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他时,我以为他是个穷小子

01

在即将三十岁的高龄,梅子突然单身了。

父母首肯门当户对条件匹配的一段恋爱,温吞吞地谈了几年,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发现男方劈腿了。真狗血。

我遇上了真爱。梅子的未婚夫特别真诚地对她说。

家里掀起轩然大波,梅子自己却很冷静。也是好事。他勇敢地阻止了一起惨案的发生。梅子只是麻木不仁地在既行轨道上滑行。不喜欢,也没想过改变。试想如果就这么结了婚,一辈子那么长,没有爱的滋养,估计会过得很惨淡。

庆祝也好缅怀也罢,她决定自己去一趟他们准备度蜜月的地方,为之前的岁月画一个句号。

02

到了巴厘岛。这个唯美浪漫的度假胜地。成双成对的游客中,只有梅子特别扎眼的是一个人。

住的酒店前面便是大海,但并不紧邻,中间隔着很大一片绿地,有大片郁郁葱葱的热带树木和鲜艳绽放的花丛。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面向大海,春暖花开吗?这样的美景,却没有人分享,梅子有些黯然神伤。

办理入住时,看到酒店有山地自行车骑行旅程的项目。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去看看好了。于是梅子填了报名表。

第二天一早,来到集合地点。梅子开始后悔不迭。来参加的全是成双成对的情侣,除了她。教练看样子是个当地小伙子,肤色黝黑,浓眉大眼,高大健壮。见到梅子一个人,有些意外,但还是热情地冲她笑,递过来一套装备,让她穿戴上。

小伙子自我介绍了一番。他叫阿肯。是当地华侨,所以会说中文。阿肯在前面带路。他全套装备,再戴上一幅蓝色的墨镜,弓腰塌背,在最前头风驰电掣地骑行,看起来很酷。梅子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居然也顺顺当当地骑起来了。

这是一条土路。风在耳边呼呼直响,沿途的风景真是太美了。青翠欲滴的热带植物,静静绽放的花朵。很静谧,能听见鸟儿的啾啾叫声和水流潺潺的声音。

昨天才下过雨,路上间或有一个两个小水潭,躲闪不及压过去就溅起一尺多高的水花。骑了一阵后,前面几个连续的小水坑后只剩窄窄的一条路,前面人嗖嗖地都铤而走险成功,轮到梅子时,她屏气凝声紧握车把,结果车子一阵剧烈晃动后,翻倒在地上。梅子跟着也重重摔在地上。梅子连一声也没哼,她索性坐在地上不动了。妈的,不顺利连老天都欺负我。眼泪几乎一下子就要下来了。

阿肯听到动静后让大家在前面休息一下,赶紧过来扶起梅子。他关切地问梅子怎么样。梅子回答没事,却看到小腿上有血流下来。阿肯一见二话不说,俯身将梅子抱起来,走几步,将她放到路旁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他力气很大,抱起梅子时像抱起一只小鸟。梅子将一声惊叫咽回去,顺从地由他抱起。很久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接触过,她听着耳旁他粗重的呼吸,感受着他胸前结实的肌肉,闻着他身上的淡淡烟草香味儿,一时有些晃神了。

阿肯掏出随身带着的急救包,为梅子清理伤口,止血包扎。他问她是否可以继续,梅子很坚强地点点头。他笑了,朝她竖起大拇指,跟她说,这次他会一直跟在她旁边。梅子感激地冲他笑笑。

接下来的骑行,果然,阿肯就像贴身护卫一般如影相随。梅子苦笑,好了,这下不用形单影只了。他不时关切地问她一句是否还好,她摇头,笑笑,表示没事,心里却是温暖的,阴郁的心情也像那天气一样,明朗起来。

骑行结束后,阿肯达担心地看着梅子。

“现在没有自行车了,你能自己走回房间吗?”

“天哪,只是一点擦伤而已。我可以的。”

“这样吧。我请你喝杯果汁。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伤了。很难过。”阿肯达拍拍胸口,佯装心痛的样子。

梅子忍不住笑了。“好吧。反正也是没什么事的。”

阿肯叫了两杯果汁拿上,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他们穿过一片花园,前面就是大海。就在海边有一个茅草搭成的亭子。说是亭子,不如说是一张茅草床加了四根柱子和一个屋顶。阿肯告诉她这叫发呆亭。

“在我们这儿,女人干所有的活儿,男人是不怎么用干活的。我们呢,就在这亭子里,舒服地躺着,抽烟,看斗鸡,发呆。”

梅子回想起昨天路上所见到的头上顶着高高货物缓缓前行的当地妇女,不禁啧啧称奇,“乖乖!幸亏我没有生在你们这儿。”

阿肯见她庆幸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他盘腿坐下,招呼她。“来吧。在这儿坐一会儿,享受一把做我们男人的乐趣。”

梅子过去,也学他将腿盘起,正襟危坐,开始闭目养神。阳光照在脸上,海风吹起了头发。她听见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听见海风掠过树木的刷刷声,还听见小鸟的啾啾叫声和虫子的嗡嗡响声。这些她庸庸碌碌多年从没有静心倾听过的大自然的声音。

“是不是觉得很宁静?”阿肯问她。

梅子睁开眼,点点头。感觉自己如清晨的雏菊一般清新。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这样找个亭子发一会儿呆,听听鸟叫,闻闻花香,就会好起来。你也一样会好起来对吧?”

