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菊有佳色

96
见伊
0.2 2018.02.01 09:02* 字数 2756
西湖柳月

01

三月的一天,吃过晚饭后,柳老四去找老友俊生。他们之间渊源颇深,两人曾是关系很铁的高中同学,后来俊生大学毕业又分配到柳老四父亲的科室。年初,两个人退休后,相继回到小镇养老,又开始频繁走动,经常在一起喝茶、下棋。

餐桌前,俊生架着一副老花镜,埋在报纸堆里念念有词。老顽童柳老四起了好奇心,拣起一份细看,大幅的报道赫然写着“台湾作家琼瑶交待身后事”,据悉,79岁的琼瑶认为自己没因战乱、意外、病痛等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给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 ”。

她特别叮咛儿子,表示无论生什么重病,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绝不能插鼻胃管,最后再次强调各种急救措施也不需要,只要让她没痛苦地死去就好。 “你们不论有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体,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老四,你对安乐死有什么看法?”俊生摘掉老花镜,全神贯注地盯着老友。

柳老四被俊生小心翼翼的表情逗乐了,沉吟一会儿,敛了神情回答:“我们也六十开外了,是时候考虑这些了。我们无法选择生,在特殊情况下尊重本人安乐死的意愿,说实话,我是赞成的,要是有立法支撑和监督就好了。”

进到书房,俊生泡了一壶龙井新茶,下棋也是心神不宁的样子,连着被柳老四将了军。

“俊生,你有心事?”柳老四大大咧咧地问。

“还记得你父亲去世的情形吗?”俊生突然转移了话题。

柳老四被问得莫名其妙,觉得有时候真是看不懂俊生。

那年,俊生在柳老四父亲的丧礼上痛哭流涕,人人道他有情有义。随后,俊生援疆两年,又调到省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此杳无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奇怪,明明跟自己好得可以穿同一条裤子,转眼得了高枝就不认人。这事儿,成了柳老四心里长久以来的疙瘩。

问题虽然来得突兀,靠在椅子上的柳老四支了支胳膊,终是坠入30年前的往事里。

02

1987年秋。黄昏,白天的燥热褪去,外面起风了,房间里沉闷的空气也流动起来。

“老四,西湖柳月开了吗?”卧床不起的父亲突然问。

“我这就去看看。”老四应声而去。

“爸,开了,开了!”老四一迭连声地叫着,干脆把花从阳台移进父亲的房间,站在父亲床前欢喜地搓着手。他早年丧母,十分依恋、崇拜父亲。

“真好,真好,还可以看一次菊花。”父亲舒展眉头感叹着。

这一盆西湖柳月有些年头了,是俊生有一回出差带来送给父亲的,不是普通的品种,加上名字里嵌着“柳”字,父亲一直宝贝得紧。

父亲偏爱菊花。当年新房落成后,他在自家院子里种植了大量菊花。一到秋天,特别是重阳节后,硕大的花朵垂到栏杆下,白的,黄的,粉的,紫的,构成了色彩的海洋,仿若春意闹枝头,每每让路过的行人驻足惊叹不已。

父亲心地善良,医术高明,在病人中一直很有威望。天妒英才,治病救人的父亲从岗位上退下来,还没享够天伦之乐,就得了不治之症,一查实就是晚期。他身为良医,却不能医得自己,整日整日的疼痛,渐渐连杜冷丁都起不了多少作用,老四心疼而无力。

这一日,挂完俊生配制的营养补给液后,父亲精神尚好,将老四和三个姐姐叫至床前,“我大限已至,要追随你们的母亲而去了,你们不必过于哀伤,各自好好生活。”

