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9_232Lily_论语2-3 高贵与无耻的人群 (D19)

2-3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好吧,反正再严密的制度都有空隙,民免嘛,钻了各种处罚制裁的空子,很开心喽,你能拿我怎样。不仅没有耻辱感,还得意聪明。这是极权的漏洞。

若把“齐之以刑”放在家庭当中呢?以打孩子的方法解决问题,让孩子渐失自尊心,对羞耻有充足的抵抗力,不怕无耻。

所以在法的基础上,必须回归到德,以德来教化、中和、博爱社会人群,受尊重的人群,自然行为自觉自律,有耻且格。

中国的政治从来都是儒法道并用。

在一个有德有爱的氛围里,谁愿意自暴自弃。

家庭中,作为父母,温良敦厚德行高远,而非精于算计,更有助建立孩子的高贵人格。企业中,有社会责任感,帮员工提升,“已欲达而达人”,有助于团队同心。

在孩子的养育过程,很多人说一直在与孩子斗智斗勇。可我选择相信孩子,即使明知她在用小聪明、用谎言,会有一天孩子明白我的不揭穿是为了保护她的尊严。

这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不需要把有限的精力用在糊弄和应付家长身上,不必绞尽脑汁的钻空子。说到底,与孩子斗智斗勇的家长,大多会全盘皆输,因为,你巩固了自己的家长的权威,却反证了孩子的失败,得到的是对立。

不要说等孩子长大就明白,我们要的是每一个实实在在的当下,每一个生命阶段都如此珍贵。

想起基督家庭出身的钢琴老师段东伟曾告诉我:法律是让人的行为不违越,而宗教是让人的心不违越。

也想起冯友兰对比儒家和法家的这段话:

儒家的观念是理想主义的,法家的观念是现实主义的。因此之故,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总是指责法家卑鄙、粗野,法家总是指责儒家迂腐、空谈。”

法家与儒家的人性观内在关联着它们各自对国家治理的性质及目标的看法以及归根到底对人类生活的看法。儒家与法家这两家学说截然对立。(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

by Lil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