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中国诗词玩坏了

最近小学生用大数据研究苏轼诗词,在网上引起了很多的争议,大部分的争论集中在家长参与的多少以及学生的真实水平如何这些问题上。但对我来说,这些问题倒在其次,重要的是,用这样的方式研究中国诗词对小学生来说恰不恰当。

让孩子早早地锻炼探究精神与动手能力,这没有错,去观察身边现象或者大自然,探究其中的奥妙,都是值得鼓励的,哪怕写的论文再高大上,家长帮助的再多,我觉得都可以接受。但学习中国文学,我不赞同这种方式,学校更不应将此树为典范。对孩子们来说,感受中国文学之美,了解中国文字的背后世界,才是首要的。这种用数据挖掘的方式穷究诗词,程序员们无聊玩一玩或者学术研究的人黔驴技穷地耍耍机灵倒也罢了,走进小学生的课堂,我就很不理解了,这是科学技术对艺术的肢解,说得严重点是亵渎,个人行为可以,堂而皇之进课堂,被当成范例,不妥。

如果非要从数据的角度来说,文字的确是数据,但文字的魅力不在于一个个字,而是一个个字的结合和位置,更在于这些文字呈现出来的东西与文字想表达的东西之间的相似与错位,写作者的表达与阅读者的体会,重叠相错,艺术的魅力就生成了。我们要引导孩子,如何走进这个多彩的艺术世界里去,学会如何发现美,如何表达美,大胆地谈出自己对作品的欣赏体会,而不是将这个世界看成数据的堆砌,用挖掘股票数据信息一样的眼光去看待这些文字。

近几百年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已经严重挤压了人类想象与感性的世界,科技带我们一日万里的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忘记自已的内心。十八十九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用科学的逻辑带来了理性和功利,也带来了冰冷的社会,贬低人类的灵魂。但同时,一群艺术家们,高举『浪漫主义』大旗,反抗启蒙理性与科学对艺术的侵略,他们把自己内心发自灵魂的情感用艺术表达出来,给今天的我们留下无尽的财富,丰富了我们的生命。卢梭、歌德、华兹华斯、拜伦、贝多芬、李斯特、瓦格纳、德拉克罗瓦、透纳、赫尔德……这一长串名单和背后灿若星河的作品,想一想,如果没有他们,我们的精神世界里的明灯又要黯淡多少。

作为一名科技人员,我也写过不少的学术论文,深深地了解所谓的学术与科学研究精神并没有等同关系,那些学术气息的文章,谋生也还罢了,过早地走进小学生的生活?刻板的罗列与牵强的附会还真不如那些朴实很客观地『黑妈妈』的那些文字可爱和有意义。世界上很多伟大的艺术家特别喜欢孩子,他们觉得孩子是最单纯的,想象力丰富,是天生的艺术家,他们希望能让孩子永远保持这份童真,但我们不仅没有努力去保持,还要过早地去清除这些。多么可悲,孩子多么可怜。

我写得可能偏激了,也不是针对谁,只是觉得我们的教育就像我们的科技发展一样,太着急了,太一哄而上了,科技发展不是竞争,也没有终点,教育也是,为什么要着急?做可以做,但适当的反思也不能缺少。

让孩子百花齐放,各尽其能,没有问题,但树成典范,当成一种评价小学生研究能力高低的理由,我是万不能理解的,这种文章还是让老师和成人来写,放过孩子吧,对老师,这样说,对家长,我更要这样说,至少在这件事儿上,很可能是搞学术的家长,起到的推动作用更大。

                                                           东湖的尾巴
                                 2017.10.1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