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雨,想你

part0

 清明雨,想你

 留下一块有温度的地方,安放我的悔恨,我的想念。每次又思绪乱糟糟,最后自我念叨,在忙忙碌碌里想法被抛在脑后,一拖再拖。还好,这次码下来了。


part1

  爷爷是军人,对儿女们要求都很严格,却对孙子辈疼爱有加。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小时候我和爷爷奶奶生活。所以和爷爷奶奶比和父母亲近的多。

  我出生在陆丰,一个小镇上。可爷爷奶奶的老家不在这里,在一个叫丰树下的小村里。丰树下,小时候的我觉得名字有意思,总是嚷嚷爷爷带我去看看。

  爷爷总是笑笑摇摇头,像在看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他说,你不会喜欢那里的。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丰树是什么树,开花吗,结果吗?还是只是错别字,枫

 至今无解


part2

 家里还留着爷爷之前的军大衣,这是爷爷生前最宝贝的一件衣服。或者,更多的是,心念那段军人经历。

在我眼里军大衣又厚又重,特别不好看。在冬天不冷的广东,加厚的军大衣也根本没有穿的机会。

 冬天来之前,有太阳的日子,爷爷总会拿出来晒晒,恐怕军大衣坏掉。每隔一会,就要出来看看。老家的房子有一个院子,大衣晒在院子里。跑的次数多了,爷爷干脆拿了小板凳在院子里坐着

 奶奶总会打趣爷爷,这破衣服才没有人要捡。爷爷好像回的是这是我的宝贝哩。那场景,总能让我发笑。

 大衣还在柜子里,舍不得扔也不敢扔。今年过冬前,我们会记得拿出来晒的。因为有太阳的温度,是爷爷最爱的。


part3

 我对爷爷的崇拜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爷爷是军人,也是一名中医。

 爷爷并没有受过正式的药理学习,是一代代传下来的老本领。

爷爷的草药都是自己上山里采。工序很复杂。山里采回的药要自己切成一片一片。大小,薄厚都有要求。

 记忆里伯伯每次看见爷爷一个人在院里切药,总会上前帮忙。却总是不符合爷爷的要求,爷爷每每检查了就要叨几句,而后自然而然的揽下全部的药材自己慢慢切。

 草药必须是风干才能装起来,切完了便是晒草药。

 那时候夏天的记忆就是爷爷带着草帽在院里闻草药,切草药,晒草药。

 这一来一回,得花不少时间。可,爷爷总是很有耐心。他说,药是救人的东西,不能马虎。

 爷爷不喜欢西药,对他来说,西药就是为了治一种病又带来另一种病的存在。

 小时候小毛病都是爷爷抓自己的中药让我喝。街坊邻里的孩子发热咳嗽,大多找爷爷要两幅草药就会好起来。

 所以,现在我对中药也有莫名的好感。对中医也多一分敬意,

 对中药,因为爷爷,带着偏爱和信任。尽管听过好多朋友说,中药会让人变黑。依然不排斥中药,尽管真的很苦。


part4

 爷爷是那个年代里难得的文化人,写的一手好字。

 带着老花镜,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皱着眉头看报纸的爷爷是我对老家夏天的回忆,依旧带着一阵热热的风和不停的知了声

和爷爷学繁体字是我小时候最烦恼的存在,现在想想真的是一大遗憾。

  小时候是爷爷教我写字的,时间太久远,模糊了当初的记忆。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只会写三个繁体字,我的名字。是爷爷一笔一划教的,当时学似乎总在抱怨笔画多的不得了。因为我的不愿意和不耐烦,学繁体字终是不了了之。

  后面学了简体字,还高兴了半天,因为名字终于不复杂了。好像,也埋怨了爷爷,为什么喜欢那些个复杂字。

  我不知道爷爷是不是对我有失望,只知道他对我的宠爱不愿意勉强我。现在想想,愧疚总在心头。记忆里我总是任性的拒绝爷爷,他总是笑着包容的接受。

  也想过,是不是当初学了繁体字,自己的字也不会这么狗爬式?大概,有点想多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幸福的孩子都任性,我却在长大后明白自己是幸福的任性孩子。


part5

 爷爷好像对我们的要求总是一点点,对父辈的严苛却让我无奈。

 印象里,伯伯和爸爸挨骂的次数掰手指数是数不过来的。

 好笑的是,会一点成语的我曾经站爷爷身边一起训斥爸爸,大声说,你有点以下犯上了,该打。到现在每每想起好像会笑出声来。狐假虎威也是仗着爷爷的疼爱,气头上的爷爷也总因为我没大没小的话逗笑。

 父母很少训斥我,毕竟我也是有人罩着的。一派天真的说着自己是孩子,享受被疼爱的日子

 对年龄没有概念,才是最大的愚蠢

 好像从来不觉得爷爷是老人家。

 因为六十岁我还看见他挑水去菜园,和大伯开着车去扫墓的背影。看见他帮忙奶奶收晒院子里的衣服被子,在药房一个人抓药还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

 直到看着爷爷躺着冰凉馆木里,看一路伤心人低头跪拜,耳边都是悲歌,我才看不见自己,都是模糊的雨。


part6

   我想,最让我得意的事情,就是带着爷爷去坐了高铁吧。

   那不是我第一次坐高铁,却是爷爷第一次坐高铁。爷爷笑着感慨科技发达真好的脸,到现在都烙在脑海。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爷爷特别高兴。

   最遗憾的是,曾经答应爷爷,要带着爷爷去北京看看升国旗,陪爷爷大声唱一遍国歌。后面是不了了之,北京成了另外一种遗憾。后来因为朋友,因为旅游,因为很多原因,去过北京,看过升旗。

   每一次都哭的像孩子,总被人笑话。朋友说你也太爱国了吧,夸张了。

   只有自己知道,多么希望真的是孩子,时光还在几年前。

还可以打着电话和爷爷吹吹水,带着爷爷去走走,那有多么好。

   我想,说出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的那个人,一定也经历些许后悔的事情吧。

   就像现在的我,很后悔


part7

   我们在丰树下的后山上安葬爷爷的骨灰。然后满山红色的鞭炮纸,我们在一阵炮纸味中下山回家。

村里老人说,爷爷这是福气,与山长眠,该庆祝,让我们不需要哭更不要回头,直直下山去。

   那是第一次在那么不开心的情绪里看见红炮纸,还是没忍住,鼻涕眼泪根本止不住。

    甚至有故意和劝自己别哭的长辈作对的嫌疑,哭的一发不可收拾,哭声也愈发大起来。

   离开山,回到村里。我明白,爷爷真的与山长眠了

   那座山是归处。


part8

   我不知道世界有没有轮回。大风过后,我还能不能在丰树下,牵起你的手,一起回家。

   再给我一次机会,学习你骄傲的中药和繁体字。

   我想,十八岁的我不会跑开。十二年的光阴,让我懂你。

   梦穿透山冈,我在万里之遥,用泪光点亮你的沧桑,在有关你的字里行间留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奔向东坝 我们被有心人拉进 一个叫奔向东坝的群 细看是一名叫老虎的发小 来到北京培训 他邀约我们几个心有灵...
    彭小娟阅读 179评论 0 0
  • 001 意志力有极限 当你在不停使用自己的自控力来完成和拒绝一些事情的时候,意志力精疲力竭,它可能会变得失控。 0...
    早起的安阅读 5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