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向来是个怕麻烦的人,一遇到什么事情总是想逃离现实,多想这些事与自己无关,又或是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样梦,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有时甚至真的在梦中,自己真真切切明白正在做梦,只要醒来一切的麻烦琐碎都会消失,以致于自己学会了臆想,也总爱臆想。比如,想象自己其实不属于这个时代,而是来自于以前或未来,又或者是想象,自己某天会从一个山洞里发现一条密道,直通一个世外桃源,似乎甚至是在放学回家路上,走的太累不想再动时,告诉自己其实也是在做梦,待会就醒了,就会发现其实不过是睡了个觉而已。一切的想象,不过是自己的自欺欺人,不过是对现实的一种变相的逃离,一种从心理上想要得到的安慰,而真正的逃离,却一次都没有实现过,要是某天也来个说走就走的离家出走,那是不是才算一种逃离?

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有过一种想要流浪的想法,觉得流浪这个词真美,充满魅力。幻想自己是行走江湖的剑客,放荡不羁,几根头发迎风飞舞,满脸的沧桑是岁月的痕迹,经历的积累。如果真的是个剑客,那也应是会女侠,那满脸沧桑又是怎么回事,即使没有看过多少武侠片,至少也明白武林高手中的女性角色那个不是英姿飒爽,脸蛋漂亮身材好,武功高强,肢体灵活,那自己又矮又肿的身材,又胖又粗的脸又是怎么回事?所以,注定幻想里自己也是不能在江湖里流浪的。无意间看见流浪诗人,流浪歌手,流浪文学等一系列与流浪有光的名词,又重新开始对流浪的热爱。即使不是仗剑走天涯的侠客,但应该能是个背包行走的一员吧,然而的然而,自己不是那种不用担心经济的潇洒人类,我有着最普通最普通的身份与家庭,这样的我目前注定只能是中规中矩的一员,流浪的憧憬只能是幻想,只能是在自己心里的流浪。

曾经的流浪情结,成为了自己想要去外面的最初动机,心想,走得越远越能体验一番,想要逃离这个早已熟悉的温室,但去了外面才知道温室的可贵与舒适,才懂得与家人相处时光的美好。人啊,就是这样一种不知满足的动物,拥有时不珍惜,失去后又恋恋不忘,满是想念。同时,人也是一种矛盾的生物,明明心里知道要珍惜,结果行为上却表现得满不在乎,口是心非,自己纠结。回到温室的空闲时间,刚过了几天的悠闲,又又开始嫌弃起她的琐碎与唠叨来,一遍一遍在耳边的重复,让人想要逃离,哪怕是关上房门,隔绝一小会。渐渐地变得沉默,甚至产生了一种可笑的想法。是时候该逃离了,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以为自己是谁呀,是外星来的超人吗,还是什么异次元来的拥有超能力的奇人,说一句该离开了就能离开,以为是偶像剧吗,是时候离开不再纠缠不清了,是吗?会不会太搞笑了点。所以啊,自己笑过后,唠叨还是在,不过是自己自娱自乐了一番罢了,现实还是现实,丝毫不会改变。

不过,逃离的梦还在,说不定某天就真的实现了呢?

哎哟喂,唠叨又来了,我先睡会,一定是个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