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TCY(1)

一遍一遍拨着解明的电话,没人接。

其实徐媛也是死心了,只是这样表明她该做的已经做了。

前两天晚上他们离开解明兄弟家,解明对他兄弟的女朋友依依不舍,徐媛坐在后座,他却抬头喊:雅丽我爱你!徐媛重重拍在他背上:你够了,是开玩笑吗,开到现在!

接下来两天解明就跟失踪一样,联系不上。倒是合徐媛心意,但又很生气,自己竟如此卑微。

徐媛喜欢的一直是幻想中的他,幽默有抱负、与众不同。但她看走眼了,她不喜欢他跑完业务拖沓一双拖鞋下班,不喜欢他袜子破了还穿不洗,不喜欢他开着玩笑开不起就生气,不喜欢他以自己想法去臆想别人还生气……可徐媛却暗示自己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这些不是事。可她看到他从烟灰缸拿起昨天别人抽过的烟屁股点燃努力吸一口,真是倒胃口,绝对是看走眼了。然后他还把和兄弟女朋友的暧昧当玩笑,徐媛觉得自己真弱爆了,不敢生气,不能不开心,这是不大气。

可机会就这么溜走了,对,当时就应该甩他巴掌,有病吧你!可错过了,眼前只有一长串的未接电话……贱男!

过度善良就是懦弱。徐媛居然还有点想好好告个别。明天她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刚考上的单位去报到。那边是一个小镇,和“繁华”一词根本不沾边。可这是父母希望的,离家近,稳定,算是政府事业单位。她自己也不知道好不好。就当彻底和这边的一切告别吧。

报到这天下午,徐媛和她爸爸约在县城,再坐爸爸的车去乡镇,碰面才发现副驾坐着自己的叔叔,徐媛坐到后排,爸爸在车上跟她说,好好干,叔叔也说,这是编外的,考上了不算事,还要继续考,争取1年离开这个地方,知道吗?徐媛精神恍惚地点点头,心空空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等着她。

颠颠簸簸来到乡镇,这是个老大院,叔叔一下车就皱着眉头:赶紧再考,这地方……徐媛心里不是滋味,太差了?这不是份不错的工作?其实她也不懂,只知道这地方很破,她还年轻,向往城市的繁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