“好起来?我什么时候不好了?”梅子很警觉地反驳道。

阿肯笑笑,没回答,岔开话题说,“明天我休息,带你去漂流吧。”

“好啊。”本来正在想一个人该怎么去旅行,突然蹦出来一个地陪,还真是好!梅子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03

第二天,到了著名的阿勇河。这条河在山间,河水清澈。有的地方平静如镜,在一些落差之下又变得水流湍急。两岸是茂密的雨林。有枝条延伸到水里。不时见到有猴子揪着纸条荡来荡去。它们吱吱的欢叫声在静幽幽的山谷中回响。

在阿肯的指导下梅子全副武装,带好头盔,穿好救生衣,再拿上一支桨,他们就准备出发了。看着梅子又兴奋又紧张的样子,阿肯不由得笑了。他走几步,到旁边摘了一片扁扁长长的叶子,卷成筒状,在林间的一眼泉水里舀了一下,盛满一筒水递给她。“喝吧。”

梅子惊奇地瞪大眼睛,“这能喝吗?”

“放心吧。当地人都喝这个,都长命百岁。”

梅子将信将疑地接过那个叶子卷成的筒,抿了一小口。很清凉很沁甜。

“唉,城市里的姑娘真是要命。”阿肯摇摇头,把那筒水要回来,一仰脖一饮而尽。梅子用敬佩的目光看着他,决定接下来留意,看看他今天是不是会拉肚子。

这会儿,他们分配到了皮筏艇,阿肯扶着梅子上去,漂流开始了。

刚出发,梅子左右看看,觉得不对,惊叫起来,“人家船上都有教练,为什么我们的没有?”

阿肯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我就是啊!”

“真的假的?”梅子狐疑地看着他,心里开始忐忑起来。但水面很平静,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的样子。前面的人群欢声笑语,一派祥和景象。

于是向前进发。梅子和阿肯一左一右地划着桨,配合得很默契,皮筏艇开始顺顺当当地前进,两岸的树木开始向后退。不时有顽皮的小猴子从一根枝条荡到另一根去,有时就从身边掠过。梅子惊呼连连,也算是大开了眼界了。

船行了一小截,前面开始出现第一个落差。阿肯让梅子把桨收进小艇内,用手抓住内侧的扶手。梅子紧张起来,死死地抓住扶手。阿肯伸过手来,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瞬间,只感觉颠了一下而已,他们已经顺利地下了那个坎,继续向前走。梅子红着脸,将手抽回来。她的心刚才随着那小艇也颠了一下。

后来不时会有这样的小落差出现,也有大一些的,梅子已经见怪不怪,安然稳坐船中。她甚至连桨也懒得划了。因为发现自己其实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阿肯一个人完全能应付。

这时,前面出现一道瀑布,在阳光的映照下,现出一道彩虹来,分外美丽。阿肯紧划几下,朝着瀑布划过去。到跟前了却并没有停下来。于是,在梅子凄厉的惨叫声中,他们穿过了那道瀑布。他们浇得透湿。缓过神来后,梅子又好气又好笑。那一下子,还真是淋漓尽致的感觉。现在她的头发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水,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应该状如落水鬼。

“你这是干嘛?”梅子佯装生气。

“这是向远方的客人致敬。来了的客人都会来这儿淋一淋这神水,运气都会变好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好吧。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好运了。梅子无奈,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用指尖拎起贴在身上的衣服,不让自己曲线毕露。心里却是觉得新鲜又有趣,愉快极了。哦,那些什么尘世的纷扰,都滚到一边去吧。我只想专心享受眼前这一切。

上岸后,阿肯从包里掏出一件自己的大T恤给她换上,自己则脱掉湿透的衣服,赤裸着上身。他肌肉线条完美,古铜色的肌肤在耀眼的阳光下发着光。梅子感觉到了一股野性的魅惑的力量。她赶紧将脸别过去,不再看他。

回去的路上,阿肯一路滔滔不绝。他很幽默,把什么事情都讲的很有意思。梅子听着,不时笑得前仰后合。心里的乌云就这样慢慢散去,心情开始晴朗起来。

到酒店后阿肯跟她道别,她的心里竟开始恋恋不舍起来。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不觉有些吃惊。她赶紧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04

