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外甥女芳芳

芳华的日记‖人在旅途

芳华的日记‖人在旅途

前言


1989年过小年的那一天,我与军医阿匡领了结婚证。

那年的冬天却清冷得渗人,那种莫名的伤感,无处不在。

听邻居家大嫂在我面前叹息一声:娶了个好媳妇却丢了个女,哪好得全?

她怎么能说丢了呢?我家的三姑娘又不是不会回来。我隐隐约约地知道一点:17岁的三姑娘在广东打工被一河南人带回去了。

我的公公、婆婆在家长吁短叹。

大年初二,阿匡告诉我,他只能利用婚假去河南找三妹。

就凭手中的那封河南佬写的信,阿匡来到了这苍凉贫瘠、一眼望不到边,只见那广阔平坦的原野上一片白雪皑皑的远方。

在河南信阳的一个村庄,他竟然看到了大着肚子的妹妹与她那河南未婚妹夫正亲昵地走在去小镇的路上……

阿匡恍惚间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某一电影的画面,这就是南方人想象中的北大荒吗?

不过,他终于舒了一口气:妹妹总算不是被拐骗的。

那时的信阳非常落后,名副其实的一穷二白。

这是个男人娶不到媳妇的地方,我的三姑娘楞楞地迷上了河南佬……

这大肚子里呆着的是大女玲玲。

1992年的秋天,芳芳成了三姑娘的第二个女儿。

01.芳芳的父母

芳芳九个月大时,她妈一边开始漫长的打工生涯,一边经受怀孕性别的选择,直到2009年如愿地给芳芳送回了一弟弟明明,从此,姐弟三人依偎在俩老人的身边……

我那个三姑娘,经历了十年甜蜜而精打细算的生活,再经历了十几年“隐形暴富”老公的背叛和竭斯底里的殴打,最后经历了老公"放水″、“斗牛"赌博放空家底的失望,最终等丈夫烟花散尽只惹得一身灰后,得来的是一场不体面的收场。

在孩子们的心目中,这样的父母,是念想中的亲切,是现实中的冷漠。是遥远中的渴望,是近距离的陌生和恓惶。

02.留守孩子

芳芳和她的姐弟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外婆便成了她最爱最亲的人。

父母的沉浮起落没有给她及姐弟的经济状况带来任何改变,因为她们一直认为自己的父母没钱,没时间照顾她们。

从外婆的愁苦中能够感受得到:妈妈过得不好!

哪知道自己的母亲无知、无奈到麻木不仁……

而她们的父亲冷血自私到想:“反正有老人撑着……

妈妈没文化,软弱无能也争不过,父亲赌博输了两百万都有可能,还……令人气愤的是,他的仨孩子的生活费每月只有三百元。(这些我们后来才知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用在我那三姑娘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芳芳有世上最慈祥、最温暖的外婆。外婆培育了她温和、忍隐、乐观的性格。

她的善良懂事让人心疼,乖巧得让人无可挑剔。

记得有次,我们回老家,一男孩欺负芳芳。我立马跑过去叫她打回去,可她说:“我不能还手。外婆说的。”

芳芳,从小聪明好学,遇上书本上不懂的地方急得直哭——家里只有俩老人,没人指点她呀!

这么一个好孩子从此让我多了一分关注和挂念。

03.来到县城

2003年,在我们的建议下,芳芳家总算买下我家四楼下的一楼的一套间,并帮忙为她家装修及置办了家具。

那些年,农村的人都往县城安家。阿匡把四个妹妹的家全引领到了自己身边。

孩子们的读书入学都成了阿匡的事!舅舅阿匡便成了芳芳她们的家长!

芳芳高考那年,分数只差几分。她却因为父亲施加压力而放弃复读。父亲怕“浪费”钱,非得要一个“一定要考上大学本科”的承诺。

那时候,她的父亲还有钱赌博,而我们并不知道他的“堕落”,以为他们在外打工不容易。

我们唯有沉默和遗憾!

芳芳拒绝了复读。这个选择让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假如她考上了大学,她的命运绝不会这样,起码不会差点因车祸葬送了性命,起码不会有后遗症的威胁;起码不会让我们担心她以后的人生吧?

