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惑

谁说“四十不惑”?

谁说好事多多?

谁说心想事成?


我以为机会来了,

很想牢牢抓住。

最求完美的我

爱学习的我,

怎经得住各种诱惑?

培训那么多,

光环那么闪?

我是否耐得住寂寞?

我是否还愿待在角落?


“做自己”是那么的简单,

却又是那么的难。

孤独几十年,

远离人群是我的信念,

努力看书学习是我的信条,


倘若被逼进行各种培训,

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打水漂,

我是否又会半途而废?

我容易受到影响啊,

还没定型呵。


所以四十的我,

才“大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