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八爷,能不能打出意境?

“你到底是要打还是要意境?” 

 “能不能打出意境?”  

“文人说大话!”

当年看《卧虎藏龙》,巨失望。那么风流倜傥的发哥怎么含胸耸肩的,还对感情磨磨唧唧。遇见个凶神恶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却偏要充大侠想收人家为徒引人家上正道,结果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真是越看越生气。

至于女神杨紫琼,李大侠心爱的女人哎,怎会寻常走江湖短打扮?不应该是《小李飞刀》里俞飞鸿那样裙裾飞舞、翩若惊鸿、美出天际才对?

还有玉娇龙,天呐,娇滴滴官家大小姐,会为一把梳子跟土匪打得天昏地暗,形象全无?特别是打到最后,简直就像市井小流氓打架了好不好?

对!最让我耿耿于怀的就是其中的“武打”!那个“武打”,简直要把二十几岁满脑子江湖武侠梦的我气死了。

武打,难道不应该是行云流水衣袂飘飘间就已过了七八九十招吗?或者是乒乒乓乓虎虎风过一圈坏人便躺倒?或者像成龙那样打得笑点百出也成啊?

可《卧虎藏龙》中的武打,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是要给观众上武术课吗?还有,我大镖头俞姐的轻功那么差,追个女贼全靠跑和爬墙,凭啥不让她飞啊?

真的,跟以往的武打电影和武打小说,太不一样了。嫌弃。

但读完《十年一觉电影梦》,再看电影,却是完全不同感触了。又或者,也是自己人到中年,心境不同?

李安在书中谈《卧虎藏龙》这部影片时,用了满满四页纸介绍中国武术。读完那四页纸,脑子里跳出“为中国武术正名”几个字。然后继续往下看,甚是得意。因为随后一段,首句便是:“对武术有些正本清源的想法”。

李安是那种,想要做出“准确”又“不一样”的导演。于是拍武侠片,便跟武术指导八爷袁和平较上劲了。

八爷最后气不过,问他:“你到底是要好看还是要意境?”

李安一点也不含糊:“能不能打出意境?”

哈哈哈,智慧如李大导演,两个都要。

他那时尚不知,武术讲究的是实打,招式要有效击败对手。而电影讲求的是好看,是帅,是刺激,是不是真的能打,并不重要。

李安用他对武学的粗浅了解,新点子新招频出。负责编招的八爷,变成了处处提醒招式有没有电影感的人。导演与武术指导的角色完美错位,对彼此无疑都是折磨。但都是敬业的人,居然就在这样的互相折磨里,把那些“文人说大话”一点一点磨成让人由衷欣赏的镜头。

是哪些镜头呢?或许正是我当年顶瞧不顺眼的镜头。

李慕白一袭最简单长衫出场,全非我们固以为的昂首挺胸目露精光的高手,或洒脱不羁不修边幅的江湖好汉。他只是含胸拔背,目光柔和的中年文士模样。细看,又分明架势十足,气魄摄人。他在电影中就那么一袭长衫,却玉树临风。

所以才会获评:“周润发‘藏’得真好。”细想来,一代大侠,本就该神气内敛,莫测高深。神气活现,霸气侧漏,下巴高昂的,是街上收保护费的吧?

神气内敛、莫测高深、表情少变的李慕白却又是生动而情绪丰满的。这些生动与丰满,全体现在他一双眼睛里。秀莲受伤,他眼神凛冽。蔡九被杀,他眼神惊怒。指点玉娇龙,他眼神悲悯。竹林表白,他眉目深情通透。临终心声,他眼神恍惚悲伤。

还有俞秀莲与玉娇龙的两场打斗。两个女人打架,本来是很吸睛的。毕竟我想像的镜头要么是彩裙翻飞,两只花蝴蝶穿花拂柳的美仑美奂;要么是轻灵美妙,艺术体操般赏心悦目。

然而李安选了实实在在的“打”。那场夜半追剑也就算了,虽然俞秀莲比较吃亏,全程靠跑的,但好歹玉娇龙一袭夜行衣,还飞了个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在镖局里的一场打斗就美感欠奉了。玉娇龙凭一把宝剑,逼得俞秀莲十八般武器几乎用了个遍。最后头发散乱,面目狰狞。女神,你是大侠的女人,怎么能打不赢一个小丫头片子?女神,你会十八般武器,可是怎么居然样样不精?女神,你,你的主业怎么竟然是笨重的双刀?

可这才是真实的镖局老大吧?在与玉娇龙初见面,她说,走江湖,靠的是人熟、讲信、讲义。

她行走江湖,靠的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是威慑人心的大侠风范,她靠的是经验,是江湖规矩,是人情世故。她对客户落落大方,对尊长不卑不亢,对下属关心疏离,对心爱之人情深又自抑。

所以《卧虎藏龙》里,有真实的刀剑相击,有笨拙的拳脚招式,有放纵,有收敛,有人情世故,也有险恶江湖。

所以他真的打出了意境。虽然不够完美,虽然似乎偏离了大众心目中的武侠,但他展示了一个不那么快意恩仇的江湖,一个不一样却又囿于人之欲望的大侠,一个看似刚硬独立实则柔顺重情的女镖头,还有一个正邪难定众说纷纭的任性狠心的少女。

已足够精彩。不是吗?对一个敢于尝试不肯固步自封的人,何必要求完美?

又何况,这世间,哪有什么完美?

19岁的章子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