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到尘埃里——一只鸵鸟

阿C喝多了,哭着说:“如果我能帅点多好。”182高个儿的大男人哭得那么死去活来的,我真怕周围的人以为这是一场情人节前夕分手的好戏。

作为学院男神,阿C的脸长得不算抽象,作为头像是不会招来一阵毒打的,或许还能收到几个红包。那个女孩皮肤不白,但长得挺漂亮,加上长发飘飘,也是位清新的美人。女孩总是兼职到晚上8点,怕不安全,主动请阿C每天去接她回家。每晚半小时的肩并肩散步成了阿C每天最期待的事情,似乎早上要起床都是为了这件事。

阿C已经找到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毕业后就会回广州,再也不用跟父母半年一聚。女孩也打算留在这个她土生土长的地方,但还没能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阿C安慰女孩:“你这么棒,是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你一定能找到一份很好很好的工作的。”可不管怎么安慰,就没说出那句女孩最想听的“我养你”。

从一个月前我就一直怂恿阿C去表白,说这么拖着很伤女孩的心。阿C却像只骆驼一样,见到那女孩就如临大敌,把头狠狠地埋进尘埃里。我问为什么。他说觉得自己很差劲,给不了她什么。我不耐烦地问了,那她有多好。

“不,她没有多好。但我还不够好。”

我无法反驳他,他也在尘埃里睡着了。我开始翻通讯录看看谁能来帮忙搬他回家,看到了一个有光的名字。很刺眼,让我把头低到了尘埃里。看到那个人的笑出现在黑夜里,我也就忘了自己是个多骄傲毒舌的人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五岁之前谁也不理解 很容易因为不顺心的事各种折腾自己不停矫情颓废 然后败事有余那种 后来成年后 学会了心平气和 ...
    我阿姓宋阅读 103评论 0 1
  • CSS 选择符: id选择器(# myid) 类选择器(.myclassname) 标签选择器(div, h1, ...
    夏日清风_期待阅读 54评论 0 0
  • 跑。 心跳。 似燃烧。 轻若飞鸟。 脚下风呼啸。 体重再难狂飙。 意志如山不动摇。 苦中有甜分分秒秒。 挑战极限与...
    何处拾珠阅读 5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