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流深韶华有几

这个工恐怕又要不长了。不同于夫妻店的这个兄妹档。男的白癜风女的暴眼睛。丑那是(=_=)不得不丑的。年华有几,人生无常。道路是看不到尽头地,在这么一个末世求生录的倾世下上班。好日子都成为过往。心悦是开不了门了,那黄裙子丫头用一已之力毁掉了万达的整个夏天。

那个山东宁家村的犟种宁艳丽,一句话的事就被赶走了,不单是赶走,还昧工资逼承认不能称职。这边不明白以为自己换掉了白癜风共用的鼠标,那边写申诉说自己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从来不占女人的便宜。呵呵了荒唐不能更多,跑趟劳动局仲裁个九天工资千来块钱的标的。欺负人不眨眼的遇上了死磕到底的。731开厅敬请期待。

那个妹子暴突一只眼说是甲亢了有点吓人。粗黑土壮其实还是前突后翘有点曲线的。没权利说谁走错了路,生活方式都是自己选的。抽着烟或者电子烟,吃着辣鸡食品,睡着办公室做项目都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好吧。为了所谓的成功吧挣钱吧搏命我是做不来,所以我是该被鄙视唾弃的。随这世界的大便吧。

再写几个发泄的文字老娘就去买菜,可以暴露一下真面目真是开心锁的时刻了,呵呵,咳咳,老娘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了,在介个地方。还想招应届毕业生吧,拿到政府补助吧,制造很多麻烦然后就可以找麻烦扣钱了是不是吧?自己水平低唉承认就完了。对,都是别人的错,都是别人水平低。

如此疫情前路未卜的情况下,开新店贷款投入的除了黄老板就还有这暴眼妹了。跑房山搞农家院装修雇厨子,最终的理想不就是天天开席顿顿吃肉。这个也容易啊,龙脉诺鑫那老板娘前建国饭店领班的某静不就早已经实现了?人家不止雇厨子,还有开宝马的司机呢,还搞出两间屋搞个书画苑呢,还能请来长长胡子的文化人题诗作画然后装裱起来或者卖钱呢,可惜这另一个某静,见的世面和想法还不如东北女人大高个呢。

疫情反复又来,又要故技重演给厨子和另外两个员工发五百块每月钱度过。可惜人家可都不干明说了,给五百不行留不住就必须跑路了。

所以呢,二月三月的每人发五百块钱,会计技术全部跑路,录入打字还有三只苦人。愿望是所有人都恨活派,不吃饭不喝水带不上厕所的先进员工会得到表彰。

算了,懒得再说,拉低老娘型格。底层众生相。不也不得不身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