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的训诲诗

“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

(撒下12:4)”

罪于圣人而言,是生命中的过客,拿单便说“有一客人”,而非家主。就连那弑兄的该隐,神尚且对他说,“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4:7)”,我们的意志若不配合罪将门开启,那么这位客人就始终伏在门前,不能进入到家中有也就是人的本性之中。

诚然大卫在他的训诲诗中忏悔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51:5)”,但他却晓得罪却并非根植于人的本性之中,于是他说“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51:10)”人只对失而复得之物表示“重新”,这就是教父所说的“复原”,罪人将悔改,重新恢复原有的肖像,而罪始终是时间里的过客,在人的本性外游走不定,魔鬼就是如此答复神的“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伯1:7)”。

一旦人的意志出于软弱将门开启,像乐园里的亚当,他便是自我放逐,远离了一切美善的源头,所以大卫说“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诗51:11)”。人若始终定睛神的面,他就住在神的荣耀里,一旦他开始行走,就势必与神相悖而行,神深知人的本性是无法被罪全然侵入,时候一到便可得治愈,他便可以“转面不看他的罪(诗51:9)”,这样,神的背就在人眼前,像摩西在圣山看见的荣耀,人好跟随他而行,直到他愿意停止脚步,“休息(诗46:10 )”,安定在神的光景中,神便向他重新仰脸,灵魂此刻“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3:18)”

人都随了原祖亚当,成了开门的人,该隐显然未制服门前的客人,那“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彼前5:8)”的仇敌,就寻着吞吃的机会,侵入了房屋,又吃又喝,看似成了房子的主人,房屋被他糟蹋朽坏,就是死,大卫为这等人祈求“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诗51:11)”,重获圣灵而新生的,他的家主就是基督,他如“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歌4:12)”,把罪始终拦在门外,形同过客。

约翰描绘了这一世的情景,“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启21:27)…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启22:15)”,这就是被拦在门外的过客,穿上“天上永存房屋(林后5:1)” 者的仇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