“无论发生什么事,记住,俊生永远是你的好兄弟。”父亲将俊生的手交到老四手里。

很快,父亲陷入昏迷,平静地走完了人生路。

父亲去世的次年春天,西湖柳月没有爆新芽,秋天没有再开花。第三年,为避免触景伤情,老四索性把花光秃秃的花盆移了。

03

俊生从高中起就自由出入柳家,与柳医生自然十分亲厚。“你小子,我爸对你比我还好。”柳老四半嫉妒半玩笑地嚷嚷过。

所以,生病后的柳医生约俊生在房间密谈,根本没有人甚至连俊生自己都不会多想。

“您安心,总归会好起来的。”当医生变成病人,俊生知道自己的安慰实在空泛虚晃,可是也没有别的话好说。

“俊生啊,我看着你长大,你稳重可靠又从医,有个忙只有你能帮。”柳医生低下声音,拉过俊生的手。

“叔,有事尽管吩咐。”俊生想也没想地回答。

“我想没有痛苦地离开,请你帮助我。”柳医生目光炯炯,仿佛要透视俊生的五脏六腑。

“不,不!”俊生像触了电一样,猛然抽回自己的双手,一下站起来。

当老四推门进来,只见父亲神情怪异,俊生呢,脸色惨白,见了鬼一样地走了。

隔几日,俊生又来柳家,柳医生正在床上痛苦地呻吟。趁着片刻稍停,他再次把众人赶出房间,只留俊生一人。

“你看到没有,我这样熬着不仅痛苦,而且毫无意义。”柳医生旧话重提。

“可是,我怎么能亲手送您去,去......老四和姐姐们也不会答应的。”俊生全身发冷,嘴唇哆嗦。

“绝对不能让他们几个知道,老四这个人过于冲动,他的几个姐姐又过于软弱,只会坏了我的计划。”柳医生语重心长地解释。

“这,这是违法的!”俊生仿佛溺水的人,拼命挣扎。

“我们都是医生,都知道绝症病人最后时段做的就是无效治疗,不仅造成医疗资源的巨大浪费,还给病人造成极大的痛苦。”

俊生点点头,又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再次落荒而逃。之后,倍受煎熬的俊生一直推脱工作忙,不再上柳家门。

“我爸精神好点的时候都在念叨你呢!”一天下班后,俊生犹豫着被老四拉进了门。

两周不见,柳医生眼眶深陷,颧骨突出,瘦得完全脱了形。

“俊生,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只有你能帮我。我年近古稀,子孙满堂,已是福报。”柳医生把老四遣去倒水,这会儿,房里没有别人。

俊生面色绯红,一言不发。

“好孩子,求你了。此事天知地知,只要你不说,我离开后,这将是永远的秘密。”柳医生的眼里满是摄人的光芒。

俊生被摄了心魂,不由自主地点了头。旋即,柳医生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有感激,有释怀,有安慰。俊生紧握拳头,到底没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

04

“我遵了你父亲的心愿,终究对不住你。”俊生坦陈完旧事,脸上闪过一丝痛色,身体却松弛下来。

当年,俊生难以面对老友,也怕事情败露,只好狠下心远走他乡,并与老家断了一切联系。行动之迅速决绝,连妻子都百思不得其解。

想起父亲临终前蹊跷的留言,柳老四恍然大悟,站起身,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好友,轻拍着对方的肩说:“你是对的,是对的。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其实更能理解父亲当年的举动。感谢你成全了父亲!”

桔色的灯光里,听完老友一番话,俊生不禁老泪纵横。

再坐下,柳老四发现窗下有一盆绿植,刚刚爆出新芽,生机勃勃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

“这是西湖柳月,我养了有些年了,从省城带回来的。”俊生循着柳老四的目光做着介绍。

此花开时,粗壮绿枝托饱满花盘,花瓣颜色明快,花冠偏垂似太阳花,又与众菊不同。若在夜里观赏,仿佛置身于春日的西湖,皓月当空,杨柳依依,宁静而闲适。柳老四神游回多年前的旧宅,父亲欢喜的神情历历在目。

父亲那盆枯萎了,这里,又一盆西湖柳月吐芽报春,佳色可期,生生不息,这就是琼瑶呼吁“珍惜生命,尊重死亡”意义所在吧,柳老四若有所思。对面的俊生亦沉默不语。

墙上的老式挂钟敲了十下,不知不觉夜深了。

啜了最后一口茶,柳老四起身告辞。

教我如何不想她
教我如何不想她
4.3万字 · 2.4万阅读 · 10人关注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