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飙了,爽歪歪

无限爸爸说我焦虑了,我确实焦虑了,本以为焦虑已经化成了行动,支配着我做了好多好吃的,流了好多汗,学了好多习,结果我的内心还是崩溃了。

事情的起因是无限学校的配餐系统,我没有相关银行卡只能用爸爸的电话注册,输入电话号码以后,我需要他提供验证码,跟他说了一遍,无动于衷,又要了一次,还不告诉我,最后大声要验证码的时候,他说他发给我了。

我当时正在用小程序也看不了微信,给我整冒火了,随手用文件袋丢了一下他,他甩下一句话,爱弄不弄,自己一头扎卫生间去了。结果当我看他手机以后,输入验证码时候,发现过期了,于是实在忍不住怒火了,嚎啕崩溃大哭,超大声音,越哭越委屈。无限爸爸还莫名其妙说我哭啥呢,让我好好调整下心情,看看这一个星期都焦虑成啥了。还要跟我复盘这件事,复盘个屁,就给我六个数字还要复制粘贴下,我说你是有多不想和我说话,然后他回复我如果是他需要验证码他就希望我复制给他,因为他不想记也记不住。唉,男人女人思维果然不一样,既然思维不一样我也不想沟通不想说话了,气的哭完了去楼下扔垃圾透透气,在楼下一坐就是半小时,回去的时候看到婆婆在楼门口等着我,无限爸爸都没出来找我,唉,果然是我任性不起来,顾虑太多,如果我不这么通情达理我真的想出去玩儿消失算了。

拿着手机想打电话不知道打给谁,这事儿说出来会不会别人觉得不是啥大事儿,他说我焦虑我觉得这种焦虑跟产后抑郁一样一样的吧,作为家人不帮助我缓解焦虑,一味的让我自己放松,那些产后抑郁的自杀也是自己作的吗?

我没强大到可以自我消化,无限上一年级这么大的事儿我需要有一个人和我一起讨论讨论,并肩作战。可能他会说自己工作忙,谁工作不忙呢,就你的工作是工作,我的工作是玩儿的?就你工作后需要玩游戏放松,我就苦哈哈操持家里所有的事儿?我不平衡,但是这都是我自酿苦果,都是我惯的。

无限爸爸还说你需要我干啥你说呀,我敢需要你干啥嘛,自我领域保护的严丝合缝,不允许别人有一点儿指点,我刚说个什么事儿就说那是你自己的事儿跟我无关,像这次无限在学校吃饭一副嫌弃的口吻说你自己决定不用和我商量,唉,那表情气死人。

心中怒气发出来我也爽了,我的焦虑确实没人会在意,只有自己好好爱自己才能盛开,不然等来的只是慢慢的枯萎。明天开始,运动健身、学习读书、护肤统统继续保持,我要变成那朵最美的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