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遗影(56)

第五十六回 中古遗恨

肖华端坐玉床之上,口中念念有词,声音抑扬顿挫。但是殿中的众人都一头雾水,不晓得肖华说的是何意思。肖华停了一下,又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朕大元义必将尔等逆贼尽数剿灭。”易之说道。

“老狗,你说什么呢?”周冉问道。

“肖阿姨说的大致意思。”

“这是哪国话啊?”周冉追问。

“其实就是汉语,只不过她说的是中古的汉语口音,和现在的汉语大不相同。”易之小声解释,但是眼睛缺丝毫没有离开肖华。

田菲怔怔地看着如同换了一个人的母亲,她不敢再呼唤她,因为那会引来肖华无情的眼神和凌厉的袭击,刚刚那一振冷风不但吹的田菲手脚冰凉,她的心也凉到了极点。

“我们先退出去。”易之见肖华此时除了嘴里翻来覆去念叨那句话,似乎压根没再管他们几个。他现在的想法是尽快和方南汇合,然后商量对策,最好能直接退到殿外等田卫回来了再从长计议。

几人开始缓慢像大殿门口走去,殿门处Paul依然举着枪对准肖华,Cindy和方南则站在Paul的身后。易之等人实际上是面朝着肖华一点点退着往后走,因为他们担心肖华突然发难。不过好在肖华依然是念念叨叨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易之等人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殿门口处。“易兄弟,这大元义的事情你可知道?”方南轻声询问道。

易之来渤海镇之前也多少查了些渤海国的资料,对于大元义是谁他多少了解,他回道:“大元义应该是渤海国第四任国王吧。”

“恩。看来你对这渤海国也有点研究。”方南点头道,“不过这大元义留下的记录太少,而且只当了不到一年的国王就被干掉了,因此称为废帝。”

“我查了些资料有点印象,这大元义据说是渤海国第三任国王大钦茂的兄弟,因为残忍嗜杀,被大钦茂的嫡孙大华兴率领国人杀了。”易之说道,“不过历史向来成王败寇,或许残忍嗜杀也不过是宫廷政变胜利者的文是罢了。也许这里正是大元义的陵墓,但他的肉身并不在这里,而是将他的遗恨化成一股怨念。而这股怨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侵夺了肖阿姨的身体。”

“或许妈妈一直执着于爸爸的离开,也对这里有某种情怀吧,或许也正是你说的‘怨念’。”田菲道。

方南点头道:“说的没错,咱们这些人里对找到这个渤海国古墓最执着的当数肖女士了。”

说话间易之、方南、周冉、田菲和李靓婷都已经退到了店门外,唯独Cindy和Paul依然站在那里。“要不要叫他们出来?”李靓婷弱弱地问了一句。

“恩。”易之点头,他也很担心Cindy和Paul在里面搞出什么动静,他对着殿内轻轻说了声:“二位,先出来研究一下对策如何?”

Cindy和Paul压根就没理会易之,而是开始向玉床方向移动。

“喂!”易之又叫了他们一声,但是他们依然我行我素地向着殿内走去。易之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过去,但是他看到肖华的袍袖微动只是似乎右手拿了一个什么东西。“铜镜?”易之心想,原来他们是看到了肖华此时右手所执的正是代表震卦的铜镜,想要找机会多到手。

“易之,我要进去,我怕他们伤害我妈妈。”田菲说着便往里冲,挡在了Cindy和Paul身前。

Paul用枪口指向了田菲,然后又往旁边一指,示意田菲让开。但是田菲可不管这些,不管现在是哪个古代帝王的灵魂控制了母亲的身体,但是谁也不能伤害她。

易之也赶紧回到了大殿内,他担心田菲和Cindy他们再起冲突。“我知道你们对铜镜志在必得,但一旦搞的不可收拾咱们谁也别想出去了。”他对Cindy说道。

“小兄弟,你太天真了。如果我拿不到铜镜,那么出去和不出去对我来说是一样的。”Cindy对易之说道,“你还是快点让开,不然子弹壳不长眼睛。我们刚刚救了你,不代表我不乐于送你上西天。”

Paul将枪口对准了易之,并且上前一步,枪口几乎顶在了易之脑门上。易之本能地往后退了一下,却不想Paul竟然枪口一偏然后击发了。

“哒哒哒”一连串的枪声就在易之的耳边响起,易之直感觉耳鸣难当,他只看见Paul击发了几枪之后便拉着Cindy扑向了旁边。在殿门口的方南等人正大声向易之喊着什么,但是这时候他根本听不清,只能看到李靓婷一直用手指他的身后。

易之回头一看发现一团蓝色的火龙正朝着田菲扑去,那火龙正是幽冥火所形成的,阴森冷峻地袭来。易之想也没想赶紧抢不上去,用自己的身躯将田菲护住。

就在易之挡在田菲身前的同时,火龙撞在了易之的脊背上。火龙与易之的背部相撞,激射出了无数的幽冥火的火花。易之没有移动一步,而是站定当承受着火龙的撞击。他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侵入到自己的脊背,那股寒气似乎带着雷电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炸裂轰鸣。易之竭尽全力调动自己的意志来对抗这寒意的袭击,此时的他的脸上又布满了蛛网的纹路,裸露在外的胳膊也是一样,这说明尸咒的力量有一次被激发出来对抗着外界对易之身体的攻击。

