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红发带 中

狐之助带着他们熟门熟路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身份验证和电子门,随着最后一道电子门无声地划到两侧,七海终于回到了阔别四年的时之政府。

“诶——现代的建筑,挺气派的嘛。”清光感叹一句,狐之助自豪地抖了抖耳朵。

七海默不作声地静静跟随着,在来本丸之前,她在时之政府的直属机关——时空局住了半年,若是如清光所说,她在刚来本丸的时候是小野兽的话,那在时空局的这半年简直就是洪水猛兽,一个脱离文明社会七年的孩子在这里被逼着学会了洗澡,正确着装和用餐具等文明行径,在她终于成功蜕变为文明人前往本丸的时候,她似乎听见所有工作人员都舒了一口气。

一幢幢熟悉的建筑在路两边蔓延开来,七海没有回头,没有侧视。她对这个地方没有丝毫感情。

“好了,目的地到达。”本以为狐之助会把他们带到人事处登记,没想到却来到了一间装修风格颇为古怪的办公室:室内没有多余的装潢,只有无死角镶嵌在墙壁上大大小小的电子屏幕。狐之助按下了电源总开关后,煞有介事地跳上了面前的办公桌。

“七海大人,在您正式就任之前,我有义务向您阐述时之政府的职能和您的具体工作。”

“西历2195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狐之助在办公桌上踱着步,所经之处的电子 屏开始同步显示所说内容的图片影像,“战火纷飞,伤亡惨重,各大国间的军备竞赛彻底点歪了人类文明发展的科技树,我们被迫开发了太多没用的装置,浪费了大量资源。”

“好在在一堆破铜烂铁中有一件不算太没用的发明:时间机器。它的制造者沃•瑕汴德博士驾驶着它穿梭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最后得出了结论:由于战争的破坏性,人类文明将会在两百年内彻底消失。”

七海面无表情,清光却瞪大了眼睛。

“沃•瑕汴德博士在经过多次试验和时空旅行后,提出了著名的‘历史波动性’理论,他认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是由历史自发的波动来推进的。然而很不幸的是,世界大战的过度消耗已经产生了不可逆的破坏,历史的波动性渐渐停止了。无论我们怎么穿梭回过去作出改变,战争都不可避免,人类灭亡的结局,不可避免。”

“所以呢?这和审神者的工作有什么关系?”七海冷冷地问道。

“沃•瑕汴德博士一生都在探索使历史恢复波动的方法,他创立了时空规划协会,该协会致力于仿造我们的时间轴创造另一条独立的时间轴,以关键的历史事件作为连接点将它们连接起来。这样的连接点被称为Link Point,同时在两边的时间轴上选取灵子资质相同——也就是基因相同的人结为link-mate,将他们结对派往各个不同的Link Point相互斗争,从而增加熵值——也就是历史事件的不确定性,熵值增加,波动性就会产生,人类文明的齿轮才会继续转动。

“沃•瑕汴德博士百年后,时空规划协会开始独立壮大,最终发展成了时之政府,其麾下的审神者们,也是肩负人类未来的天选之子。”

“提问:仿制时间轴和我们的时间轴有什么不同吗?”

“问得好,七海大人。它们除了关键历史事件——也就是Link Point不同外没有什么其他不同,可即便是这样在两条轴上同时找到灵子资质相同的人也非常困难,其中有灵力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说,审神者的数量一直不是十分乐观。”

狐之助摁下按钮,一个和七海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出现在了屏幕上。

“千川七濑,十六岁,是仿制时间轴上新入职的审神者。实际上,我们在一年以前就调动各种资源潜移默化地说服她去竞聘审神者的工作,她以为是自己选择了我们,却不知道是我们选择了她。”

七海盯着屏幕,那个有着她相貌的女孩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非常自然的高雅气质,这让她下意识地感到恶心。

“你们在仿制时间轴是怎么做宣传工作的?”

狐之助舔了舔爪子,幽幽道:

“成为审神者召唤属于自己的刀剑付丧神,消灭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

七海忍不住咯咯地笑了,一旁的近侍清光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是真心实意地在笑,还是很开心的那种。

“什么啊,真够恶心的。这意思是让我给赝作们打下手扮黑脸吗?和这样的家伙,”她敲了敲电子屏幕,那里正显示着七濑刚进本丸时无所适从的样子,“结对来拯救人类?”

七海戳了戳一旁的清光:“喂,刚才那番话从我嘴里说出来有没有觉得超搞笑的?”

清光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

狐之助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由于仿制时间轴是主时间轴的投影,因此,若是主时间轴上的审神者死亡,仿制时间轴上的审神者也会死亡。就像是没有物体就没有影子一样。因此,请七海大人务必珍重自己的生命,处理仿制时间轴上的投影是很难的。”

“他们……会死?”清光指着七濑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的。如何处理得让他们看上去像是自然死亡,也是时之政府的工作之一。”

清光注意到七海看着七濑的眼神,那慈悲的神情简直像是在看着自己鞋底的虫蚁。

“哦对了,”狐之助补充道,“由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是Link Point之一,所以仿制时间轴是一条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时间轴。”

“也就是说,若是没发生战争我就会长成一个没志向的软蛋咯?”

