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自盡與殉情.23:59於鐘樓頂.把頭架在指針之間

#瞎写.沒有意義。

「沒錯,就是現在,在這大鐘錶的空隙裡,隨我伸出您美麗的頭顱望下頭瞧瞧。」

「瞧那地面上燈火輝煌,我們卻湮沒在這一望無際漆黑的墨色裡。再抬頭看看——上頭有星光。可咱們還是像兩塊兒純黑的焦炭似的。就連烏鴉飛過也見不著咱們的!」

「別傷心,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間,與其把雙眼瞪大而誤以為瞎了眼,不如好好閉上,權當是在入睡之際安然而為之尋常之事。」

「濃稠的夜色更勝濕地生霉的污泥,堵塞人之七竅不予人呼吸的氣力。深陷、深陷,雙腳不會觸地,而頭頂愈覺沉甸甸的更顯無能為力。」

「沈淪的緣由無非自拔不能,或是手腳無力抑或是腎上腺素分泌過度麻痺了理智的腦神經。非理性的情感於絕境中能予人怪異的歡愉,就像激烈的性愛中能體會扭曲的快感。黑貓的獨眼鮮血淋漓,有誰不曾千百次地發現自己做一件惡事或是蠢事的唯一動機僅僅是因為知道自己不該為之?」

「在泥沼中掙扎只會愈陷愈深,這麼說吧,並非意識樂意如此,單因那不可抗的外力,是外界的大氣壓把人壓進那骯髒的真空的沼底裡——懷著惡意剝奪了他呼吸的權利。這一切都不是咱們的錯。然而切忌抱著回到空氣中那樣不切實際的幻想和莫須有的希望,您見過有誰從深不見底的沼澤中脫身的嗎?」

「咱們是被拋棄在時間的夾縫裡啦。瞧這兩顆可憐的腦袋,像掛在塔上的皮球一樣搖搖欲墜。自脖頸傳來的涼意比晚風還讓人愜意呢。」

「好啦,止住那洶湧的淚水吧,您那紅腫的美麗雙眼在這黑暗裡可沒人看得見。我現在正向您伸出手。下沈、下沈,沈淪是永無止境的——可還是讓咱們慢些跌落吧。」

「所以,不要再掙扎了,都是無用的。您看,我已經淪落到了這般境地。」

「若要您不介意,我願和您一塊兒孤單下去,在那無垠的原野上,在這無盡的暗夜裡。」

「我會永遠陪著您,直至鐘樓十二時的鐘聲敲響,被那比手臂更粗、比身子更長的秒針切下你我的頭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