04.遭遇车祸

2016年夏末初秋,因芳芳在家无聊,老匡的侄子匡林开摩托车带她去他初中同学家的路上,匡林一个急转弯,芳芳从摩托车摔下来右颅着地,引起颅内出血,生命危在旦夕!

当时送到县医院时,她最亲的妈在!可她怕人财两空,问我和阿匡怎么办?

“钱,我取来了一万元。人,赶紧救!”我和阿匡毫不犹豫地选择全力抢救……

她的三个姨妈伸出热切而温暖的手,都不约而同地拿了五千元过来……

她转院、住院一切费用,包括劝说大哥(匡林的父亲)拿了十万多元救命钱,这些都靠我家老匡奔波。

她妈不是不爱她,而是她已习惯了听任命运的摆布。她自己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想死的念头已有了无数次,在河南佬背叛她后。

那段日子,谁都不好过!

那天,见她昏迷不醒时,我吻着她的额头轻唤她一声又一声:芳芳,别睡着了,在医院呢!

想着芳的乖巧和粘人的样子,想着她一直生活在我的眼皮下,她每天下班回来,总会笑着叫“虎子”且亲昵地拉着我儿子——虎子的手……想起那情景,我的心是如此痛!

我泪流满面……

虎子怔怔地问我:″妈妈,芳芳姐会死吗?"

我们怎忍心让这花季般的孩子就这么香消玉殒?我说:″不会!芳芳姐很坚强!"。

芳芳苏醒后告诉我:“舅妈,你叫我,你说的话,我全听到的,只是不能回答。″

那时候,她的右眼瞳孔已扩散了一个多小时,真的命悬一线!

芳芳经历了两次开颅手术……历经了万般苦、承受了太多的折磨……

她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时候,她的父母见证了女儿生死挣扎的痛苦煎熬。他们的内心会不会有深深的内疚和自责呢?

令人惊喜的是,芳芳总算是捡回了一条生命!那年轻的生命恢复得比我们想象中好!

她像路边的野花,继续向身边的人绽开笑脸,把悲伤和忧郁藏在黑暗的夜里。

她怎么会不知道难过和埋怨呢?只是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感恩和热爱!

05.芳芳的婚姻

芳芳的头部换了半巴掌大的人造颅骨,她不能肥胖,四十岁后很可能会癫痫发作。

她渴望爱情!甚至更多地渴望家的温暖!

2017年的夏天,媒婆找到了芳芳的妈妈,她妈便问我,我说:“都二十三了,早点结婚早生孩子。”。

那年月开始,媒婆的收入很可观,未婚男女在她们心目中都有一本帐,俩媒婆第二天赶紧组织相亲……

第一次见面,我委婉地向男方王勇的妈妈透露过车祸的事,并请她三思而行。

我还说了芳芳,天资聪颖和善解人意,很懂珍惜和感恩,只是也非常需要照顾和怜悯……

不知是喜还是忧,王妈妈过两天后找到我说:"这年月,如此乖巧孝顺懂事的女孩子少,只要芳芳不嫌弃!我王家不后悔!我问过医生,愈后后遗症只是可能,我们尽量好好照顾她就不会有大问题。"并催促再三于年底便把婚事办了。

芳芳结婚后,我陆续从婆婆嘴里知道她一些消息,说她过得有点辛苦,开了个什么店没赚到钱。

她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没特意找我,所以我一直没见着她,直到她生了孩子。

06.约见

芳芳今年28岁,现在做孩子妈妈了,她微信给我说了两次,让舅舅帮王勇我个事做。

县城里能有什么工资高点的事做?作为一个没有技术特长的人来说,谈何容易?

2020年10月5号晚上,我和她舅舅老匡去环山路散步。

“我那里有一个保安去深圳打工,所以会缺一个保安。”老匡正走着,突然对我说。

我赶紧说:“那你考虑让王勇过来看看呀,然后去保安公司报个名。芳芳在家坐月子,她婆婆可以照顾她。这是一次机会。”我早就催促老匡找机会让王勇来我校当保安。

我校对保安要求严,也就两千五左右,包吃。

“我担心他做不好。这差使不好做,学校不给外面人随便进出!他胆子那么小!”看来,当队长的老匡这两天就在纠结这个事。。

“没办法呢,你带带他!”

