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水煎包子之一

0.276字数 4263阅读 529

我是颖王爷,我和朋友公子胡吃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六十六个。

食不语|水煎包子

有人说,爱情需要钻戒,需要王薇薇的婚纱,需要马尔代夫的蜜月之旅,需要希尔顿酒店彻夜的酒会和狂欢。然而那不是爱情,只是婚姻。

董懂是我们店的常客,每一次来这里都是不一样的妆容,但是有着同样的悲伤。我好奇她的过往,却深谙不可主动探问食客的秘密。

所以,即使她现在正坐在柜台前面只点了一杯白开水,我也只是按例询问:“董小姐,要吃点什么吗?”

那时宋冬野正火,她很喜欢别人称她董小姐。

“王爷,你说爱情是什么?”董懂没有点餐,却问了我一个问题。

上一次也有食客问过这个问题,好巧,也是一位姑娘,眉眼间带着哀愁,倒是和董懂有几分相似。

“爱情,就是每一天都有人陪你吃饱肚子,而不是像你这样每一次都来喝一杯白开水。”我放下杯子,戳破她孤单的气泡。

董懂抱着杯子,似懂非懂。

“要吃水煎包子吗?”我难得主动推荐食物,董懂也不说话,冲我点点头。

我只当她同意,转身进了厨房,留下一句:“少喝点水,等下包子要吃不下了!”

其实水煎包子我之前做得不好,但是街头朱阿姨家的水煎包子做得很好吃,我常买来吃,一来二去便也学了大概。

做包子需要用发酵面团,好在店里常备着老面,这一步就简单许多,直接准备馅料就好。

葱姜洗净切丝,然后放在一碗开水里浸泡七八分钟,让味道完全释放出来。

取一块猪腿肉,先用力的捶打让其松散,再剁成细肉末,剁的时候要多次翻转,让其更均匀,等到筷子一挑就是一小团的时候,肉馅才能算剁好。

依次向剁好的肉馅中加入蚝油、生抽、老抽、白糖、香油、盐,还有滤出葱姜的葱姜水,一边倒一边用筷子顺时针搅拌。

朱阿姨说,这一步骤最是考验手艺,水多会不够味,水少煎出来就干,而且搅拌馅料的方向一定要固定,这样最后才能让肉馅劲道。搅拌完的肉馅,要用保鲜膜盖住放在一边静置十分钟入味。

这时候可以先来准备包子皮,面团搓成长条,然后滚刀切成剂子,压扁后用擀面杖擀成中间厚四周薄的面皮。

包馅料的时候我习惯用筷子,但是也可以用汤勺,总之,取适量馅料放在面皮中间,收边后捏成梅花褶子就算成了。

平底锅预热,刷一层油,然后把包好的包子摆进去,沿着缝隙倒入面粉水,让其淹没三分之一的包子,盖锅,等到锅中水干后转小火,再倒入油将包子底煎至金黄酥脆。

最后打开锅盖,撒上葱花与芝麻,铲勺一插一转一摆盛在盘子里,一盘梅花一样的水煎包子就算是做好了。再摆上香醋和红椒,由客人喜好自调蘸料。

“董小姐,你的水煎包子好了。”我出去的时候,董懂还是那个姿势,不过杯里的水却少了许多。

“诺,你的包子,趁热吃吧。”

“这个包子卖相真好。”董懂看到包子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无怪乎女人都是视觉动物。

她拿起手机准备拍照,不过我立马板着脸挡住了她的手机:“包子要趁热吃,吃完再拍!”

“王爷,你对每一个食客都这样么?”

“哪样?”

“善解人意啊!”

“不一定,看心情。”我没有告诉董懂其实我关注她很久,也许这种对食客的关照会被认为是居心不良也不一定,所以还是不说为好。

董懂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吃着包子,醋很酸,红椒很辣,董懂吃的很慢但是很享受,不时地啜饮一口水,我站在柜台假装看店,却偷偷注意着她的动作。

一份包子不多,但是她吃了很久,直到别的客人都离开,她才停下筷子。

“王爷,你很喜欢吃水煎包子吗?”

