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青春【 单 】|不要丧,起来嗨啊

直到毕业那天,我都觉得这么丧的大学生活还不如被狗吃了。

那是整个七月闷热得最让人恶心的日子,大太阳下面时不时下来一阵暴雨,第一次让我明白了晴雨伞的真正意义。最烦人的不是耳朵边上飞来飞去的不知名小虫子,而是排在前面长长的队伍。

这是毕业的最后一个环节,还宿舍钥匙,在学生证上盖下最后一个章。

和无数次在食堂排队打饭一样,和E君抱怨队伍怎么一点都挪不动,你到前面看看去呗。一个下午排了四个队,终于,我毕业了。

……

扯犊子呢我这就毕业啦?!

我精彩纷呈的社团活动呢?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呢?感人泪下的考前一夜呢?都什么时候喂了哪条狗了!

为什么我一脑子的内存空间里除了游戏追番就只剩下晨跑了啊!

后来我吸溜着面条,一拍脑袋觉出味儿来了,这社团活动、爱情故事和考前一夜,全是被我自个儿喂了狗的呀。

这里,导播麻烦VCR插一下回放——

入学军训一个星期的时候,隔壁班一位酷帅的飞机头哥们儿看出了我秘而不宣的绝世姿容,可劲儿给送了三天零食,把我感动得,根本无法欺骗他,只能坦白哥们儿比起你我对你们班那小茉莉还更有兴趣……

这么着就是一桩了。

第二桩是军训结束了以后,大的小的社团都往大道旁边一站举个牌牌开始招新。我和E君一琢磨,几个月前老师怎么说得来着,上了大学你们就自由了,就能享受青春了!是啊,我仿佛看到了自由的小天使在召唤我们!赶紧就唰唰唰填了几张申请表,像模像样地参加了几回面试,成功加入合唱团。

“恭喜你通过面试,加入了合唱团,我们有丰富的活动等待学妹的参加哦。”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我邪魅勾唇一笑——

半年以后,我给这个号码回了条短信:“社长好,因为私人的事不能继续社团活动了,很遗憾QAQ”

合上翻盖我顺手就是个QWER一波带走,屏幕上大大“胜利”俩字儿怎么看怎么可爱。

至于这最后一桩么,我倒也不是没发奋复习过,只是毕竟读的是个文科,平常作业就是几个PPT和小文章,临到考试了提前一个星期背一背也就过了,实在无甚可大书特书的血泪故事。

由此我总结了一下,我大概就属于能源节约型的当代大学生。

很显然,这样的一个人,在体育运动中一般也是一败涂地的,这就像没人喜欢数学一样,是宇宙间一条颠不破的真理。

我的高中有一个倍儿耐人寻味的制度——体育成绩末尾淘汰制。具体是这么操作的,每年把一个年级所有学生的体育分数排个表,就算大家都是60分以上,排在最后的那1%还是当做不及格处理。

三年来,我一直留心观察是体育组的哪位老师提出了这么个挨千刀的建议。

万幸,我还是努力把成绩保持在了警戒线内,虽然这几乎花光了我除了做题以外能够动用的仅剩的那么一点力气。

正当我以为这种反人类的制度终于要从我的生命中离开的时候,猝不及防,美丽而自由的大学校园又给了我当头一棒。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知道体育组哪位热血老师向校长提了意见,大一下半学期,晨跑从800米6分钟的打卡标准,一跃变成了1000米5分钟。

为了不清考,我这个废人硬是6点起床,顶着低血糖和E君的白眼匍匐过1000米再狂吃两个鸡蛋灌饼补满血槽。

这么跑了一个星期,我终于在吃饭的时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向E君咆哮:我只想平平静静地丧,有错吗?!

而她,就像个听不懂人话的神经病一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背后的浮夸欧式大玻璃窗,兴奋地跟我说:“芥末,你现在是金色的哎。”

我只能条件反射地转身望了望,是几缕五月的晨光,从云后投洒在我的背上。

金色的光,又亮又温柔。

之后的三年半里,我和E君跑完了260次晨跑,每个星期绕操场夜跑三次。在白炽灯和篮球落地声里越过一个个拿着单词本或结伴散步的同学,穿过弥漫西瓜香味的初夏,来到靠抖取暖的南方的冬。

E君善奔跑爬跳,后来还带我体验了自带干粮爬山到绝望、攀岩差点把自己吓得半死和作死报名女生跑步赛等等精彩活动,时常让我错觉自己是条疯过了头的野狗。

但这些似乎对我没有任何正能量加成,反正每次关上电脑,我都再一次清晰地认识到,我的大学,只有丧。

直到另一个夏天,办公室的小姐姐带着一种奇异的我可以说是羡慕的神情,看着我运动裤下的小短腿,说:你一定常运动吧,怪不得腿这么细笑起来也特别活泼。

有三秒钟,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秒钟,我用来思考是要回答“哎呀这么夸我多不好意思啊”,还是“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阳光美少女biubiu”。

剩下的两秒,我回到了那个闷热的夏天。

我刚二十岁,不像隔壁寝室的妹子做到一个社团的部长,也不曾担任一个叫的出口的职位包括小组长,身边同行的永远只有E君这半个汉子。连毕业那天,也只和宿舍的人拍了合照。

我觉得自己太丧了。

可又是谁规定青春就是在社团挥洒热情,在月下和恋人互诉衷肠,在所谓的人脉圈里如鱼得水?

我的大学是半夜合上的电脑,也是早晨七点二食堂外的太阳。

我的青春,我从不避讳她让我丧,却总是忽略了,她也柔软地拥抱过我,让我发光

它让我变成,一个独一无二的我,偶尔回想起,那段独一无二的时光。

 


我突然,很想和E君打个电话,告诉她:喂,明天早上去跑步吧?两个鸡蛋灌饼,刷我的校园卡。

征文链接请美少女们点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