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我的青春我的梦(1)

96
独孤一鸣
2018.01.15 21:21* 字数 2467
七彩音乐梦

此文,原本计划是准备参加连载专题这个征集活动的,我的文文是以青春音乐梦为主题,我的青春离不开音乐,音乐离不开爱情,可是源于尊重对方隐私,尊重伟大爱情真谛的原则,所以关于青春、音乐、情感方面,我只好忍痛割爱,不能详尽将个人感情展开提及。

如此这般 估计肯定会达不到征文活动所要求的25000字,(如果可以代入情感部分别说25000,估计30000的空格也填不满,呵呵!)于是,我想我干脆也就算和大家一起陪跑、陪练,参与第一嘛,俺总不能不能因那个什么优秀标签作者的称号,为那一百几十的所谓奖赏红包,而置伟爱痴情而不顾,揭往昔的疤,伤离人的痛,坚持原则底线不动摇,才能不枉彼此生命里走过的一遭,青春万岁,爱情万岁!

            《  我的青春我的梦》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青春是什么样子的,而我的青春,似一弯七彩的虹,一个斑斓的梦,叨唻咪发少拉西, 赤 橙 黄 绿 青 蓝 紫......

                    第一章: 青涩

记得中学时光、青春年少的时候,我常常和自己开一个玩笑,我这一辈子呀,一共能认识七个数字就行了,为啥呢,因为本人年少轻狂,始终做着一个七彩音乐梦,所谓的音乐乐谱充其量也就是1234567,那七个数字,无怪乎翻过来掉过去,其实连8这个数字都用不上,哈哈,这不,后遗症立刻立竿见影,因此,俺的文科部分一直是扶摇直上,理科部分的也就一直在全班的中下游徘徊,不过,上帝关上了我的一扇窗,确实又给俺开了一个小门。

因为酷爱文学,自然文字基础也较扎实牢靠,因此以俺在各类校园作文大赛屡屡获奖的基础上,便在菁菁校园时即开始了春心萌动情诗写作之旅,最终又发展成写歌弄词,当然这个必定以情歌为主,人家都是给自己喜爱的女声递纸条,约电影,俺呢,可以弹吉他,唱情歌,即兴表情意;时至而今,想想还有点小鸡冻呢,哈哈,这个在当时也算是超浪漫,超高级吧。由此也在我们班级乃至学校里出现了歌王歌后一说,那个也算是俺开门初恋的一大美谈吧。

在我青春之梦的漫漫长旅中有几件糗事不得不提,那是一次学校班级开办联欢晚会,当时身为班级文艺委员的我,自然兼起了晚会主持人和节目主演,班级教室也是由我亲自指挥布置,出黑板报,挂气球,搭彩条。

经我们几个班委一捯饬,还别说整个晚会现场还真像个样子呢,老师同学就位后,我们就开始了节目的进行,作为晚会主角,节目演绎当然是少不了俺呢。

然而,正当我这个所谓的校园歌王挎着吉他,立在舞台中央,最难堪和最狼狈的一幕终于发生了,因忘情演绎当时轰动一时的《站台》,边唱边舞时,一只从我哥哥房间偷穿的皮鞋,可能是因为稍大的缘故,一下子甩到了半空,生生砸坏了辛苦一上午搭好的晚会彩条,而成为全校众矢之的的笑柄。

呵呵,现在想起来这个俺还忍俊不禁呢,以至于又一次十几年后和我那位已为人妻的初恋甜美歌后见面时,她还拿这个涮俺一脸火锅汤料呢,笑喷了呗。

还有一件青春之旅的重要乐章,我也不得不提,那是一个阳光绚烂的下午,阶段学业初步完成的我,闲来无事,便偷偷拿出大哥自做的鱼竿,一路学着哥哥的样子去离家不远的一池塘钓鱼,钩甩水中,鱼符正在抖动呢,在我正欲扬竿强取胜利果实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 而鼓噪的声音:“阿成,阿成,我们被录了,我们被他们录了!”

我一听被撸了,大脑突然一蒙,手一哆嗦,一下把快要到嘴边的美味鲜鱼脱了钩,不仅如此还把手中的鱼竿掉落了进深深的池塘里,我了个去,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怎么被撸了呢?”谁知道我那位冤家老铁,说话大喘气:“是被电视台录取了,被歌舞团录取了!”我听了他说的这个,当时的我真想对他屁股上踢两脚,原来是此录非彼撸呢。

好吧,既然老天眷顾我们,我俩也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呀,于是,一场离家出走,为青春音乐梦想出发的“阴谋”之旅,由此启程!

为什么说是阴谋之旅呢,背着家人偷着走呗,那个时候,和那工人阶级的老爸老妈之老铁同学相比而言,我还算富裕不少呢,我们俩怀揣我平时不舍得吃不舍得喝而积攒起来的,所有个人财产:40大元,坐上了南去的寻梦火轮车之旅。

那是邻省的一叫爱乐乐电声乐团,是当地文化局部门到我市通过电视台机构招征的歌舞演员,确实也挺正规,可是,他们负责人的最终条件和要求,还是把我们俩吓了一大跳,非要我们每人缴纳500元的工作押金,晕死,别说500,我们俩此时连50都没有呢,40大毛去掉车费。现在连20元都不到,奶奶的连回去是的路费都不够啊,怎么办呢,那也得设法打道回府呀。

于是我们俩咬着牙齿,撸着眼泪,一路跑到火车站。

时至午时两点,你看我们俩肚子一个比一个不争气,竟然咕噜噜乱叫,饿呀,前胸都快贴后背了,于是我们不得不做出了人生中一个最为艰巨和无奈的决定:“先以解决温饱问题为前提,管他呢,开吃!”当时我急中生智,忽生一计曰:“我们俩一起来一个大碗水饺吧!”说实话一人一碗我们也整不起了,于是一碗水饺,我们合作整了它一碗饺,四碗汤,把那卖水饺的老大妈喝的眼睛一瞪一瞪的。

看着情况,俺那老铁终于说了句有勇有谋的话:“成哥呀,快走吧,不然大妈万一还向我们收饺子汤钱怎么办?!”俩青春衰男撒丫子跑了一通,气喘吁吁之时,我那老铁同学一拍脑门,忽然大叫:“我们有救了!”“俺本来就有舅,你妈妈没有哥哥没有弟,你没有舅!”此时此刻,俺还没忘记和我这个发小同学开玩笑逗乐呢!“严肃点,咱说正事!”哦哦哦,他还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呢,“你看你手脖!”

这下我才明白,原来我这坑友大队长的老铁哥们,打起了我手腕上日本名表的主意,那个可是俺去年哥哥从国外回来带给俺的生日礼物呢,这个坑友的,简直让我无话可说,不过,其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好吧,古有王华卖刀,今有阿成卖表!

正在我取下手腕珍贵名表,欲于贱卖之时,突然一个悦耳响亮的声音,飘在我们耳边:“你们两个干啥呢,走了都不喊俺?”哇哇,原来那个是我们一起前来报考歌舞团的同乡妹子,我正欲遮掩狼狈现场,还是我那老铁哥们嘴快:“我们回家没钱了!”我晕,我用脚在下面踩他都没踩住。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美人救英雄了呗,当然最终的结果,我和铁哥们回家后,一人各被家人暴打一顿。

试想:如果当时我们俩真有了那500大洋,去了歌舞团,当上了跑场歌手,那我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我们又会拥有一个如何不一样的青春时代呢。

              下一章预告: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