老匡听我说完就嘀咕起来:“那个勇徕几,太不说话了。”

我说″他肯定还要出去打工的,这点钱养家哪够?你就当培训他……"

老匡分明是那个最担心、关心外甥女的那个人,却硬装出一副冷面孔,一张从不讨喜的面孔!

好人还得让我做。

我发视频过去叫芳芳让王勇第二天过来看看……

“好的,我叫王勇明天来。谢谢舅妈!”

老匡太严肃,他家的外甥们不管什么事都总是跟我这个热心的舅妈交流。

我们还不了解王勇,也不知道找事做是不是他本人的意愿。

现实中不缺“穷人养娇子”的人。

07.初步了解

10月6号上午,老匡告诉我王勇一直没来,电话也没一个。

想必他是畏难了?也罢!随他!这个又不是什么美差。

我还是想着与芳芳说说话。她于九月十九号生下女儿——还在月子里,也因为她的大脑受过重大创伤,所以不在意她应该早先打个电话给我们。

中午,我发一个微信过去:宝宝好吗?

芳芳马上回复:宝宝好。等吃了中饭后婆婆和志勇去舅舅那。

看来她正准备给我发信息。我惊了一下,王勇大她一岁,该29岁了吧!

我:王勇还要妈妈陪?不是吧?你自己觉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适?

芳:婆婆说来你那玩。我就那样咯。

她不告诉我她好,也不说她不好——习惯于独自坚强。

我不放心:头一两个月的宝宝会有点黑夜与白天倒置。宝宝爱哭吗?

芳芳:晚上要起来好几次,奶不够,我要泡牛奶给她喝。夜里醒来就哭,不抱她就会一直哭。

我:怎么不要王勇泡牛奶?小宝宝白天哭的时候就抱抱她,晚上哭就尽量不抱,让她慢慢懂得白天黑夜。

芳芳:我们都可以抱。

王勇不会泡牛奶!

我:你身体不好,他得有担当!他妈、他姐太惯着他,你也这样惯他,怎么得了!

芳芳:嗯,他冇长大一样。

我:男人能不能干跟你有关系……狠心一点。不能这么宠他,懂我的意思吗?

王勇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从芳芳平时的话语里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巨婴"的味道?

我继续微信:家里的事让他做,外面的事让他去办。有问题让他去想、去解决。

芳芳:嗯,晓得了。

我:你生孩子花了六千多元,看来只有你婆婆出啰!

芳芳:是的,所有费用都是她出。等几个月,我和勇一起出去打工。

我知道勇很早以前就学会了开车,就是胆小,放不开,长不大。

而我充当了这样一位“不识时务”的说教者。

六号下午三点,王勇和他妈妈来啦!王勇嘴里嚼着槟榔,红光满面。人长得还不错,看上去有点憨厚,一看倒不像是坏心眼的人。

他亲热地叫了我一声舅妈,给我的感觉比想象中阳光,还有一点小男孩般的羞涩。

我笑着说:“王勇,你吃槟榔呀!”

他妈更是个爱笑的人,咪咪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这鬼仔子还抽烟呢!”

我只能心里说:“这抽烟与嚼槟榔都是烧钱伤身体的事。快三十岁的人,怎么这般没有克制力!”

我瞬间明白了芳芳说"王勇冇长大"时的语气为什么那么无奈!

我轻轻笑了:“亲家,可别让小宝宝闻着烟味了。”

王妈妈性格开朗,第一次在王勇与芳芳相亲时,我便认定她会善待身边人。

看芳芳喜欢小王,我们也就不反对。

芳芳曾被介绍过两个小伙子,家庭条件都比小王家好得多,可她嫌人家黑或者胖,正眼都不瞧人家一眼。

她本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姑娘,实在不愿意,旁人也不好说。

“芳芳的奶不够,是吧?还是尽量给宝宝吃点母乳吧?芳芳自怀孕后就没吃药,她的奶同样是好的母乳。”

芳芳说不想让孩子吃母乳,婆婆担心芳芳的身体对奶有影响,所以我这么问、这么说。

我们就这么闲聊了一阵,还是我说:"要不,过我那坐坐?"

