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力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都需要一场瓢泼的雨,来冲洗这旧日的不幸...

有些人可以唱歌,有些人必须唱歌,这就是赵小雷;有些人喜欢民谣,而我喜欢唱民谣的赵小雷。

  去年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分享一篇视觉志《赵雷,你终于红了》的文章,心情是既开心又失落,这种心情在黄轩上《快乐大本营》已经体会过一次,这算是“二次灼伤”。鲁豫在《鲁豫有约》民谣专场和宋冬野聊粉丝心理的一段话

我喜欢赵雷,他喜欢赵雷,有一天更多的人知道了,瞬间我会有一种小小的失落感,我觉得你不仅只属于我们这一小拨人了,你突然好像被更多的人所认识,我们需要分享你;你们早干嘛去了,我在他没有红之前我就先喜欢他了,你们现在才因为他有名了喜欢他,我们是不一样的。

(这里我把名字换成雷子),想要你过得好,不再穷困潦倒,但同时又不大想要更多的人知道你。这种矛盾的心理只有喜欢多年的人才能理解,就好像你把非常珍惜的礼物送人,收礼物的人只是拍个照发个朋友圈说很喜欢,然后随手就把礼物扔一边。

  你喜欢被人介绍时说,什么时候听你的歌,听的第一首是什么?2013年听你的歌,听的第一首是《南方姑娘》,当时就觉得你一定行,一定会写出更多扣人心弦的歌曲。

  2017年的9月1日在去西藏的火车上,你在浮游吧,没有刻意,碰巧下车后知道这一消息又碰巧错过你,后面又碰巧遇见把你写进书里的人,这就是缘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西藏遇见很多真正喜欢你的人,在浮游吧听彬子唱《成都》,在拉萨的街头走一走,走到尼泊尔的尽头,最后坐在浮游吧的门口喝酒体会人生百态。这是惬意也向往的生活吧,当年你应该也怀有这美好愿望吧!念旧如你,2017年11月18日你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了《浮游》演唱会,没能去现场,隔着屏幕看直播,就当是我也在。17年10月份珠海音乐节没有时间,定好的时间去大理吉姆餐厅也没去成,得知18年深圳站演唱会,果断调闹钟抢票。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能在现场听你唱歌是莫大的幸福,开场的一首《家乡》,唱的大家无比激动。你还是那个话不多,认真唱歌的人,清唱《八十年代的歌》是你送刺猬们的福利,演唱《无法长大》时被互动最多,你还是那么害羞。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便知你要唱哪首歌。穿着白色T恤的你如少年般唱着十九岁的天真,你唱完《Over》后说,对不起唱着老歌,还这么丧。不丧,眼含泪水的你唱着自己的青春、失落,隐忍着自己的情绪,故作没事人的样子惹人疼。

  听你唱歌是一种享受,没有太多技巧,每一首歌都唱着真情实感,镜头对上你时,总是清楚的看到你眼里的泪水,每一首歌都是唱你自己。现在的日子是好点了,过去的经历唱起来还是会觉得辛酸,但同时也滋养着我们成长。

  你说深圳站是你们当年做摩托车巡演时的最后一站,巡演结束后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写了一首旋律特别好的歌曲,以为你要唱《开往北京的火车》,旋律响起,深圳站上车,唱着《我们的时光》,憧憬着美好。

  深圳是个节奏飞快的城市,你说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像电影镜头般,每个人为理想在这个城市打拼着,转身的《背影》落寞孤独,没有人会关注你,歌声响起,眼泪没忍住,唱哭了在场的人。

  每个在大城市生活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理想,在每个失眠焦虑痛哭的夜晚,是你的歌声支持着我,带给我能量。你说二十几岁的我们正年轻,一起唱出《理想》,歌声平静,像叙说着平常事一般,没有呐喊,就像你说的,在实现理想的路上努力奋斗,不放弃,终会实现。

  开场和结束设计地很巧妙,家乡没有理想,有理想的城市不是家乡。《小人物》唱到情深时,你淡淡地说了句“小人物,我  们”,这就是我们的角色,唱出了你的心声,也呐喊出了我们的心声,特别喜欢那句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青年作家卢思浩说,心里住着一个偶像是因为他所发的光所拥有的品质,你很喜欢也想要拥有,所以你不断像你的偶像靠拢,成为最好的自己,让别人知道喜欢你偶像的人是特别优秀的一群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特别感恩因赵雷认识的这帮可爱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一起唱着赵雷的歌,道着自己的故事,有缘江湖再见!

  就算我从《南方姑娘》变成《三十岁的女人》,还是会一直喜欢你,和你一样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然后如你所祝愿,大家都变成富豪,你把演唱会开进鸟巢,我们都买内场票去支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