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善恶的彼岸》读书笔记(五)

《善恶的彼岸》第五章

《道德的自然史》(On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orals)。

“哲学家所谓的‘给予道德以基础’以及为此而作出的努力,若以正确的眼光看,只不过是以学术的形式坚信流行的道德,以新的方式表达流行的道德。” “每一种道德体系都是一种对‘自然’同时也是对‘理性’的暴政。” Nietzsche认为这是一种必要的规训和教养手段。“这一切暴行、专断、严厉、恐怖和不讲道理,已证明是一种惩戒手段,欧州精神借此获得其力量、冷酷的好奇心和难以捉摸的流动性。”人需要规训,“这就是自然的道德命令。” Nietzsche以为这较之康德的绝对命令而言是真实的。

尼采还指出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自欺;而“犹太人完成了颠倒价值评价的奇迹…与犹太民族一起出现的,即是道德上的奴隶起义。”而“目前欧洲的道德乃是畜群道德(Morality in

Europe these days is the morality of herd animals)。” Nietzsche寄托于未来的强壮者对“永恒的道德”的颠覆。

本章尼采大略评价了一下道德的发展历史,指出现下的道德只是一种唯一的选择,来源于人群中“群盲”的本质,他期待新的哲学家可以颠覆这种“永恒的道德”。

1.“道德感受”与“道德科学“

尼采指出,现在欧洲的“道德感受“是“精细老到”的,但是“道德科学”却是“年轻”和“初级”的。这是因为道德哲学家们只是在任意摘选或者得到了一些关于粗疏见解,就把这些当做自己周围、所处阶层、所属教会和所处时代的道德状态。但真相是,他们还没有触及真正的道德问题,因为想要探讨道德问题的前提是比较多种道德,但是现在的道德正居于统治地位——现在的哲学家们根本不允许将道德视为问题,因为他们不允许有人质疑现行道德的正确性。

2.“道德只是情绪的手势语”

每一个人都可以创造出自己的道德。有些道德有利于它的创立者遗忘,有些道德使得创造者忘记自己或与自己相关的事情,有些道德主义者想要在人性上施展权力和造物主的情怀。

3.“道德是一种长久的强制”

尼采认为每一种道德的本质都是“长久的强制”。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韵律的强制、韵脚和格律的霸权”,这些重复使得语言获得力量,是诗人和演说家所依赖的武器。在天空和大地之上,长久向一个方向服从,就会产生并且长期持续产生某些东西,大地上的生活正因为这些东西才值得一过,例如美德、艺术、音乐、舞蹈、理性和精神状态。

4.对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批判

尼采认为苏格拉底一直在自欺欺人,假装站在理性一边,其实他已经发现了自身的困境和无能,但是也无能为力。他最终服从于本能,认为人必须服从本能而“说服理性以在这时给出好依据以帮助本能”。

而柏拉图则与其他一切的神学家和哲学家一样,属于“群盲”的范畴。尼采认为只有笛卡尔是例外,他是理性主义之父因而是革命的祖父,虽然他授予理性以权威,但是理性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因为在这个角度上说,笛卡尔也是肤浅的。

5.“情绪在统治”

我们抵触新的事物,会主动把新生的东西产生为已经较为频繁产生过的图像,会主动把听到的语音合成为更熟悉和亲切的言辞形式——在这个“最简单”的感性过程中,就是我们的情绪(如爱恨、懒惰等)在统治。

6.人与人在“拥有和占有一份财富的意义”方面的差异

尼采举了一个例子,在对待女人方面,三种人在判断是否“占有并拥有”方面有不同的标准。第一种人只要求支配身体和享受性,就会认为自己已经“占有并拥有”;第二种人要求在此之上判断,女人是否愿意为他放弃自己拥有和喜欢的东西;第三种人要求在第二种人的基础上获得最彻底的认可,只有她在他的事情上完全爱他,哪怕是为了他的魔性和隐蔽的贪婪也不会动心的情况下,才会被认为“占有并拥有”。

7.群盲的时代

尼采认为自人类产生以来,就有了人群群盲(宗族、乡社、部落、民众、国家和教会),并且总是有跟为数甚少的命令者相比为数众多的服从者。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有服从的本性,只要是命令者要求的,民众就会接受。人类社会之所以会被限制、倒退、徘徊,都是因为群盲的顺从本能被以牺牲命令的艺术为代价保存了下来。假如失去了这种本能,以后就不会有足够的命令者了,即便是命令者也需要自欺欺人以发号施令。命令者们的道德虚伪使得他们为了免收良心煎熬,一味装出祖先、宪法或者上帝颁布的更古老或高级的执行命令。

8.道德判断的有用性

尼采认为一直以来道德判断中的有用性仅仅是对于群盲的有用性。长久以来人们的目光仅仅关注集体的维持,只在可能会危害集体延续的事物中寻找不道德。某些特定的强健而危险的冲动:比如创业的雄心、疯狂的胆量、复仇欲、奸猾、劫掠成性、统治欲在公共利益上就必须受到尊敬,还会被教育和培育壮大。

现在群盲们判断的道德与否的视角是这样的:在某个意见或者状态中,危机公正和平的东西是多还是少——恐惧因此成为道德之母。高远而独立的精神,独来独往的意志、伟大的理性被感知为危险。一切提升担任超于群盲之上并令旁人恐惧者,从此都会被认为“恶”。而讲情理、谦逊、守秩序和平待人的态度、中等程度的欲望,便会得到道德的称号和荣誉。

9.社会的软化

在社会的历史中,病态的酥软化和温柔化过程有一个关键点,即社会甚至站在损害者、站在罪犯一边,而且还严肃且诚恳地这样做。惩罚被认为是不和情理的。

10.民主运动是政治组织的衰落、期待新哲学家

尼采反对民主运动,认为是政治组织的衰落和人类的衰败、也是人类的中等化和价值贬黜。人类今后唯一的希望就是向新哲学家、向新的强健而原始的精神、向未来的人索求,希望他们的心肠可以忍受新职责的重压,在他们的帮助下,灵魂成长到新的高度,壮大成为一种暴力,重新评估现行价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