梅子得承认,她的心被阿肯给搅乱了。这是很好的一个男孩。年轻、帅气、幽默、体贴,跟他在一起有从未体验过的开心,梅子觉得自己是喜欢他的。可是,如果用俗世的标准来判断,也是有诸多的不合适。首先,毕竟,他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是个穷小子。这是梅子的家人不会接受的。她自己也不能接受;其次,他可能比她小。姐弟恋,一定会被人说成是老牛吃嫩草,她经不起那些口水的侵袭;然后,他们还不在同一个地方,以后估计也没机会在一起;还有……

大龄女青年的悲哀啊,连一次纵情的恋爱也不敢谈。不敢再错。时间耽误不起。

脑子里纷乱地想了一下午直到睡过去。晚上梅子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上一条白色的长裙,头发编起来,簪上一朵鸡蛋花,光彩照人地去餐厅吃饭。刚落座,就见阿肯笑意盈盈地冲她走过来。

“这么巧?我也是一个人吃饭。那一起喽?”

梅子笑了,哪有那么巧?他一定是在等她。识破了他的伎俩,她的心里一阵甜蜜。

就在晚霞映满天的窗边,他们愉快地吃起了晚餐。菜是阿肯点的,都是当地特色。梅子都没有吃过,但都好吃极了。

阿肯看着梅子在他对面风卷残云般扫完了桌上所有的食物,心满意足地抹嘴,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样子的你,真是阳光又可爱。”阿肯说道。

阳光?可爱?梅子一怔。这是自己吗?她经常被说的是坚强、冷静。其实她的内心是很柔软的,只是被坚硬的外壳包裹起来而已。这个相识不过两天的男孩,居然就这样看到了她内心真实的样子。梅子的心像杯子里没吃尽的冰激淋球一样,融化了,化成一滩甜蜜的水。

饭后阿肯结了账,梅子想到他微薄的薪水,替他心疼,坚持掏出钱来要付账。阿肯把她执着伸到自己跟前的手抓住,拿起来亲了一下。说,“好了,在我们这儿,男人是不会让女人付帐的。”

梅子脸红了,不再坚持。

阿肯提议去海边走走,梅子欣然应允。

落日的余晖照得整个海滩成了金色。梅子也被镀上了金边,女神一样发着光。

阿肯歪头看看她,说,“你真美。”

“谢谢。”梅子竭力保持平静,她预感到事情朝着她无法控制的方向开始发展。

“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被你吸引了。你像仙鹤一样优雅又落寞的样子,你眼睛里郁郁寡欢的神情,很动人。可实际上,你却又阳光又开朗。我很喜欢你。”说罢,阿肯站定,深情地望着梅子。

哦,爱情,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了。

脑子里风起云涌,但只迟疑了一秒,听凭心的指引,梅子伸出手去。

手被紧紧地抓住,整个身体也被紧紧地拥住。梅子闭上了眼睛,她被一阵从未有过的温暖幸福包裹。

他没有体面工作,他比我小,他是外国人;我快三十岁了,我错不起,我们可能没有未来……但,这一刻,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就够了。

喜欢就去爱吧,不管结果如何。毕竟,如果回忆起来,那段真挚的感情也曾经温暖我的心,也曾经点亮我的生活。

05

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捉弄人。在梅子又幸福又痛苦地度完她的假期要回国时,她写好了一张卡交到前台,让她们转交给山地骑行教练阿肯。

”骑行教练阿肯?”前台服务员坚持说没有这个人。

怎么可能?梅子急了,说了全名,描述了身高外貌,服务员笑了,“那是董事长的儿子。在中国北京工作。他是来度假的。”

如同一声惊雷,梅子惊呆了。她回想起诸多细节,突然恍然大悟。

想起之前纠结的许多障碍,梅子不禁哑然失笑。

好了,在迈入三十岁之前,上帝给了我一份最好的礼物。我要好好地珍惜它。

梅子收起卡片,拉起裙摆,奋力向外奔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知不觉中,我都已经20多了,很多事我都总该好好的照顾自己的。今天开始了我人生重第一次面试,虽然不太理想但是对于我...
    V小艾阅读 95评论 0 0
  • 〖不可能〗的室友,梦中入境率极好。 2016.7.27 梦见我和〖不可能〗的室友正准一场考试,他说你给我查个东西,...
    歌空重染阅读 102评论 0 0
  • 灯亮了 你向它奔去 我没拦你 灯灭了 你奄奄一息 怪我不早告诉你 亲爱的 你是飞蛾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 拥抱光明 我...
    形而下阅读 207评论 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