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乱七八糟的年度总结

我现在的电脑桌面上还躺着一个名为“大一总结”的word。因为我有电脑桌面洁癖,所以桌面上很长时间就它一个word,孤零零地,感觉很可怜。我特别喜欢写总结,几乎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在本子上随便写几句话。大一总结过了半年还没写好的原因,好像不是因为拖延症,也不是因为不想写,而是因为我真的不太知道该写点什么,就像我这一年来经常不太清楚该干点什么一样。本来觉得今年的总结也就索性直接忽略吧,可是吧,不尝试写写又会浑身难受,所以就瞎写几句话吧。

仪式感是个好东西,可以使人在心里产生各种各样的反应,很多以“过去的一年就让它留在过去吧,新的一年我们都各自快活地生活,或者开启一段新的人生”为基调。学了社会学,读了特纳的文章,知道了“阈限”的概念后,也就差不多明白了仪式感是个怎样的存在。对我个人来说,是越来越不想让别人的规定来决定自己的悲喜,节日在内心引起的波澜也越来越小,但是总不能免俗,毕竟就是一个传统俗人。

这一年干了些啥呢?其实这样突然一问,特别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仔细想来想去,终究感觉今年和去年没多大不同。还是照样学习或者工作,最关键的是以拖延症为代表的坏习惯们都还在,于是网上那种类似于“2017年一定要把2016年没完成的2015年计划的2014年的承诺给了结”的调侃经常特别受人欢迎。所以,如果要从自己的身上找寻点优越感或者其它,那就最好把概念操作化,找到几个自己觉得重要的变量,然后用数据或者故事支撑下,可能会好很多。

今年我与之前相比变化还算大,性格上变了不少,不太那么喜欢说话了,更不喜欢聚会了,集体玩乐性质的活动基本没参加过,连和同学约饭也极少极少了,只有和很熟的才会一起偶尔吃个饭,也会经常怀念之前那一帮很熟的中学同学。这种独行侠的生活状态对之前的我来说,好像挺难想象的,不过现在却挺喜欢独处的,看朋友圈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以前别人怼毛了我,我可能会怼回去,毕竟也是喜欢看辩论赛还经常打几场的人,怼人的功力还行。但最近认识了一个极其自以为是整天在你耳根边叽叽喳喳以骂别人为乐喜欢以怼你来找优越感还要求你自己附和的一个人……从这个人身上,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不与傻瓜论短长。以现在很多人的智商,真是到不了讲道理的高度。

其实按照之前的安排我现在应该在一个高大上的地方参加年会,上午过去的时候我才知道要坐3个多小时大巴……晕车晕的厉害,索性就在第一次下了高速之后下了车,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随便瞎转了转,随便换着地铁,兜了很久才回到学校。所以,2016年最后一次聚会性质的活动也没参加上。

11月底的时候,我突然觉得2016年就要过完了?再加上那段时间状态不太好,就想找点事情干。想了一下,立马买了新世相的一期图书漂流,在期末季督促自己多花点时间读书挺好的。今年的阅读量仍然不算多,但比去年是好多了,很神奇的是期末读的课外书最多,可能是因为无心学术吧,有空写写书单。因为我发现我对书的判断力还是挺准的,豆瓣的年度书单我的预测正确率在90%左右,我惊呆了。

今年看电影挺多的,每周都看,至少一部,上不封顶。然而电影的主题可以是深刻的,形式只能是肤浅的。有时间有心情也会去话剧中心看看孟京辉和赖声川的剧,好评,比看电影爽。不过各种原因吧,今年一直没看成一些很有吸引力的展览。

今年拔草各种美食也挺多的,有时候周末一个人漫漫而游,看见一家漂亮的店就进去吃点,除了有几次带着电量充足的微单,否则不会拍照,作为一个吃货,就慢慢享受好吃的吧。

社团啥的也都在,还定了一个多背着相机出去浪浪浪的小目标,不过因为自己懒,以及其他原因,嗯必须要说有其他原因,所以没怎么花时间。

今年实现了经济独立,挺让我放松的一件事。也不知道为啥,从小我向父母要钱的时候都是我最艰难的时候,这是我小时候不怎么吃雪糕的原因。后来初中上了寄宿学校,印象中离开家的时候爸妈给钱从来都会问一句要多少,然后我就说你看着给吧或者随便。有时候要交钱或者想买其他东西的时候,钱明显不够我也基本不会再要,要么省,要么赚,我都是默认父母是按最大数额给的。这算是我的一个怪癖,或者说是我最要面子的一个地方。好吧,我是第一次承认这一点。所以说,经济独立对我来说是一件还挺重要的一件事情。钱,挺有用的东西,不过自己赚的花着才舒服,大方也好,吝啬也罢,都不虚。

不过我不算物质,牌子和钱绝不意味着一切,生活在这个时代也很庆幸这一点。至今也不能理解为啥对那么多女生来说,口红和包就是战斗武器,越贵意味着你的战斗力越强……在没有这两件东西的年代,人们的战斗力也不弱。讲真,挺看不起把从包和口红中找自信的人,也就那么点出息了,有些东西用标牌衡量起来的话挺廉价的。最操蛋的是现在的公众号啊啥啥的都不研究怎么让你自己能买得起奢侈品,而是教你学会让别人帮你买的方法,而且会很火,可见很多人内心就是这么想的。这种三观也是正。哪管那么多呢,商家能赚到钱就行。4号要去参加一个做海淘的互联网公司的第二轮面试,如果能面试上,我一定好好研究下这个问题,满满的都是商机啊,haha!赚钱挺好玩的,可以当一个爱好培养着。

今年我有了一个新的好朋友,名字叫轻度抑郁症。跟它相处还蛮有意思的,除了他不太懂什么叫背叛。让我不太喜欢他的一点是,我睡眠本来就不好,所以,现在三四点还睡不着是挺正常的。不过这反而会让我在床上呆更长的时间。

在这么浮躁、功利、空气污染严重的环境下生活,大概大家都过得不如看起来快乐吧。学了社会学之后,挺喜欢观察这些的现象的。今年发现几个我觉得很牛掰很乐观,甚至其中还有以给别人打鸡血为生的人,对,我指的是某东方的一个老师,都有程度不同的抑郁症,会定期找心理医生聊聊天,或者找最信任的朋友吐吐槽,或者健身,反正总是会找点事干。没事干的时候最容易出问题,这就是传说中的闲的蛋疼。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总想快点找到新的方向和一个明确的目标,其实现在有点想通,干嘛那么急着把自己框死呢。多给眼前安排点不同方向的事情也挺好,啥都不想干就出去溜达几圈,或者喝喝奶茶看看话剧。

其实今年对自己比较失望的一点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不够认真了,会半途而废,不过这是我之前最看重的东西呀,有点把自己丢了的感觉。

2016年,我自己没啥关键词,发生的每件事都挺关键的,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2017年,希望自己能更宽容一点,能接受更多不同的价值观,能看到这个世界上有非常多不同的个体和群体,不是只有自己一种存在。我很欣赏的一个广告人说:“多读书、远离网络、多赚钱、更有趣。”我挺喜欢这句话的,希望能努力去做。为避免空虚,多实现几个小目标,多兑现几个小时候吹过的牛逼,多锻炼身体,这就挺酷的了。

大家各自精彩,好好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