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没有病#

96
醍醐不灌顶
2016.04.27 15:01* 字数 3174

事件一

常常想起大三那年凌晨三点半起床去50多公里的地方考试。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L君开车在宿舍门口等我,当时的我精神紧张神情呆滞,仿佛脑袋里还在不停地做题,宿管阿姨开门时门上的大铁锁链发出重重的拖曳声,几乎整幢楼都可以听见。

后来,在坐了21个小时火车,去一个离我所在地1812.5公里的地方完成一场考试之后,我又坐上了28小时的硬座火车回去。出火车站时被浩浩荡荡的人流推着在人群中慢慢的挪动,看着地铁里行色匆匆面无表情的人们,在柳絮漫天飞舞的路上四处张望着。

四月的北京阳光明媚,大风撩人。

买了一堆食物后在酒店继续复习,床上摆着密密麻麻的手写资料,临睡前还在画知识结构图。

来的时候火车上有很多大妈大爷,眉飞色舞的讨论着各自的家长里短。下铺的大叔问我,是去考试吗?看你很用功的样子。我回答了一声就继续低头复习。

连续一个月的时间,白天在家总是自言自语,反反复复的想着这个要怎么说,那个要怎么说,晚上开始不停不停的重复知识点。

考试前一个周开始高烧,嗓子发炎,感冒,在烧到39度的那晚心里想的是这样子第二天要怎么起来复习。之后的整个星期每天忍着嗓子发炎的疼痛,不断不断的练习直到说不出话,以至于直到出发那天嗓子依然很疼。

有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付出会带来什么,却一直深信不疑的坚守在内心的那片柔软的地方。

事件二

仔细想想也只是毕业一年不到,却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是幸运还是不幸,自己都不知道。沉淀了很多情绪积累在心里,原本也曾是天真活泼的人,每一次出行都能和身边的人聊的不亦乐乎。那天考试回去的路上临下车时列车员叫住我疑惑的问我感觉很高冷啊,整个路上一句话都不说,我很尴尬的笑笑。

应该要说些什么呢,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那样复杂的心情,一路上思绪万千。学会了很多隐忍和沉默,说再多的话也抵不住内心的压抑,这条路啊,实在是太孤独了,早就不指望有多少人能够明了。

有一段时间偷偷关注了自己的初恋,梦里常常回到那个青涩纯真的年代。明明是同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了,我和你,其实只隔了一个人,哪里都有你,哪里又都没有,那些念念不忘放在心里很久很久,但是真的有一天重新开始,我清楚的明白结局一定是不欢而散。

清晨六点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半亮,前段时间白天很想睡觉一直强迫自己醒着,现在白天有着大把时间睡觉却清醒的不像话。

这一次故事的结局是美丽的,我终于踏踏实实睡了一个安稳觉,这是这一年来我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一直以为我和大部分人是一样的,慢慢我发现其实自己在平均水平之下,于是在之后做每一件事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能力放在标准之下来评估需要付出的努力。

事件三

语言学校,专业,要求,租房,考试,每一天要看大面大面的英语或者德语或者西班牙语页面。其实从来都是个学渣,去年这个时候我还连主谓宾都分不清。某一天看着页面的时候突然发现脑袋里已经不再把内容转化成中文再理解,而是习惯直接理解时有一点点惊讶,果然高压之下出奇迹。很多年以前,听说谁谁谁去了某国某国,脑袋里浮现的都是漂亮的风景,庄严古老的校园,和国内截然不同的建筑与饮食,文化。如今轮到自己,想到的都是专业,学校,考试,语言,签证。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总是有人问我值得吗?有用什么用?我也很困扰,自己也会问自己这类问题,是啊,我该怎么回答。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对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和事总是充满了不故意的恶意,好像他们需要通过看见别人和他们做出相同的选择来确认自己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一旦看见别人和自己走在不一样的道路上就企图同化对方,要不就是盲目的跟随别人也走上相同的道路。

