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得了这个“痈”,我在家里的地位也与日俱增。不仅早饭不用给他们忙碌,就连午饭也不需要自己动手了。中午是拉面,燕子做的。得肯定一点,燕子做的拉面要比我做的要好好几个档次,她拉出面条不仅又长又细,而且口感也很劲道。Horry!经过多年的奋斗,饭来张口的愿望终于变成实现。她吃了饭要上班,而我则要面对刚刚发过来不久的学生作业。有的同学做得很工整,而有的嘛!别看作业的量不多,在手机上判阅起来真的很费劲,尤其是教师的反馈麻烦得很。加上伤口隐隐作痛,无论站着还是坐着,都不是很舒服。

下午三点多,继续去换药。推门进去,杨医生正站在床边为一个病人扎针。看我进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扬了扬下巴,我便心领会神地进了护理室。几分钟过后,杨医生也进来了。他小心的揭开药膏,用棉签仔细地清理着伤口上面的污渍。我俯身望去,红肿的区域明显缩小,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膏药是昨天贴的,昨天贴上去的时候,腰部还是鼓鼓囊囊的,就像一个塞满钱的钱包,到今天早上,“钱包"就瘪了下去。伤口依旧很疼,不过比起前两天那种”面“疼痛,至少没有”殃及池鱼“。我对杨医生 说:”这病害得可真不是地方!弄得我不管是弯腰,还是走路都特别的别扭。“杨医生笑了:”只要病还在人身上,在那里都不是地方!“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笑了。是呀,伤口长在哪里算是合适的呢?杨医生指着伤口告诉我:”里面肉已经起来了。“我仔细一瞧,可不是,昨天看起来还是一个大概直径两厘米大坑,今天,这个”坑“已经被填了起来,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那么恐怖了。清理完伤口,我正等着给我进行”光疗“,可等了好半天杨医生都没动静,我扭头望去,只见他站在床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我疑惑地问:"有什么问题吗?”他摇摇头说:“没什么!”接着便拿出一粒白蛋白。我看清了,这其实就是一粒胶囊。杨医生将胶囊拔开,将白色的粉末轻轻地洒在伤口上。然后用纱布包好伤口。我想:他刚才一定在思考用不用在上一剂膏药吧!

”今天不用激光治疗了吗?“

”不用了,明天看看伤口愈合情况再说。“听了医生的话,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毕竟希望就在眼前。”不要让伤口碰到水!“杨医生叮嘱我。是的,”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没有最后恢复之前,我还是得多加小心。

今天换药的过程很快,我看了看表,不过半个小时。我一瘸一拐的回到家,一想到还得给儿子做晚饭,又一瘸一拐的回到菜市场。饭还是要做的,不过鉴于本人现在的实际,只好化繁为简了。买几个几个水煎包怎么样?要么,再来份臭豆腐吧!

”不要放辣椒!不要放香菜!“我对卖臭豆腐的说。

”好嘞!“于是他一阵忙活,几分钟后,他将煮臭豆腐盛在纸碗里,又一次问我:”要不要香菜,要不要辣椒?“我刚才不是告你说了吗?怎么这么一小会儿就给忘了呢?算了,算了,原计划自己也尝上一半块,现在都给儿子吃吧!想到这里,我对那人说:”少加点吧!"于是,那人将红通通的辣椒撒在上面,又撒上丁点香菜。有红有绿,再加上香喷喷的味道的确叫人垂涎欲滴。嘴谗归嘴馋,但该忌口时就得忌口,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晚上做了一锅鸡蛋汤。鸡蛋汤就水煎包,这伙食应该不算太差吧。​儿子回来了,一进门还没将手里的那桶雪碧放下就大呼小叫起来:“我妈呢?”

“你妈上班了呗!”

“他今天是​大班?”

“是的!”

“饭在锅里,你自己盛上吃吧​!对了,我买了一份臭豆腐,你吃了吧不!”儿子喜​不自禁的坐在那里吃上了,显然对于我为他准备的晚饭,他还是挺满意的。

“明天还得去换药吗?”儿子问我。

“当然得去。”能够得到儿子的关心​​​我心里也是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