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习惯(下)

掌控人生得先掌控自我,掌控自我从掌控习惯开始。

接着继续讲习惯的养成。

利用已养成的习惯或日常动作进行绑定触发,这确是养成新习惯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接下来要讲的就必须得动用一点意志力了,当然方法还得讲究,原则还得遵循。

阅读

首先来谈谈阅读

于我而言,阅读与其说是习惯,还不如说是爱好,在此之前我写过自己的阅读经历纸上的从前。可随着年岁渐长,主观上越发觉得时间不够用,至少不够用来阅读。但这其实是假象。真实的情况是社会进入到了娱乐至死的时代,五彩斑斓、数不胜数的线上娱乐项目诱惑着每一个新新人类。越发模糊的生活与工作界限,夹缝中仅剩的一点点时间会报复性地用无脑的娱乐来填充。而每一次的即时满足过后又只会陷入无尽的空虚,空虚中又会摸索挣扎着找寻叫娱乐的救命稻草,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当爱好不再为爱好,当爱好降为一种习惯时,其实就已输了。

但无论怎样,就像我常说的那样,人美更要多读书,看着自己过去几年贫瘠得令人发指的的阅读量,至少还是得当终生习惯来好好培养。

上一篇讲到我已经有了个不错的开始——午间阅读习惯达成,但这还远远不够。我试着从本源思索:

我想从阅读中获得什么?

或许过去我对书籍的爱好真的仅仅出自于一种爱好,又或仅仅出于猎奇心态,所以什么书都看,特别是虚构类的甚为多。直到近几年才开始几乎只读非虚构类书籍,对于小说除非很精彩且意义深远,不然都不会选择,更别提刺激的网络爽文系列。非虚构书籍我粗略分为说理类,社科类,经管类,技能类等几类,从分类上来看,结合我目前的现状,我得出了我的答案:我希望通过阅读使我变得更好,这其中包含了更深刻、更独特的思想,尽可能多的视角,以及实实在在的技能等。

我开始行动:先设置了一个睡前阅读时间。在这期间主要通过放置在床头的Kindle阅读器阅读思想类书籍,偶尔也会读有深度的小说。

接着在晚间安排一段时间阅读纯技能(编程、会计等)类书籍。

我还为自己定了个准则:减少阅读中文资讯的频率,如非读不可,只能读英文资讯。这个准则其实过去我已实践了三四年有余,只是实施对象在看剧上——减少观看中文剧集的频率,如非看不可,只能看英文剧集,且不能有中文字幕。真实的情况是,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应外,如今的我已经完全习惯,且几乎再也没看过中文剧集了。

我对这个准则的适应度很高。更重要的是,当我开始真正从英文世界里获取到鲜活的、实时的信息时,我突然意识到世界彷佛不一样了。这是第一次不再以学习的目的去碰触那些枯燥陌生的英文单词,事实上为 了学习而学习的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现在,那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语言正在真真切切地在为我服务,它们正在为我提供新知,只不过尚且还未那么流畅而已。这是视角与技能的完美组合。

再另一方面,我正在选择经典的英文原版小说来扩大阅读量。

我在书桌前的墙上贴了四个大字:不如阅读。正当我在无所事事百般聊赖时,或正被本能驱使沉醉于即时满足时,我的内心就会有个声音突然冒出来:你看看墙!于是我看到了,我知道了,干什么都不如阅读强,在那瞬间产生极大的愧疚感。这是一种极为简单的提醒方式,一定要设在最显眼处,相当于在内心埋下了一颗种子,它会时刻提醒着我,让自我谴责驱使自己不再继续深入泥潭。

成绩如何呢?不甚理想。这就是典型的想一口吃成个胖子,是习惯养成的一大禁忌。但我还是看到了整体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前进着,至少阅读时间正在慢慢增加,英文资讯也读得有些流畅了,因为手机屏幕时间停用的设置,睡前阅读也得到了些许保证。唯独这晚间阅读计划,诱惑实在过大,这敌人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强大。吾将上下而求索。

运动

接着来讲运动。

我清楚知道自己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长期的不规律作息,疏于运动,让我内心常常感到不安。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体型是偏胖的,尽管很多人都猜不准我的体重,口头上也会说还好啦,但我最为关心的是不标准的体型会带来什么不良的后果。

有几次我阅读到一些关于肥胖引发的疾病,当时我感到后怕。我并不怕死,我怕的是,早早的死于对自己身体的无法掌控,那是会被笑死的。

我早前听说过西方社会顶尖人才都看不起那些整天只知道吃汉堡炸鸡的底层肥胖人士,理由很简单:连体重都控制不了,谈何控制人生。所以顶尖人才大多是瘦子。姑且不论这个说法是否正确,但这让我印象深刻。在去年年中的某一次剧烈运动后,我气喘吁吁如同一头老牛。我开始觉得,这下子真的不运动不行了。至此,我对于“健康”这个词汇有了更为深切的认识,我赋予了最重大的意义。

生命在于运动。

我开始行动:首先将通勤方式从开车换为骑自行车,每天上下班骑行6公里,这让我多少有些心安,但还远远不够。我忆起两三年前那些跑步时光,那个时候,我的心态很好,身体也好。再往前回忆,那些我体型标准,可以连续云雨、随意加速的青春年月,渐渐在给我力量。

以前的我相当看不起天天称体重的行为,搞得跟超市里给食物打称一样,重要的是那点体重变化并不能说明什么。但现在我也频繁称体重了,不为别的,只为每次看到上面提示的“体型极为不标准”所带来的对内心的震撼与刺激。

我重启了跑步计划。然后疫情来了。

我重启了Keep计划。我设计了一个触发动作:只要把训练垫铺上,就一定要完成当天的健身计划。于是我应该更关注如何让自己去铺训练垫。没错,就是称体重,这套负反馈系统对我特别有效。

迈开腿,管住嘴。拜疫情所赐,我第一次可以主宰自己的饮食,我也终于发现,我对油腻重口的快餐食品是多么地不待见。同事惊讶于我每天只吃青菜,那是因为相比之下,青菜才真的是我的真爱。

我每天活动我的四肢,折磨我的腹背,锻炼我的心肺,享受多巴胺带给我的快感,这要比闷头看视频带来的强太多了。

目前为止,锻炼计划执行近乎完美,体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下降。最大的变数在于疫情过后,是否还可继续,我如临大敌。

综上所述,这类习惯的养成要求先理清动机,再赋予重大意义,再消耗一点意志力,即可建立起一套体系。在一开始这套体系的根基不会很牢固,随时都可能在下一只黑天鹅来临时轰然崩塌。但我相信,只要保持一颗平常心,不立任何flag,当作呼吸一般自然,最终就都会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

最后再补充一个习惯养成的原则:永远不要设定起始点。一旦确立了目标,脑海中如果产生了“下周一开始执行”“明天正式开始”“等我买了某某设备就开始”这类念头,相信我,不要心软,立马掐灭,把这该死的仪式感扼杀在摇篮中。你要做的就是立刻去做,要么就是忘掉这件事,在下次想起时再立刻去做。

这便是我为了掌控自我所做的,谈不上努力,充其量算是一种救赎。在自律之人看来,这简直就像在看一个笑话。

但我有在很认真地让自己变好,这就是我的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