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作息

简单聊聊自己的作息。


在我上高二前,我是坚定的养生主义者。我坚信晚上11点到凌晨2点是人的排毒期,这段时间就是用来睡觉排毒的,因此每天晚上雷打不动,晚上十点多,我一定会躺在床上睡觉。

人生的第一段静坐冥想期就发生在那段日子的尾巴。高一下,晚自习后,洗漱毕,上床,听轻音乐,观呼吸。这些是勇子点播的,勇子夜夜盘腿静坐,我也照猫画虎地学了起来,只是我只会单盘。不知何时,我竟自己悟出来了腹式呼吸,自那起肺活量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那段时间是我身心状态的第一个巅峰,早晨6点准时起,从洗漱到用早餐到走到教室这段时间,我的耳朵上总挂着个大耳机。听着MP3里存的百家讲坛,那两个多月我听完了王立群老师的《史记—大风歌》,易中天老师的《诸子百家》,蒙曼老师的《武则天》以及康震教授的《诗仙李白》。可能是作息规律、可能是心态舒畅,总之那学期的期末考试,我重回班级第一,并且总分排在郑州市前五十。


好景不长,高二文理分置后,我文理兼修的长处就消失了。单纯的理科思维,我不比身边的朋友强多少。天赋不够努力来凑,接连两次考试失利后,我便走上了熬夜的不归路,以求每日比他人多学一些。眼见睡得一天比一天晚,成绩却倒也配合着一次比一次差,以至于滑来到班级第15名,我甚为受挫。熬夜虽然时间多了,但是效率是极低的,我虽发现这个问题,但彼时尚未影响我白天的精力,便没当回事。


高三开始,我决定为了北大拿命拼一把。仗着自己天天跑步的身体底子,我开始越熬越晚,从12点半,到1点半,到2点半...不夸张地讲我曾多次透过厕所的窗子看到凌晨四点的郑州一中。但三个月后,熬夜的弊端开始显现。早上不吃饭,白天课上犯困,晚自习不自觉地打盹,且我尚不自知,直到一天班主任在晚自习时把我从盹中叫醒,我才意识到,我白天的精力开始受损,平均效率开始降低,于是把睡眠时间调回了十二点半。但却为时已晚,就这样高中结束了,我没考上北大。


进入大学,曾多次尝试十二点前睡觉,但是怎奈诱惑太多,不是Kindle,就是手机,再加上早晨第一节课比高中晚了许多,我便几乎再没有早起过。期间无数次的尝试早睡早起,均以失败告终。我曾以为自己这辈子便与早睡早起无缘了,但不曾想一周前那一次头痛,却让我从心根子里幡然醒悟。


那天,女朋友说,天天早起给我占位太累,希望我能替她分担一下。为了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我做了三件事,第一,把手机和电脑放在寝室的桌子上充电,让我胳膊所及之处无碰任何电子产品;第二,用小米手环的震动闹钟;第三,晚上十一点前就睡觉。

这套连环计起效了,那天清晨我6点就醒了且浑身舒畅,不像往日赖床不起,那天我起身穿上衣服就洗漱了。出寝室楼,我抬头看了眼初升的太阳,脸颊和阳光来了个亲密接触,全身却如过电般充满了力量。那一瞬间很短又很长,我感受到了一股自然的生命本源之力,然后心底便顿悟了似的,决定以后再也不熬夜。

自那天起,我已坚持了一周,每天6点起,6点40便开始学习。就这样,我完成了近5年来,第一次连续一周早睡早起,当然我知道这个时间会被我不断延长。



凤之翼

有时候,改变就在一瞬之间,

量变引发质变。

早睡早起,

让我有自信,有希望,有力量。

感谢那日那抹夏阳,

驱散了笼罩五年的熬夜迷惘。

当我再度回到早睡早起的状态,

我知道 “Real Victor ” 即将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