“还好,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感觉你做的包子和别人不一样。”董懂说得很认真。

“因为每个人的调料、火候都不一样……”

“不是这个,是感情!”我的话没说完就被董懂打断。“你做的食物,就是让我有种感动,比如刚才的包子,就突然想到一个人。”

我还在考虑怎么开口,董懂就继续说:“要是不嫌弃,听我讲一个故事好吗?”

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董懂的故事

我小时候比较内向,因为家距离学校较远,所以学生时代在上下学路上建立的友谊,在我这里反而成了奢望,在学校也很少主动和别人打交道,连同桌之间都仅限于借用文具,所以更显得孤独。

但是我有一个闺蜜,是那种两个人课间会一起去厕所,互相分享自己的小秘密,周末会去对方家过夜,还会讨厌所有对方不喜欢的人和事情的闺蜜。

闺蜜叫姚瑾,但是我一直喊她妖精,我觉得这是一种专属昵称,只属于我们的小秘密,就像是妖精一直喊我咚咚锵一样。

不论吃饭、逛街、写作业、甚至追星,我都会第一时间找到并且也只找妖精陪我一起。

认识妖精是一种缘分。

那是一次大雨天,我因为初潮的到来躲进厕所,本想等大家都上课后再去校医室,可是学校却通知天气原因提前放学,等我发现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已经离开了学校,教室里空无一人。

我其实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但是依然感到害羞,本来还可以用校服遮挡了去坐公交车,但是这种天气,连伞都没带,根本是寸步难行。

这时,隔壁班级传来关门的声音,我以为是值班的老师来了,就赶紧跑出了教室,结果发现走廊里站着一个同年级的女生。

“咦,你怎么还没走?”这是妖精对我说得第一句话,我一直记得那个下午,窗外阴云密布,楼道里灯光略显昏暗,一个短发的姑娘,一声天籁般的问候。

“我……我没有听到通知,然后雨太大,我又没带伞……”我那时候还不好意思告诉对方自己的窘况。

没想到她却先问了出来:“你?是不是受伤了?”

我顺着她的眼神低头看去,校裤上面看得到一片暗红的污迹,瞬间红了脸颊。

女生最了解女生的尴尬,她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便返回了教室,再出来时,手里已经有了一件短T。“我刚才体育课换的,你围着会好一些。”

那天雨大,我和她一起撑着伞等公交车,这才知道原来我和她同路,她在我后面几站才下车。

人与人的关系奇妙万分,前半生或许从无纠葛,但是一次相逢,此后便牵绊一生。

女生的友谊建立得很快,一班公交车,一场大雨,就有可能无话不说。

“妖精,周末来我家玩吧!”

“妖精,明天放学去吃章鱼小丸子好不好~”

“妖精,我买了新裙子,好看吗?”

“妖精……”

可能我自己都不曾发现,不过一声相问,从此便入了牵挂。

熟悉之后,我们经常放学后一起去校门口的小吃街买零嘴吃,她带我吃的第一样东西就是水煎包子,四只包子用纸盒装在一起,撒着香葱和芝麻,拿到手的时候还泛着油光。

妖精吃水煎包很快,吃完两个就眼巴巴的看着我,不停地伸出舌头回味嘴唇上的余味。我每次都再分一个给她,和她一起吃完,然后妖精就带我去吃串串、铁板鱿鱼、炒饼。

那段时间大概是我吃小吃最多的时候了。

然而妖精和我不同,妖精性格开朗、古怪精灵,在学校里不算明星却也有很多拥簇,男生们几乎都想过和她交往,同性的朋友更是不少,但是她宁可和男生在一起玩,也很少和女生在一起。

一开始,是我太粘她,她其实有些疏远我,可是我没有意识到这点,一直黏她一人,后来她便对我多了几分温柔。

“董懂,你话好多,要不然喊你咚咚锵好了!”她给我起外号的时候我很惊讶,下意识的点头:“好啊,好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起外号!”

她听到这话鼻子一酸,还是笑着摸我的头发,“你呀,以后就好了呢!”

我也笑嘻嘻的看着她:“有你就好!”

