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断更” 阅读平台咪咕阅读起诉索赔6亿

96
回到了佳
2017.08.08 18:25* 字数 1797

网络文学行业两大玩家:平台方中国移动旗下咪咕和版权方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因促销事宜未达成一致,阅文集团”断更”,咪咕旋即起诉,杭州中级法院证实已立案

网络文学行业两大玩家:最大平台方中国移动旗下咪咕阅读和版权方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在促销事宜上未达成一致,阅文集团”断更”,咪咕旋即起诉。图/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周淇隽石睿

网络文学行业两大玩家:最大平台方中国移动旗下咪咕阅读和版权方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在促销事宜上未达成一致,阅文集团”断更”,咪咕旋即起诉。8月8日,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咪咕)告诉财新记者,7日已经向杭州市中级法院起诉阅文集团合同违约。阅文集团表示尚未收到起诉状。财新记者向杭州中院查询,起诉已立案。

咪咕是中国移动通信全资子公司,阅文集团属腾讯集团旗下。咪咕起诉了阅文集团四家全资子公司: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公司、上海启闻信息技术公司、潇湘书院(天津)文化发展公司、北京红袖添香科技发展公司。

咪咕的诉讼请求是:要求阅文集团继续履行与原告之间的合作协议,恢复签约的所有作品更新,同时赔偿原告损失。向上述四家公司的索赔金额分别为2.425亿元、1.825亿元、1.2亿元、0.6亿元,共计6.05亿元。

咪咕官方回应表示,阅文集团擅自违反与咪咕数媒之间的合同约定,对大量签约作品停止更新,给咪咕数媒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用户损失和公司商誉损失。咪咕方面告诉财新记者,咪咕与阅文集团旗下公司签了若干合同,期限不一,但都没有到期。

阅文集团是当前国内最大的IP源头。阅文集团官方给财新记者的回应是:咪咕内容停更问题,需要双方共同排查解决,希望我们合力,作为平台承担社会担当,不损害作者权益,推动网络文学产业的健康发展。

咪咕官方告诉财新,咪咕与阅文旗下多家子公司均签有《内容合作协议》,约定由阅文将旗下相关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给咪咕公司使用,咪咕公司向阅文结算收益。合同中明确约定双方开展包月合作的模式,咪咕有对阅文提供的作品进行包月使用的权利;咪咕也有权将阅文提供的作品与其他第三方的授权作品打包成包月产品向用户推广。阅文有及时更新向咪咕所提供作品的合同义务。

在咪咕阅读APP,财新记者看到,以热门IP《太古神王》为例,更新日期截至2017年7月7日,而在腾讯阅读等平台,该小说8月8日仍在更新。咪咕阅读官方客服“我爱咪小咕”在评论栏告知读者称:“应版权方要求,本书暂缓更新,对此咪小咕很难过。我们正在努力协调,争取尽快回复”。截至发稿,咪咕阅读平台该小说评论数9427条,多数是抱怨——“给个说法吧。不想再等下去了,到哪都是花钱。”

咪咕告诉财新记者,断更很突然。两大平台的矛盾源头指向了咪咕阅读推出的9.9元畅读全站包月。该服务6月30日开始内测,7月初正式上线。

咪咕告诉财新记者:“一开始我们就召集所有合作伙伴就9.9元的活动进行了现场沟通,阅文也在列。”阅文当时没有说断更的事,之后在技术上采取了断更行为,为此,咪咕相关负责人还专门跑到上海和阅文沟通请求恢复更新,“但是对方态度很傲慢,要求我们必须把他们的书全部拿出来,坚决不参加9.9元活动。”

咪咕阅读与阅文集团合作始于2009年,当时合作主体还是盛大文学。腾讯于2004年通过推出读书频道开始经营在线阅读业务,阅文于2013年4月注册成立,并于2014年12月收购盛大文学,取得盛大文学及其附属公司及运营的各类网络文学业务等的控制权。

阅文集团是行业领先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等品牌,成功输出《步步惊心》、《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择天记》等大量著名改编作品。

起诉对阅文集团上市影响几何还有待观察。行业分析,阅文集团净利润不高,9.9元活动对其利益影响不小。7月3日,阅文集团向香港联交所提交IPO申请。申请文件显示,2016年,阅文集团的总营收为人民币26亿元,同比增长59.1%。净利润为3040万元,同比大幅扭亏,2015年的净亏损为3.54亿元。

阅文集团业务包括付费在线阅读、版权运营和纸质图书业务。其中付费在线阅读是主要的收入来源,2016年该项收入为19.7亿元,同比增长103%,占总收入的77.1%。在线阅读收入的增加主要源于付费用户数增加。除了与腾讯合作,阅文还与华为等手机厂商进行合作,预装白牌的手机阅读应用,从而增加月活用户。

咪咕阅读系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手机阅读软件,涵盖出版图书、原创小说、杂志、听书等多种内容形态。官方数据称,咪咕阅读现有月均活跃用户1.6亿,占据数字阅读行业市场份额一半。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