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蔡邕《笔论》有感

我学书,是迫不得已。先是学了一年的国画,感觉不错,心有骄傲。突然间到了一个真正的瓶颈(之前有过至少三次关于“瓶颈”的认知)期,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令我辗转不舒。在师姐的提醒下,我开始意识到未学书而学画的尴尬。于是,开始临写大篆,且直入吴昌硕的《石鼓文》。

艰难的开始,是从横竖弧的描画。如蚯蚓之软,如醉后抖笔。一个简单的藏锋硬是傻傻做不到位,能写直时,已过月余。期间,沮丧、懊悔一并袭来,心胸每每有郁结之气存焉。还好,我本属心大之人,又不断想起积香厨那僧,渐渐散开怀抱,喜于有岁月可待。临《石鼓文》几个月后,长进极微,但却发现了篆书之美,尤其觉得吴老先生笔意之遒劲,犹感悟老先生之刚正执著之性情。不经意间,每日习画,渐有力道渗入,克了之前笔意绵软之势。顿悟渐修,学书亦是修行。于是,沉降浮躁之气,专注于习练,并不再将画发朋友圈,断了贪念夸赞之心,潜身修行于书画修行之道。又已近百日。

读蔡邕之《笔论》,大叫一个“好”字!短短几言,言简意赅,句句切实。“欲书先散怀抱”,否则“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做人,不也是如此?没有千万沟壑之心怀,必着眼于鸡毛蒜皮之庸常之事,断断然不能书写一世传奇。虽可得富或贵,也不能堪为人之龙凤。

书之先,默坐静思,内聚充盈之气、敛收精神,且拿出“如对至尊”之敬,则所书,“无不善矣”。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浮躁外溢,骄横外显,虽可得一时富贵,却断不会一世长存。即便祖上荫护有幸得之,也断然不会经世。不信?身教言传,子孙效仿,如此往复,终无力回天。对事不敬,对人不敬,何来谦之有?何来载物之厚德?即便做出行为之敬,也是非诚于心,故行必有伪。而人人见之,如见其肺肝然。只有自己蒙在鼓里。自然,有演技甚好者,也是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且知神将伺人。

书者,必纵横有可象者:“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苦,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若火,若日月,若云雾”…………这不就是我们的人生吗?有高潮有低落,有欢笑有眼泪,有成功有失败,有颓唐有激亢,有飞跃有停滞,有“醉卧沙场君莫笑”的豪情,也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慨叹……而这一切,都会跃然于纸上,汇聚于笔端。书与画,是一个人人生的浓缩,是感悟的堆砌。好的书与画,永远让读到的人酣畅共鸣,懂的人泪雨潸然。一个人的境界,如同书画,让懂的人在品读之后,也效仿跟随到如醉如痴。

人的一生,有多短?短到珍惜的人只争朝夕。人的一生,有多长?长到挥霍的人不在意。我突然在这静默的夜里,明白了年轻时在KTV里嚎唱“我真的想再活五百年”时的泪眼婆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周日关于“美人坐轿出嫁”(集云居士出题)美诗集锦: 《即兴一首》 文/肖丽苹 暖轿立芙蓉, 浅笑落梧桐。 十五满月...
    花样年华_de37阅读 1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