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

陈姐坐在我的对面,四十几岁了,岁月仔细地在她的眼角留下了少许的痕迹,半长短发,湖蓝色麻质的长围巾衬出她的白皙,一身麻质的灰色长裙显出经过世事后的宁静和淡泊。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林斜射进来,咖啡的香味,围绕在四周,我们都放松下来。从从她的手机里传出一个磁性男中音的歌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阿妹、我的阿妹、

我要变成一支小鸟飞到你身边

今夜里的星星………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唱的?我随口问到。

我家那位……。她微笑地回答到。

我不敢相信地一把抓过她的手机,一个面容黑黑的,但还俊俏的年青歌手的脸显示在手机的桌面上。她看着我张开就没有闭着的嘴,还有一脸的怀疑,她笑着说,“呵呵,不可思议吧!没有人能明白……”

陈姐略显低沉的语调,仿佛时光又回到了那个记忆……。

“……那是6年前,刚入夏,天还没有完全热起来。我去城隍庙办事,城隍庙依旧热闹,游客熙熙攘攘,我只想办完就走。突然有歌声从远处飘过来。平时,在地铁地道里或者在公园里经常都会听到歌手的演唱,从来只是走过听过,只是当做背景音乐,从来不会驻足。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这个声音就让我有去找的冲动,我穿过黝黑的小路,来到了街角处,只看见一个个头不高,肤色黝黑的年青歌手正在弹唱。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长得真不好看,可惜了!但是他的歌声那天却那样的打动我,好像每首歌都是为我唱的,一首一首,直到他唱累了,我眼睛也湿润了。不知为何,一直傲慢的我居然相互留了电话。”

说到这,陈姐停顿了一下。她说,那段时间是她最难的时候,在教堂里举行的婚姻也抵不住时间的考验,一段婚姻最终还是宣告结束,他离开了我和孩子去了国外。自己经营的公司也面临很大的压力。在当时面对人生的十字街口没有了选择,我是一面在媒体上班,一面还要打理着公司。因为我还年轻还需要坚强地打拼,并且还要装得无所谓,我要证明自己不比男人差。工作的压力,家庭的无奈,感觉实在没有人可以帮她,没有时间可以倾诉。

陈姐说:“当遇到走心的音乐,我一下子瓦解了……就在那一刻,所有的委屈都快倾倒出来了,似乎每首歌都是为自己写的,歌手也是只为她唱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城隍庙回来后,我总感觉自己和这个歌手都是同路人,于是在自己面对压力的时候,都会去找他听歌,因为工作的原因,曾经帮他介绍了一些乐队演出,如商会、校友会等。这一来而去,就慢慢的从陌生到熟悉,顺其自然的也从普通朋友到姐弟的演变…。他比我小几岁,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他会成为自己的一半,来来往往的只是把他当个弟弟来相处。因为某些变化,自己的亲弟弟在几年前,因为某种原因突然离开我们。原本与弟弟的感情一直很好的,他也很照顾我,但现在弟弟一走,突然感觉自己很孤单。所以,见到我家那位就有种心灵上的依赖情结,但凡我工作累了,就会带朋友去听他唱歌,也就是在那一刻,自己会忘记很多的烦恼。在很闹地方每次他一开口,全场就会很安静,他的声音有一种让人沉静的力量。我也在他的歌声中找到慰籍。我私下里都开玩笑的给朋友真真假假的说,要多多打赏。呵呵,就这样,大家都是姐弟相称,一直当了5年的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直到2015年,我自己的公司搬到人民广场的来福士广场办公,有时候喜欢晚上一个人加班。忽然有一天下班晚了,下楼路过来福士广场,在一堆人里面,耳朵边又响起了熟悉的歌声,挤进去一看,哇,原来是他,那一刻心中一热。原来他们乐队闲余之时,晚上经常会在人民广场露天搞街演,虽然之前他和我提到过很多次,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楼下遇见他。就是那天,我依旧站在那里听了很久,但是已经没有眼泪再流下来,而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开心。喜欢他的声音,喜欢看到人们因为他的歌声停下来。自从这次遇见了,只有经过那里,我就开始略为留意一下他们的路演,于是会也会经常去倾听,偶尔也会麻烦朋友去打赏。日子和之前一样,我从来没去奢望,就算有时,有一点点情愫,也摇摇头,笑笑自己。”

“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每次见我转身离开时的背影,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心中也有种莫名其妙心疼。呵呵,当时不知道为何,听完他这句话,以后感觉心隔愣一下……。也许,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彼此都会关心在意对方了。终于有一天,他开口约我出去走走……

讲到这里,陈姐眼睛转向窗外的阳光,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像是回味那段时光。然后,她笑看着我说,“他不爱说话,比我小好几岁,但是就是这样,我也说不清楚,我们就走到了一起,去年我们5月20日,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姐说,他是在我低谷的时候走进了我的生活,但相信有一天,他们会走出迷雾,走向阳光。她要把公司好好的运做起来,然后看看如何的再能帮帮他,让他更有责任和承担,她计划把公司法人换成他。我马上就说“不要吧。”陈姐看着我说“你担心哪天他不要我了,是吗?”她问的直接,我也回答直接,“是的,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陈姐笑了:“我是个简单的人,不想太多,只需爱的人都平平安安的,有一天他如果喜欢别人,我绝不会去争去吵,我会什么都不要地离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回答的好淡定哦……。陈姐是个媒体人,另外做禅游旅行,自己也喜欢背包,也许是生活让她知道,每个人都是在旅途中,有人在一起,就好好地一同欣赏风景;没有人,也能一个人行走。或者,在这个尘世中,总有一种人,就是用全部的力量去爱,就算受伤,她只会自己舔舔伤口,下一次,依旧如此相信爱情。如果爱情上,还在考虑这么多,那么实际上最爱的还是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爱随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