″算了嘛!下次!舅舅说后天带他去报名。"

临走的时候,我送她们过去,王勇开了一辆 什么越野车,大约十几万的样子。

我记得他姐夫送了他一辆五六万的小车,曾听芳芳说放在家没用,卖了。

我好奇地问:“你们家那车不是卖了吗?他姐夫的?”

他母亲一个月最多就是两千元一个月,家里还要攒钱买房子吧?哪来钱买车?

王亲家母面对我的疑问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笑:“嗯嗯。”

我有点纳闷但很快转过头,装着很淡然地对王勇说:“舅舅跟你说好的吧?你明天上午八点半跟他去保安公司报名。记得哟!”

“嗯,好的。舅妈再见!”王勇回答的声音不大。

望着王勇开车出了校门,我看了一眼正在大门值班的老匡,他摇头轻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我呢?从不太关注别人家的事,现在却变得如此″爱管闲事"。

08.再次交流

七号晚上,我忍不住想和芳芳聊聊:"芳芳,劝王勇戒烟,槟榔也不要嚼了。用鼓励表扬式。"

芳芳:"嗯"

我:"婆婆对你好吧?你亲妈管不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亲妈,女儿生孩子也不请个假回来陪陪,我真的不好说半句。

我想:当父母亲都不太疼女儿的时候,婆家会不会也轻看这个媳妇呢?

芳芳:"婆婆对我还可以,他姐和叔叔(小王的后父)都挺好的。"

看来,她婆婆不是那种势利眼的人。

我很担心她的大脑会有比较严重的后遗症——癫痫。

她家的人起码都比较善良。这点对芳芳来说很重要。

我:"那就好!主要是小王要懂得关心你。……舅妈啰嗦了,就是很担心你没有依靠。"

芳芳:"嗯,我明白!"

我:"你家买车了?你家为什么舍得买车,还要买保险。不划算呀!"

芳芳:"他们说没车不方便。我不知道怎么说。王勇要买,我婆婆就依他。"

我:"我记得你们结婚的时候,他家拿不出什么钱。我还是提心吊胆,就怕你嫁错了!万一你的病复发了得有钱救命呀!"

我:"算了,不说了,你养好身体再说。他家的事由不得你作主,你对王勇耐心点。哦!你舅舅八点半去了保安公司等王勇报名,并打了他的电话,没人接……过几天过来上班。"。

……

后语:

自从芳芳结婚后,心里一直牵挂,只是没像现在这么详细地过问她的生活。

我实在放心不下:芳芳有钱没钱的日子将怎么度过的呢?这个大男孩会不会好好照顾她?

如今,对王勇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我不求他给予芳芳大富大贵的生活,希望他能够独挡一面,勇敢地扬起风帆……

但愿我家芳芳健康吉祥!幸福快乐!

芳芳的十字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记: 芳芳,老匡的外甥女,当然也是我的外甥女。 这个善良又特别亲昵人、让人心疼的苦命孩子。 她经常牵扯着我的心,...
    白弧星阅读 479评论 3 8
  • 六号下午三点,王勇和他妈妈来啦!在老匡那前门看了看,又慢慢地在学校周围游走了一圈。 老匡告诉我:芳芳婆婆她们等下过...
    白弧星阅读 385评论 5 6
  • 10月6号上午,老匡告诉我王勇一直没来,电话也没一个。想必他是畏难了?也罢!随他! 我也想,随他呢,又不是什么美差...
    白弧星阅读 460评论 4 6
  • 【题外话】孙老师读罢我写给外甥女的信说“这几个小孩你最疼甜甜了!你就不怕咱姐咱哥、其他几个孩子对你有意见?!”我并...
    培你生长阅读 300评论 1 5
  • 与其说是自己没有泡妞技巧,倒不如说我根本就是一个被宠爱大的巨婴。 可爱的香茹宝贝: 24岁可能你已经是一个漂亮的大...
    勾弋furen阅读 1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