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菜市中的流年

每一条柳枝都挣扎着抽出新叶,努力地走向春天;远远望去,那个公园里的崖边满满的开着黄色的小花,“迎春花......”我在心底默默地念叨着。


其时我正走在河堤边的小路上,耳边有湖心亭方向传来的阵阵歌声,脑子则盘算着早上微博时看到的“大约8点20分左右发”的新闻。H君远远地就向我打招呼。握手,寒喧。犹记得去年此时,他尚陪着夫人一起买菜,然后回家,如今却孑然一人。“还好吧”,“还行,你忙不忙”,“还好”,“哦,你先去转吧”,分手,再见。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却想起Y君。Y君的夫人与H君的夫人一样,依靠血液透析维持一份生的希望,却如相约好的一般,一前一后离他们而去。昨晚在体育馆时见到Y君,同样的握手寒喧,离开时,女儿问我,“爸爸,他是你的朋友吗?”,我说,“他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爸爸因为工作认识的朋友”。他们曾经尽力地维持着另一半的生命,也曾因为自己的想法与我争吵,现在,他们都归于平静,继续走在既往的平淡生活中。

陆陆续续地还有一些相识的人在往公园走去。他们是一群喜欢歌唱的人,每天早上会聚集在公园的湖心亭放歌。但他们可能并未发现,原来的领军人物,曾经每天站在高台上指挥他们歌唱的L君已经不在他们中间好长时间了。L君生性喜欢唱歌,却于1年前被白血病困扰,一个乐观的人儿被病魔击中,从此不能继续自己的梦想。

大概是时间还早的缘故吧,沿河堤排开的菜市场里人还不是很多。豆腐君正与旁边的老奶奶理论,因为附近农村挑了自家萝卜野菜来卖的老奶奶占了他的位置;那些有固定摊位的小贩们则整理着他们的蔬菜,等待生意的到来,也等待着收取管理费的人到来。我随意挑了几样菜品,付钱,提货,心里晃过一个念头,这些菜会是绿色的、无污染的吗?可我有选择吗?


豆腐脑的屋子里挤满了人,可那对夫妻还是跳进了我的眼睛。老奶奶就那样站着,一口一口地喂给老爷爷吃;老爷爷看上去像个孩子一样,懵懂却又乐于享受着这份爱意。另一个老婆婆正与老板娘讨论着,“这样干下去很辛苦的”,“是啊,现在就辛苦点吧,等孩子毕业了,我也就该退休了,就可以领取养老金了,那时就不干了”。出门时,我看了看那对夫妻,老爷爷正在为是否要吃油条与老奶奶对抗。我想起了某人说过的一句话,“中国人也许最不能接受的成功就是平淡的生活和家庭的和睦。”


回家,也许女儿和她的妈妈已经醒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