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似花开

    这季节,有些花儿怕是已经过了盛开的时节。荷花,应该还没开,想起去年在清华看到的荷花塘,这时候应该还没开,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盛夏时节,其他的花儿都受不了阳光的炙热,躲起来,它才会骄傲地伸开它的枝干,傲娇地盛开,俯视周围蜷缩在一角的看似鲜妍的其他花儿吧。可是,我更喜欢的是夕颜,花开一日,只开一日,却留给世间最美的风景。我总是在想,在别的花儿争相斗艳的时候,夕颜在想什么?在感叹自己的昙花一现?还是自豪于自己那羡煞世间的容颜?

    它或许在想,夕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它或许也在想,夕阳如此短暂,但是却很美,那份短暂和美好,才铸就了它的永恒。它或许也在想,花不似盛开,却渐成人间之佳境。它或许还在想,夕阳如此残忍,送给了它一场说走就走的告别,那一瞬间虽然铸就了永恒,却再也无法享有那盛开的容颜。

    莎莎说,花不似盛开,爱渐如大海。花胜似盛开呢?

    胜似花开,美如夕阳。最美是如此,则一切皆为浮云。所以,花开则开,花谢,则胜似花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