那之后,妖精对我多了一分留意,还有些说不清的情愫。

“王爷,你能理解这种闺蜜的感情吧?”董懂突然问我。

“能理解,但不能感同身受,毕竟我可没有好运气认识如此亲密的闺蜜。”我打趣地回应她。

“这?是好……运气吗?我真的交了一位好闺蜜吗?”她神情低落地喃喃自语。

突然惨笑着说道:“我的好闺蜜在高中不惜毁了我名声,让我丢尽了颜面,连此后的同学聚会我都从未出席。”

“你们...是发生了什么误会吗?”我轻声询问着。

董懂的情绪变得激动,好似我一句话如细针戳破她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的气球,秘密全部炸开来。

“她是蕾丝,喜欢我。却造谣我是同性恋,对她死缠烂打!”董懂的话里有藏不住的愤怒悲伤,无尽心凉。

我不知说些什么,只能添一杯水继续等待。

“知道这个秘密,是在我喜欢一个男生之后。那时我和她一起喝奶茶,我告诉她我喜欢一个男生,本以为她会和电视里一样鼓励我,告诉我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是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喝完最后一口奶茶后,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先回了家。不过沉溺于喜欢的男生的我并没有发觉妖精的不悦,反而咬着吸管憧憬着未来。”

“第二天,我看到妖精的脸色不大好,问到原因,她只说自己晚上没睡好,帮我策划怎么追那个男生。”

董懂的脸上多了几分怒色,杯里的水都被她握得起伏不平:如果时间能够倒退,我一定要站在她面前质问她:‘这就是你策划的全部?!告白时被他冷嘲热讽!同学老师视我为另类!就连家人也信以为真,每天接送,像囚犯一样禁足在家!’”

说到伤心处,董懂反而平静下来,端起水杯:“嘶,好烫!”

“怎么?”

“被烫到了,好疼!”董懂红着眼。

“这就疼了吗?难道还要比闺蜜背叛更疼吗?”我本想安慰,却言不由衷的说出这句话。

董懂诧异的看着我,眼里像喷着火:“什么意思?”

“你所遭受的那一切,不都是拜你那位闺蜜所赐吗?难道不是她背叛了你们的友谊吗?”我皱着眉头反问董懂。

“其实算不得背叛,她也有苦衷。”董懂犹豫了片刻,还是缓缓开口,“我也是到毕业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妖精才是真的蕾丝。”

语落,片刻宁静,窗外的蝉鸣都停了几格时钟,这个结果和我猜想的剧情真是截然不同。

“我以为,是她喜欢那个男生,所以……”

“她喜欢的,一直是我。”董懂握着杯子的手有些用力,指节泛白,言谈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高考结束,我已然成为学校的另类,还是在年级群里潜伏的时候才知道了真相。”

“原来一切都是拜妖精所赐,她知道我喜欢那个男生,一定会向他表白。于是她抢先一步去找了那个男生,告诉他我是一个同性恋,我的表白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她,则是名义上被我骚扰的女生。”

“可笑的是,她还以不要影响我学习为由,让男生对此保密,只要拒绝我就好。”

“那怎么还会全校皆知?”

“隔墙有耳!”董懂的话斩钉截铁,带着坚决。

盘底剩下的油腻还依稀嗅得到水煎包子特有的香气,董懂杯子里的水添了又添,始终冒着热气,对这种闺蜜的情事我却没有任何评论的勇气,连发问都变得谨小慎微。

“那你恨她吗?”

“恨过!”

我注意到董懂的字眼,“那现在呢?”

董懂没有回答,只是用指尖轻叩桌子“笃笃”作响。“我不知道。”她淡淡的挤出这几个字。

“董小姐,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在董懂惊讶的眼神中,我开始讲述另一个女孩的故事。

未完待续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家好,我叫牟春英,现居住四川,成都温江,我从3.0班级践行100天,现在又来到了4.0践行了13天了,每天...
  • 自己爱自己总胜过别人爱自己,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对另一个人的伤痛感同身受,你万剑穿心,你痛不欲...
  • 伪装的共情套路 关于共情 ,常常听到有父母说,我对孩子都已经共情了,但是,没有什么用呀,孩子的情绪管理并...
  • 朋友圈真是个很玄的东西!今天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朋友圈的利弊。 一、人几乎都是栽在不靠谱的朋友圈 朋友互害古今中外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