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三十一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光飞速的流逝了,随他一起离去的还有那个砸金蛋的主持人和塑造江湖梦的金庸老师。当离去人的名字越来越熟悉,心里不免变得空落落的,说不出多难过,就是像失去了很宝贵的东西。我想,那东西叫做童年吧,带着美好色彩的童年。想不到,那些岁月竟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我没读过金庸先生的小说,但童年喜欢的影视作品,有不少都来自他笔下。有人说先生走了,一个时代就结束了。这个人的离去,带走了一整片江湖。所幸,他留下的作品是永恒的。今天微博上有人分享了和朋友读金庸的故事,他们说没读过金庸的书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世间还有那么好的事物在等着你。

我是刚好拥有这份幸运的,但并不准备在此刻翻开他的小说,时间还不合适。想着有一天老去了,随身带一本先生的书,在他笔下的江湖里大梦一场,再回忆自己的生活,一定会更有意思。

早晨听着原始版的《青春》走向公司,歌里的合声响起,感觉像是德善、正焕、阿泽、娃娃鱼他们一起吟唱着自己的青春。我抬头的时候,看见树木的叶子正在风中慢慢凋零,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变黄了,明明前阵子还是绿色的。但在大自然里,没有一片叶子是在一天之类变黄的,还是我对它们太缺少注意了。

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潇洒姐转发的微博,原博主说“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是在生活中做一个完全的普通人,毕业工作结婚等死,仔细想想人就活一次,不体验一下标准人类的一生可惜了 ​​​”。转发的人说,就活一次,怎么活都可惜了。

我挺欣赏原博主的人生态度,但我偏偏却不是个喜欢标准人生的人。虽然怎么活都可惜,但我想像花朵那般活,怎样都要凋零的话,至少要漂亮、用力的绽放一次。

看着在风中飘零的落叶,我想到它们短暂的生命。虽然每年树木都会发新芽,长出新叶子,仿佛拥有不死的生命,但那些离去的叶子呢?入土为安的时候它们是否会有不舍,而树木又是怎样看待它们的离去,是习以为常,还是如我这般永远学不会洒脱的告别。

1988里,德善的父母谈论自己与儿女的关系就像花朵与绿叶,有时候只顾着自己的叶子枯萎了,觉得很悲伤。但看着儿女长大,又觉得自己是十分成功的叶子。这种感受恐怕只有为人父母后才懂得吧,而现在的我只想做用力绽放的花朵,在这同时好好去爱我的绿叶。

午休起来的时候,看到桌上的手工糖果很惊讶,小姑娘微信告诉我说是万圣节的糖果。姑娘并没来很久,却已经给了我们许多小礼物,是让人感觉温暖的人啊。并没有开动糖果,想着等到万圣节再开吧,晚上手机壁纸被自动换掉才发觉原来是今天啊,又是后知后觉笨拙的一天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