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之旅:第一次交通事故

在去泸定桥的路上,我们经过了一个不太热闹却有些拥挤的集市,路两边参差不齐地摆着小地摊,貌似两辆私家车就可能造成交通堵塞,如果再穿梭一两辆电动车或自行车,抑或几个行人,这里就会水泄不通。因此,我们的车必须瞻前顾后,小心翼翼。

刚进集市时,L就提醒开车的T:“这里人多,开慢一点”。T可能也确实是减速了,但还是在与一辆私家车擦身而过时,不偏不倚地碰掉了他们的保险杠。起初,因为并没有听到碰撞的声音,我们以为没有什么问题,摇下窗户准备打个招呼就直接走人。不料,车上的中年男人下车检查后,说我们撞到他们了,中年女人则有些生气地埋怨:“我们这车才买两天,就被你们撞了,不晓得几烦人。”一口流利的四川方言,和外婆村里买来的四川媳妇讲话的神态语气一样一样的,连蹙颦和呶嘴都那么相似,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主。中年男人长得还比较忠厚老实,但历经世故的脸上也透露着不肯善罢甘休的神情。

两辆刚不小心接触了的车竖在集市中间,加上女人有些聒噪的抱怨声,很快招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而其他行驶的车辆纷纷掉头离开。我们下车了,有些懵地不知所措,围观的人也纷纷多了起来,叽里呱啦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能听懂:“撞车了”,还露出不明善恶的笑。L和T前去处理,我和小伙伴站在一旁茫然无助,一种身在异乡的孤立无援感油然而生。最后,他们选择报案,交给交警处理。交警拍了照,做了记录后,我们和被撞的车开进了交警大队。

他们进去处理问题,我和小伙伴站在大厅里。出来后,看双方的表情貌似没谈妥。不一会,他们那边又多出了两个与我们相仿的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有条腿是残疾,走路一拖一拖的,我第一猜想是不是吸毒的,女的块头不大,但一副人多势众的神情。原来,我们这边希望走车险程序,他们蛮横地声称“走保险程序耽误时间,他们是出来进货的,急着回家做生意”,就想敲诈勒索我们。既然这样,我们只好等保险公司的人来了再做打算。在这期间,他们多次不耐烦地责问我们:“赔不赔,打算怎么处理?”我们四个都是遵纪守法好公民,肯定是要负责任到底的。他们在那商量着,好像听到要我们赔三万,然后声音越来越大,那个瘸腿的年轻人还对着L炸唬起来,两人挺着胸气冲冲地怒视对方,好像一场暴行要一触即发。我当时有些害怕,走过去把L拉过来。中年女人开始骂骂咧咧地,“老子一分钱都不想要,三万都嫌多,赔一辆新车我们”,盛怒中夹杂着秽语,还把手里的车钥匙要塞给我们。虽然我没有听清他们刚争吵的内容,但我知道差点打起来可能是因为L的方言话听起来比较狂躁,表情也有些不耐烦,他们误以为L在耍狠。其实,我们势单力薄经验不足还人生地不熟的,哪敢耍狠。我们诚心想和平解决问题,以免耽误旅游行程。可他们咬住我们不放,无论如何都要敲诈我们一笔。那一刻,我们感觉遇上了蛮横无理的流氓,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经过四处打听询问,有小伙伴给出建议,甚至交警都这么跟我们说:“你们直接走人,留给保险公司处理就可以”。思前想后,我们决定试一试。可他们直接放话:“想走,我看你们往那走”,我们的车刚出交警大队,就看见他们的车横在不远处,我们的车被堵住了,感觉碰到了无赖甩都甩不掉,只好把车停下来等保险公司的人。不一会保险的人来了,调解了下,仍然不成功又离开了。天慢慢黑下来,我和小伙伴走到中年男人跟前和他协商,我们讲道理,他埋怨不休,后来松口说要五千,我们觉得五千还是不能接受,在那里继续磨嘴皮子。突然,L出现在我和中年男人之间,有些man地说:“对女生讲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当时我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感动的。

后来,有小伙伴提议我们报警,但他们振振有词地说:“你们报呀,看警察管不管,我们打你们了吗?”果然,警察来后做了警告又走了。警察走后,那个年轻女子打电话,我听到貌似是喊人来的意思,可对方应该没时间。这时,我看见了瘸腿男人手上的纹身,不安与害怕又加深了些。我们几个商量要不去吃饭,然后住个旅馆,让他们威胁。结果他们说我们去哪,他们跟哪,就在我们住的地方开旅馆,陪我们耗,他们有的是时间,流氓无赖的嘴脸暴露无遗。我又跑去和瘸腿男子磨嘴皮,他又退步说赔三千,我还是觉得不能接受,因为换个新保险杠最多500块,他也不同意。

我们僵持地等待,瘸腿男子过来问我们解不解决,L过来和他讲话,没讲几句,瘸腿男子就火冒三丈,指着L骂,虽然是用四川方言骂的,但我能听懂“你妈的”“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等难听的脏话,L估计当时也被激怒了,昂首挺胸地拍胸脯说:“你打呀,朝这里打”,当时我看到L复杂的表情,有受辱,有怒气,还有冲动。我被吓到了,赶紧把L往后拉,站在他前面,让他不要说下去,还解释可能因为L讲方言的缘故,让人感觉像吵架。L走后,我跟那人道歉,我又磨了一会,他又松口说赔一千。我回去和他们商量,他们大概也能接受,而且也不想一直待在这个鬼地方。这时,L主动过去笑着和瘸腿脑子打招呼,还以搭手示好,瘸腿男子终于没像前两回嗔怒,他们讨论协商最后的处理方案。最后,拿出的结果是赔一千五,车他们自己修,我们走人。处理好一切问题后,我们开车离开。

趁着天黑,我们赶往康定的酒店,准备继续去下一站的稻城。一路上,我们很少谈论事故,也没有埋怨指责谁,只是感慨世道有些黑暗,出门在外警察都靠不住。看着黑暗中点缀的星星灯光,L感叹:“只能在黑暗中看看路上的风景”,我一句话没捋清地说:世界上美的风景太多,看不完……车子行驶在黑暗的盘山公路上,望着窗外黑暗中的亮光,我们平和而安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