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3

    清早起的晚,听见她在床上翻着手机惊喜说下雪了,便急急的拉开窗帘。楼下的车顶还有花园里的小树上、地面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花,显得格外的清新,同时也有点落寞。

    透过窗户,路上的行人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帽子把头遮的看不见脸想快走但又怕滑倒似的拼命移动着脚。街边的那个小吃摊依旧早早的张罗了,这是两个从乡下来的老夫妇开的,男的微微有点驼,脸瘦长有点黑红,满是皱纹,眉毛长得很开。女的矮矮胖胖,大盘脸上一直小心的挤着笑容。铁盘里的煎饼滋滋的冒着热气,摊前围着几个赶着上班的年轻人,拿上煎饼的匆匆离去,仍有几个呵着手不停的跺着脚在等。两个路过背着书包的小男生嬉笑挑逗着摊边的那条老黄狗,狗跟这对夫妇几年了,听说是他们捡来的,是别人不要的在垃圾堆边捡的,很听话多时静静的在摊边爬着,周边的人都习惯了。

    城市的一天又开始了,总是莫名的啥也不想干,为了肚子、家人推开门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美是一个白领,有一份普通的文员工作,领取一份普通的工资,过着很普通的生活,一切都那么的按部就班,平静如流水,她也...
    hzchan阅读 63评论 0 0
  • 熊的一笙 无花果,难琢磨,一粒一蹉跎,时光荏苒,只想说,我爱你,承诺过,不论是神是魔,住...
    不吃鱼的优雅猫阅读 43评论 0 0
  • 写长篇的时候不止一次地想过,接下来应该写点什么,很多时候是依靠灵感往下走,目的性不强;现在似乎找到了其中一个小标准...
    乞力马扎罗的咸鱼阅读 7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