但是这股幽冥火龙竟然能够持续不断地从殿内还不没有被熄灭的几盏幽冥火灯盏里补充着能量,所以易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嘴唇也因为寒气而开始发紫。

田菲被易之护着,幽冥火没有一丁点溅到她的身上。她看着易之的脸色狰狞,布满蛛网纹,嘴唇黑紫,就连眉毛上也挂上了一层霜。她伸手到易之的脸上,轻轻地替易之擦了擦眉毛上的霜,然后用双手捧着易之的脸颊给他带去点温暖。

易之意识清晰,但是全身已经僵硬,他感觉到田菲的手上传过来温热,但他也能看到仅一会儿工夫田菲的脸上也结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原来田菲用自己的身体提易之承担了一部分幽冥火龙袭击带来的寒冷。

方南、周冉、李靓婷三人在大殿门外完全不知如何能帮得上忙,这火龙似乎源源不竭,如果真的等到吧所有的幽冥火都燃尽了,那田菲和易之估计早就成了冰坨子。

“菲!你怎么了?”这时候刚从下面取弩箭的田卫回到了大殿,他刚刚听到枪声便赶紧不对赶紧飞奔了回来。当他看到易之和田菲两人面对面站着,而且已经冻得嘴唇紫黑的时候,他不禁喊了声田菲。

田卫把拿在手中的几只弩箭扔在地上,跑到田菲近前,看着易之不断受着火龙的袭击,就想自己感觉把田菲抱走,然后自己再帮易之承受寒意的袭击。“菲儿,别急哥哥先把替你一会。”田卫说着伸手想把田菲的手从易之的脸上拿下来,可突然间火龙就不在攻击了,而且伴随着一点雷鸣声消失于无形。

田菲身子一软往下倒去,田卫赶紧接住她,拍拍她的脸颊,“菲儿,你没事儿吧。”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搓着田菲的脸。

易之虽然刚刚承受了巨大的凶险,但是他有尸咒护体,仅仅过了半分钟自己就基本缓过来了,看着田卫怀中的田菲不知说何是好。他不明白为何火龙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转头一看原来肖华此时的面色一会白一会红,他马上意识到可能是刚刚田卫那一声“菲儿”唤起了肖华的本体意识。

“快,趁机赶快把幽冥火熄灭。”他拾起田卫刚刚丢在地上的弩箭就向一处幽冥火灯盏跑去,田卫把田菲交给方南自己也跟着易之跑过去。

田卫伸手了得,他和易之两人配合很快就把左侧九根立柱上的幽冥火都熄灭了,还需要绕过玉床,到另一侧把之前易之没有熄灭的四盏也熄灭了。可肖华突然用手一挥,田卫和易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地面上掀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立柱之上。

“哥。易之。”田菲这时候恢复了意识,她第一眼就看到田卫和易之被凭空甩出老远。

易之看到肖华此时眼神始终介于空洞和有神之间,他知道肖华自身的意识仍然在和大元义的怨念在斗争,他赶紧对田菲说:“田菲,你快和你妈妈说说话。”

田菲会意,对肖华说道:“妈,我知道你执着于找到这里,执着于找到爸爸甚至爷爷一生都想解开的谜题。但是那些谜题,爸爸的离开都已经是过去了,你还有我还有哥哥。能不能不要让执念成为困扰你的枷锁,能不能好好看看我。妈……”

易之看到,肖华的眼神在田菲述说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平和,眼神里似乎带着一抹怜爱。她似乎比刚才变得平静的多,她的眼神似乎不再那么空洞,神态似乎不再那么凌厉。

“田哥,我们快去。”易之喊了田卫一声,两人向剩下的几盏幽冥火跑去。

……

第五十五回 玉床之上
第五十七回 夺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五十八回 出口 肖华从玉床上跌落,从台阶上滚落下来,头上的冠冕掉落,衣袍也凌乱了。 “妈!”田卫喊了一声,便要过...
    沐杰阅读 223评论 0 0
  • 第五十七回 夺镜 田卫和易之快速来到了剩下的四盏幽冥火前,虽然体能上的巨大消耗让两人都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但是强烈...
    沐杰阅读 143评论 0 0
  • 第五十九回 封土堆 “我操,刚刚谁踹我?”周冉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说道。 这时候田菲和田卫也先后从殿门之外跃了进来。...
    沐杰阅读 133评论 0 0
  • 第五十五回 玉床之上 白亮的光线照在众人的身上,众人站在栈道的尽头透过宫殿大门看着里面的情景。十八跟粗大的立柱支撑...
    沐杰阅读 73评论 0 0
  • 第五十回 斗心 随着一连串机簧的响动,那铜棺的正上方顶棚楼下了两块翻板,形成了一个直通三楼的孔洞。与此同时中间那具...
    沐杰阅读 10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