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的外婆

今天天很蓝,风很轻抚,阳光明媚,如此蓝的的天空,我试着想把这蓝用文字表述出来,可是我写作能力不行,我无法写出这种蓝,无法表述眼中这种透过光折射到我眼中的蓝,那是画家也不能调出的颜色,是和漫画里的天空不一样的蓝色,是小朋友眼中的真正蓝色,是中国的天之蓝,梦之蓝。特别是这种微风轻抚脸上,阳光撒在树叶上闪闪发光的景象,让我越发的不知道如何形容。


冬季就要来了,晴空万里的天气让人觉得还在盛夏,少了蝉鸣,少了燥热的“盛夏”。路上还可以看到有人撑伞抵挡紫外线,还可以看到摩登的少女,穿着超短裙超短裤,露出引以为傲的大长腿,连日来的寒冷让她们不耐烦了,抓住机会就要表现出自己的美丽,因为寒冬很长啊,如果好不容易来的晴朗错过了,又要等三四个月。谁也不愿意在寒冷的冬天穿超短裙超短裤来展示自己的美丽,冬季如果感冒那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每个人都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针织帽,围巾,羽绒服,保暖内衣,缺一不可!


冬季之前,会出现这样的晴空,应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我这个外地人也非常适应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天之蓝,这样的风之轻,这样的明媚生活,就像儿时坐在门槛上,等着吃午饭的景象,外婆炒的菜,是最最香并且美味的,那香味仿佛飘进了十几年后现在的我的鼻子里。外婆现在做的菜已经没有以前好吃了,不知道是年级大了还是记性差了,总是会忘记放盐,很多菜做起来也很吃力了,总是特别难吃。不知道是我的味蕾变挑剔了,还是外婆真的老了,是啊!我已经是大人了,现在每次回去,我总会给外婆露一手,虽然做的不是特别好吃,但外婆总是很欣慰,会和邻居,和认识的人攀谈几句我做的饭菜。


我外婆守了二三十年的寡,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在外地,从小就是她带我和我一个表哥,吵过很多次架,但外婆从来没有打过我们。即使我们调皮捣蛋,即使我们会偷偷的从她钱包里拿走一点钱,她心里都知道,但她也不过问,而我和我表哥每次还在暗自欢喜。拿了钱我们就可以潇洒一次,买几包辣条,喝有颜色的水。现在想起来,在那会本没有钱的日子里,外婆还能操持着整个家的开支,不亏待这两个“小偷”孩子,已经是非常勤俭持家的人了。


说来也奇怪,我和我表哥每次去“拿钱”,都是万不得已才会去,而且每次即使可以多拿,我们也只会拿需要的。外婆也没教过我们这是不对的,可是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小偷行为,说重一点,这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我记得我们一共拿了两次,就再也没拿过,因为什么不拿了,也不知道原因,就觉得拿了不好,也可能是后来生活好了吧。


骇!想这么多干嘛,好好珍惜能和外婆相处的时间,多回去看看吧!我也要离开外地了,家乡的天会更蓝,风会更轻,空气会更甜,景色会更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by Nervos CKB Team 在 2017 年底,我们感到心里的一些想法,包括分层的网络以及一个作为共同知...
    NervosNetwork阅读 934评论 0 1
  • 后来才知道,真正放下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不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也不是心里缺了很大一块,而是我继续地进行着我的生活...
    有雪片片阅读 654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