“七海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狐之助不悦地抖了抖尾巴。

七海充耳不闻,只轻蔑地盯着屏幕那一头的七濑。她正在挑选自己的初始刀,只见白光一闪,纷纷扬扬的樱花雨下,一名裹着白被的年轻人显现了。

“果然赝品就是赝品,连挑的刀都是赝品,简直就是天造地设啊。”七海冷嘲热讽,狐之助看上去忍耐快到极限了。

“七海大人,您不能这样侮辱刀剑男士,山姥切国广先生是堀川国广的第一杰作,虽是仿品却是价值连城的瑰宝……”

这边狐之助话音未落,七濑安慰的声音便通过屏幕传了过来:“山姥切先生才不是什么赝作!您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真是令人恶心至极。”七海一眼不想多看,转过身拂袖而去。

“等等,”狐之助拦下了想要去追她的清光,卸下了一块墙上的电子屏,“请加州先生拿好,观察仿制时间轴的投影也是审神者的工作之一。”



自登记姓名签完合约回本丸后,七海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清光透过门缝观察着,只见七海砸碎了茶杯,花瓶,房间里已经一片狼藉,她却似乎还不解气,一把拿过桌上的电子屏幕又要往地上摔。

“你在做什么啊主殿!”

清光冲进房间一把抱住了她,怀里的七海疯狂地挣扎着,力气大得惊人,他不得不用上了全力才控制住她。

“狐之助说那是重要的调查工具,不能摔!”

“谁管啊!放开我!放开我!!”

两人维持着可笑的双人舞姿势挣扎了好一段时间。七海在意识到自己无法挣脱后又开始使劲地推他,清光感觉自己被推着不断后退,后退,直到砰地一声没有任何缓冲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疼……”清光吃痛地皱着眉头,怀中的七海却仍然躁动如小兽,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凄厉又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力气用尽,精疲力竭的七海放弃了挣扎,她垂下了头,清光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在抽搐着。

“哈哈哈哈……清光,你知道吗?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看镜子的另一面。可是我却觉得,另一条线上的她才是真的,而我只是个幻影……她让我意识到,若不是那场该死的战争,我会拥有怎样的令人艳羡的生活……”

发着光的电子屏滑到了地上,屏幕里的七濑正跪坐着给她的付丧神们沏茶。同样慢慢滑坐到地上的还有抱着七海的清光,七海头发散乱,状若疯癫,而七濑却温文尔雅,何其美好。

一屏之隔,两个世界。

七海还低着头神经质地咯咯笑着,却忽然发觉自己的肩膀处洇湿了一大片。近侍加州清光正靠在她的肩上,晶莹的泪珠一颗又一颗地从眼角滚落。

“战争什么的……那不是主殿的错,主殿不必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我也曾经想过,若是我没有在池田屋被折断会怎么样,我可以一直守护着那个人,可以一直陪伴着他到最后……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那个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把我丢弃了,我又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几百年过去了,我每每回想到那一天都无法释怀,可我也知道,即便是这样的回忆也是组成我的一部分,它和我的血肉,我的骨头一样,合在一起才有完整的我。主殿也是这样。”

“可这样的我……没有人会喜欢……”七海嗫嚅着。

“我喜欢。”清光毫不犹豫,七海愣住了。

“我一直都渴望着被主人疼爱,可是在遇见主殿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同样也渴望着疼爱另一个与我相似的人。主殿的遭遇可能并不美好,可是正是这样的经历才造就了我喜欢的主殿。我没有跟随着那个人走到最后,可是这次我想和主殿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

“笨蛋。”七海忽然吐出了两个字,清光一愣。

可下一秒她便转过身来,帮他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明明听起来是我比较惨,你哭什么?我是不会不要你的。”

随即她便投入了他的怀抱。这一刻没有主人也没有付丧神,只有两个缺爱的孩子,抱在一起沉默了好久好久。



虽然入职的时候满是风波,但好在七海是个优秀的审神者,作战布阵滴水不漏,身为大将还射得一手好箭,由她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清光在本丸整理报告,整个本丸运营得顺风顺水。

而另一边就不一样了,七濑的本丸似乎每天都会有新的灾难发生。七海自从从上一次的情绪当中恢复过来后就再也不肯看那个电子屏幕一眼,监视投影的任务完完全全被扔给了清光。而清光对于那位投影审神者的总结就是:除了锻刀运气好以外,一无是处。

“啊——累死了,今天抄了一整天的公文,指甲油都被划花了。”清光躺在地上撒着娇,对面的七海却纹丝不动,专注地回看着今日战斗的录像。

“诶——主殿好帅啊。”不知何时清光已经爬到了她的身后,镜头正定格在七海挽弓射敌的画面上,“好想什么时候能和主殿一起出阵啊。”

“笨蛋,那是要开会讨论的,撒娇走后门没有用。”

清光等这个机会并没有等很久。

八月初,是审神者一年一度地灵力测评时间。

“也就是说,即便是灵力测评也不肯放过我,还要我和那个废物对打?”七海指着桌上的电子屏幕,七濑正面对着自己的一队队员们束手无策。

“不好意思七海大人,这是上头的硬性规定。”

“真没办法啊。”七海一声冷笑,“那就姑且陪她玩玩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