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霏霏

96
彩缤
2018.03.07 01:32* 字数 2458

2018年3月7号    星期三    晴

1

霏霏比我小三岁,是我们村的,和我娘家在一条街道。那一年,我走出初中校门的时候,她刚刚读初一。

我出了初中校门后,就去西安打工了,很少见到她。

但如果我有机会回家,碰上星期天或者她的假期,我一定会去找她玩。而她在得知我回家后,也会第一时间来找我。

我们坐在一起,我聊我在西安打工的事;而她,聊她的老师和同学。我们在聊天时,会为彼此的开心而大笑,为彼此的伤心而叹息。

后来,我结婚了。结婚第二年,我有了孩子。那一年,霏霏读高三。

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了。

我偶尔回娘家,即使是假期,也见不到她,她总是在学校补课。

高考结束后,霏霏没有考上大学。在深圳打了几年工后,她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出租车司机。

霏霏的丈夫阿阳,我见到过一次,人很帅,很精干。像郭富城。

霏霏在我面前提到阿阳的时候,脸上像春风触着迎春花。

我为她感到开心。

可是,霏霏结婚三个月后,阿阳永远地离开了她。

那段时间,我回娘家。听我妈说,阿阳夜里开出租车,遇到了三个抢劫犯,抢了他身上的钱财后,还杀害了他。

当霏霏接到警方通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霏霏和亲戚朋友们来到那口井边时,阿阳已经被警方从井里打捞上来快二十分钟了。

看着面目全非的阿阳,霏霏哭了一会儿,然后,痴痴傻傻的笑了起来,眼神迷茫,空洞无物。

安葬了阿阳后,我看到过霏霏一次,她瘦了一大圈。

我没有问她阿阳的事,不想提,也不敢提。怕再一次撕裂她表面刚刚愈合的伤口。

霏霏主动给我说,她肚子里有了他们的孩子,她的婆婆让霏霏把孩子生下来,生下孩子后,由她婆婆来带,她可以再嫁人。

霏霏的母亲不想让霏霏生,怕给霏霏以后的生活带来麻烦。

可是,霏霏对她母亲说,阿阳是她婆婆的养子。

霏霏的公婆刚结婚那一年初冬,一大早,霏霏的公公打开家门,就看到了门口有一个包裹。他喊来了新婚的妻子,他们一起打开那个包裹,看到的是一个像小猴子一样的婴孩,皮肤皱皱的。

他们把孩子抱回了家,本来是准备养几天就送人的。可是,辛辛苦苦的照顾了孩子几天,他们竟然对这个丑丑的婴儿生出一份感情来,舍不得了。

夫妻俩商量好以后,给这个孩子取名阿阳。为了不影响对阿阳的爱,他们不打算生自己的孩子了。——今生今世,就把阿阳视为己出吧。

阿阳是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偶尔一次听一个邻居说他不是他的父母亲生的。阿阳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没有问父母,反而比先前对父母更好。

霏霏和阿阳结婚后的一星期,阿阳告诉了霏霏这件事,说父母养大他不容易,让霏霏和他一起好好孝敬父母。

善良的霏霏听了阿阳的诉说,真的照阿阳的话去做了。而公公婆婆对霏霏这么好的媳妇,也是疼爱有加,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的宠爱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2

霏霏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公婆开心极了,给孩子取名帆帆。他们对霏霏说,孩子由他们照顾着,以后有合适的人,就让霏霏嫁人,重新找回自己的幸福。

孩子有了,花销也大了。霏霏需要找一份工作。

经人介绍,她来到县城一家烤肉店上班。这个烤肉店在县城开了十几年了,是县城周边的老牌子了。每年初夏开始,生意异常火爆。

烤肉店老板姓马。有一个儿子,叫马刚,离过四次婚,(传说中是一年离一次,离婚原因说法各异。)比霏霏大四岁。

因为这份工作工资还不错。所以,为了孩子,霏霏格外的珍惜。她比一般的服务员都勤快。

每天下午三点上班,霏霏总是早来五到十分钟,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其他几个女服务员看到马刚总是喜欢和他嘻嘻哈哈,而霏霏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所以从来不和他随随便便说多余话。

正因为这样,霏霏才引起了马刚的注意和好奇心。

马刚就奇怪了,这样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有多少女人都想方设法想往他马刚身上贴,都想嵌进他的心里。

可是这个叫霏霏的女人看到他怎么就那么云淡风轻呢?不,是不屑一顾。

对于马刚这种混迹于女人堆里的男人,一个女人对他的不屑一顾,才可以引起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所以,他对恬淡如栀子花般的霏霏上心了。

霏霏在和马刚的交往中,她告诉了马刚她的遭遇。马刚说他不介意,只希望一生陪伴霏霏就好,但他不愿意霏霏带着帆帆来他家,他可以给霏霏儿子足够的生活费。

霏霏答应了马刚的求婚。

婚后的前三个月,马刚在霏霏的面前表现的格外殷勤。帆帆的生活费他也足够的支付,这让霏霏的心情非常的舒缓。

很快,霏霏怀孕了。九个月后,霏霏和马刚的女儿出生了。

女儿出生后,霏霏的噩梦也就开始了。

马刚的父母一看霏霏生了个女儿,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不中用的,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

而马刚,也是瞬间变得让霏霏不认识了。他好像变了一个人,让她感到陌生和害怕。没有生孩子时,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站在她的立场上,父母有时偶尔说几句稍微过分的话,马刚总是第一时间帮她说话,给她宽心,开导她,安慰她。——无论公婆怎样,有丈夫一句暖心的话,霏霏知足了。

而生了女儿后,马刚的父母无论说霏霏什么,马刚听到了,都装着没听到。有时,还帮父母骂她几句。

更过分的是,女儿还不到一岁的时候,马刚出轨了。——在外边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勾搭上了。

出轨了马刚还有理了。说霏霏越来越没有女人味了,不配当他的太太了。

霏霏默不作声,马刚还得寸进尺了。

这次回家,马刚说要和霏霏离婚。霏霏不是舍不得马刚,更不是舍不得他家所谓的“好日子。”她只是舍不得一个家。——尽管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千疮百孔,但她还是想尽最大的努力去挽回。

可是马刚不配合啊。马刚的父母更是咄咄逼人:“我们家的日子这么好!怎么能没有人继承我们家的香火呢?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更可笑的是,马刚的父母唯一的条件是让霏霏离婚后带走自己的小孙女。他们以后每个月给孩子抚养费就行。

面对着这样的一家人,霏霏崩溃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三年以后,霏霏遇到了她的高中同学刘震云。

他们的婚礼我没有参加。但我听我母亲说,刘震云的父母早逝。他和霏霏走到一起后,就把阿阳的父母和儿子以及霏霏和马刚的女儿接了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

后来,霏霏还和刘震云生了一个女儿。

今年正月,我去给我父母拜年,见到了霏霏,霏霏的三个孩子已经是帅哥靓女了。但是她脸色红润,像迎春花触着春风,大朵大朵尽情地开着。

愿每一个不幸的女人,在历经重重劫难以后,都会被生活温柔以待,终获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