我们习惯了成为人群中的一个,总是站在大多数的那一边,因为从小就被教育,枪打出头鸟,前人的经验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是正确的。于是成了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做着别人眼中的自己,明明过着自己的生活却总是口口声声羡慕着别人。这让我想起了旧时代的生活,有些人看似受了高等教育,活在现代社会,其实骨子里还是处于旧时代旧制度的思想体制下,有时候自己也是这样。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仔细考虑了独立思考这件事。尽管作为成年人,大部分的我们却并不具备这种能力,甚至连独立和思考两个单项能力都不具备,更别说综合起来。经验要参考,建议要听,经历和问题也要总结,但是独立思考是这一切的出发点。

我羡慕着那些能为自己当下的生活感到骄傲和幸福的人,无论贫富。我希望以后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自己独立思考后做出来的。

想想“有意义”这件事只是针对自己而言,对别人来说你的人生是一个风景或者故事,大不了也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件四

清明节时体验了一次对死亡的恐惧。出发之前已经做好了对恶劣环境的承受,但是那天当我双手双脚攀爬在近乎80度的山壁上脚下是白茫茫的云雾时,内心还是颤抖了一下,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半夜住在山顶时发生高反的时候。

胸闷,呼吸变得急促,内心开始不安,隔壁一个喝醉酒的女人不知是发着酒疯还是真的清醒的叫喊着自己喘不过气,四肢开始发麻,肚子抽搐,并问同伴自己是不是会死在山上时我真的开始害怕了,躺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回不去,如果接下来高反越来越严重,在这个海拔3600多米,环境如此恶劣没有交通可言的地方应该怎么办,而如果发生这些事情的人是跟随我而来的伙伴又该怎么办,这一次我才意识到我的内心其实承受不起这样的事情,这些问题我并没有能力去解决。

想到这里我再也无法继续淡定的躺在床上,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我起床去了屋子外面透气,幸运的是出门就遇到了几个因为受不了隔壁醉酒女人叫喊而跑出来烤火看星星的女生,不一会儿喘不过气的症状好了很多,好在这一次的不良反应是由于房间内的不通风造成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山上没有电,没有灯,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夜里天气很冷风很大,远处偶尔会有几个忽明忽暗的手电筒光闪烁。我完全看不清当晚坐在一起聊天的几个女生的模样,我相信她们必然也没有看清我的模样,到最后我们也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就是这样大家却一起围着一个火炉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才进去睡觉。

那天晚上我看着黑漆漆的山顶和深不见底的夜空想着,生命是这样脆弱,大自然是这样的强大,从未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生离死别与天灾人祸的人类,很多时候会忘记自己是这样渺小的一个个体,不断挑战大自然的威严,而当真正面临灾难时根本就无能为力,社会的发达,人类智慧的提高,大大忽略了人类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这点才是最可怕的。每一年,总是有人丧命于旅途和探索活动中,好奇心让人类的社会不断地进步和发展,可是这样的发展也是建立在无数生命之上。

总能看到很多新闻,说的都是一无所知的人前往各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旅行最后再也没有回来,或者环境破坏后招致各种疾病,自然灾害,不断地报道,强调,最后还是反复的发生。我们生于这个时代是幸福的,但也是不幸的,不再像古时候一个小小的痢疾都会导致死亡,也极少发生路有冻死骨的事情,因为我们有了更多保护自己的能力和技术。可是也有着越来越多奇怪的疾病和自然灾害与意外,有的来源于自然本身,但似乎更多的是因为人类的无知和过度的追求。

你相信 举头三尺有神明 吗?

想起在泰国的时候看见每家每户都对佛教有着虔诚的信仰,好像时时刻刻都有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拉在自己脚下。那些有的没的到底是真是假我觉得并不重要,可是我总觉得人需要对一些东西有着敬畏的心情,这样的心情能够在一定的时候让人意识到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可以做的,毕竟大多数的人还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和素养能够合理的控制自己言行举止。

回头想想自己20多年来经历的一切,地震,非典,手足口,水痘,H1N1,禽流感,狂犬病.....还有成年后的东奔西跑。看似每一次的危险都与自己擦身而过,现在仔细想想却不禁后怕,其中哪怕稍稍有一点点差池,大概都会没有后来,然而过去却从来没有这么意识到自己无数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所以,现在,以后,要对自己更负责。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