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happy hour喝多了好方便!-corona virus和纽约还有瑜伽的故事序列2

2020-03-20

周五开始使用slack,源于kettlespace创建的一个社区,说是slack,其实是适合一个公司或者社群一起讨论事情,我马上加入几个topic和group,开始介绍自己在founder group,参加一个virtual早餐会,进入zoom之后发现一个黑皮肤的喋喋不休谈房地产租赁,竟然55个人加入,不是歧视,就是认为废话太多没有重点,我默默退出;之后发现founder里面很多人做的事情很有意思,一个给哈佛营养健康专家教授david做书的网站,lifespan,做得不错,很多都是和线上工具有关,我很没啥兴趣时间研究;就是几个女创业者都蛮个性,介绍都很casual,个人爱好脾性等等。周五晚上是viritual happy hour,大家介绍自己喝啥,这个比较好糊弄,我可以避免不喝酒社交被人排挤看不上的尴尬。

新鲜事物都是让人兴奋,开始琢磨otter和animoto,都非常美国化,和中国社交媒体很不一样。

上一周连续4天中午1-2.15pm线上瑜伽,好处蛮多的,首先不用浪费时间去yoga studio,其次安全啊,一想起瑜伽馆汗流浃背的那些人到处乱甩就觉着病菌到处都是,以后落下病了,不敢再去热瑜伽和出汗的人一起;比较容易专心,经常不自觉的和别人比较,现在没可能,老师可以看到你,你没法一直看电脑看到别人;虽然也知道ashtanga一起练习能量高,但没有完美的事情,而且只要时差ok,全世界老师随便选,当然基于他们开始线上课,最好如此否则都没学生了。我上的就是荷兰好友sunny和ankan课,都是之前一起西西里岛瑜伽朋友,感觉很亲切,找到一个归属感的圈子。时间也合适,是下午我比较down的时候,他们晚上,美国的线上课时间都不合适,而且ashtanga自我练习线上课也很难实现,我等eddie课再说。

很多人谈到目前美国对待华人态度,很多地方非常排斥和敌视,纽约好很多,一直强调在纽约对于不同文化种族歧视甚至不同态度不被允许,我还真的就是在印度收到恶劣对待,斯里兰卡好一些,但回到纽约从公寓服务和邻居到外面接触的任何人,都没有感受到,他们也不把我当作外国人,这就是纽约大熔炉开放态度。

都说餐馆是纽约的灵魂一部分,今天uptown骑车到brooklyn,经过的餐馆大多数关闭,部分外卖也是空空荡荡,纽约呈现不一样的面貌,反倒看得清楚一些。更多人的人都是在家做饭,都是好的变化,对于我这种人基本没啥影响,买的都是天然直接吃的水果,坚果,燕麦。苦了要付租金和工资的个人老板,纽约政府正在出台救助计划,也许可以部分帮到忙,很多会被淘汰和洗牌,还是大公司撑得住,都关门了。

不戴口罩是大多数人,今天路上看到有些人开始带啦,我妈经常留言让我务必戴口罩,问题是买不到医用的,再者确实没有习惯带,路上骑骑车走走路空气并不危险,人多的地方也不去;很多人进了亚洲餐馆和超市,马上带上,因为所有中国人都带,出了门去了Walmart就摘下来,没人带。如果你周围都是戴口罩,一时间感觉安全和危险并存:一定有生病才带的,即然别人都带对我是安全的。

纽约专家提到corona危险性不可以群体运动,说你想象zumba,yoga流汗甩到别人身上,是传播病菌的,我马上感同身受,认为专家太了解我们动态啦,知道如何打动群体。纽约市长说到周日开始shelter in the city,提到都在家呆着,除了买必需品,药品和自己运动可以外出,由此可见运动重要性。我一听心里踏实了,还可以早晚去公园,周末骑车跨越borough!

很多人corona期间,离婚率抑郁症开始上升,据说中国现在部分地区排队离婚,都不奇怪,抑郁症和对健康重要性意识都在上升,反倒提供很多新的商业机会,老年人最后一波互联网用户通过corona事件都开始线上购物买菜了,互联网彻底深入每一个人,真的,到了每一个人生活里。益生菌认识加强,朋友自己教课创业课程学院,竟然发展出很多kol,各种新模式卖产品,我一听先自我内省我咋没这本事呢,也到处讲课,没想到可以发展下线!之后就释然了,各有所需,为他们的契合高兴。

纽约市长被批评说是不可以群聚,结果他还去健身房,我一看是个挺普通健身房,做个市长就是要以身作则,不容易啊。政客聪明在于,把最坏结果先说出来,我们都吓坏了,要60%被感染,早晚的事,马上老实了,再喜欢社交出去疯的都老实啦,也没啥可疯的地方了,结果几个月之后,发现感染率远比这个低,都认为政客业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