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

近来,朕迷恋上喝酒做菜无事high,读书熬夜尽情zuo的生活。但凡遇到美妙的人或物,立刻心生欢喜。重拾敏锐。记得高中时写的日记里写到,我不要孩子,不想由于个人变得“正常化”的私欲而把无辜的生命带到这个污浊的世界,更不要结婚,因为会妨碍自己享受爱与自由,拥有自己最基本的选择性,回家可以不说话,不用顾忌别人,我也不想负责任,尤其是如果他还有一大家子亲戚。说句冷血的话,我根本不想照顾你一辈子,因为我已很忙于照顾我自己都要忙不过来了。冷血自私是人的本性,而庄子非孔孟,但其实他什么时候做过非毁礼法的事了?任性率真想要的不过是脚下方寸的绝对自由与自主。相反那些动不动道德绑架,那些以爱之名的牺牲狂扮演者和被纠正欲打了鸡血的正义卫道士,遇到大是大非时,他们所“爱”的人,不过是随时可用来交换的筹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