年岳家军曾在此饮水。

        中院正门悬有红底烫金“归元古刹”匾额,两侧钟鼓二楼对峙,夹道各有夹竹桃与海桐花坛,拱卫着青石雕栏的长方形水池(本为放生池),池中睡莲簇簇,锦鲤群戏。大雄宝殿供奉的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雕像,横额“大雄宝殿”由清代大书法家冯家浩所书。

        南院一反“翠微妙境”,呈现“法相庄严”,虽空间狭小,亦有扶疏花木,于简朴素雅中,吐露颇多生气。南院通罗汉堂,其间供奉五百罗汉,与四川新都宝光寺、江苏苏州西园寺和北京碧云寺五百罗汉,同出一典,虽各具特色,但归元寺罗汉堂却以精湛的雕塑艺术见长。

归元寺五百罗汉(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相传这罗汉是道光年间黄陂县父子雕塑家用九年时间塑成,工艺精湛,神态各异,其中“六童戏罗汉”极为逗人。艺人在一个罗汉身上,安排了六个儿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位置,生动地塑造了六个天真烂漫、活泼伶俐、乘巧取闹的儿童艺术形象:掏耳、摸鼻、抠脚、拉腰,各尽所能,把个胖罗汉逗得哈哈大笑。


归元寺的龟(来自百度百科·侵权删除)


        归元寺中还有许多书法、石雕、绘画、经典、碑帖、木刻、奇花、异石,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瞭乱。有时候,当无限丰富的东西一下子塞进你的脑子,你反而在事后觉得空空如野,而当光阴流逝万籁俱静之时,那些生动的形象便会一件件、一幕幕浮现出来,其味无穷。这时,我们根本无法也没有必要去理顺头绪,因为,还有那么多的美景等着我们呢。

       (待续)



        注:此文(原标题《1983·秋,长江召唤,我们出发……》,为了标题更具时代背景,也更加含蓄和洗练,故改之)是记叙散文体裁中的游记,且是沿着时间场景顺序,以日记形式和场景变换为行文结构(进行连载);同时,为了使内容更加丰富,采取“时空叠加”的方式,加入了同一空间的不同时段的内容。

        本文为作者断续历时11年于1994年底完成,然后压箱底25年;2019年第一次修改,增强了文中历史事实、时代特征、地理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史料性与真实性,尽可能做到顾言而见貌,即字而知时;2020年6~10月第二次修改,对第一次增改再次补进文史地情内容,进一步加强了行游中从感受到感悟的内心演进,并修辞润色完善;全稿约8~9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