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谁的信

这间不大的两居室,位于城中村,南临一家旧公园,其他三面则被几排平房包围着。楼道里的台阶已被磨得格外光滑,但实际上已没几个住户了。虽然是两居室,但中介的梅姐说另一间卧室里放着房东的物品,不外租,所以其实是一间一居室。房租便宜,而且推窗就能看到公园的小湖,我没有犹豫就租了下来。因为后天就正式毕业了,我必须把用品赶紧运走,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挑选房子。

正要进屋时,抬头看到在门边竟然有一个绿色的信箱,现在还有人寄信吗?我好奇地顺手打开了信箱,没想到里面真的卧着一封信。

收件人地址栏写的确实是这里的地址,门牌号都一样。但是却没有写收件人姓名,寄件人一栏中只有简单的地址。

我刚住过来,不可能是写给我的,大概是给之前的租户的吧。我拨通梅姐的电话,告知了信的事,希望她能转告信的主人。但梅姐觉得这是小事,颇有些不耐烦:“这房子有一两个月没人住了,再说现在哪还有人写信,估计就是信用卡账单,你自己看着办。”

拿着信我有些不知所措,信封的样子不像是账单,私拆他人信件可是犯法的,但就这么搁在这里,如果对信的主人很重要的话,也很麻烦啊。而且,现在什么人还会寄信呢?我突然对信的内容起了好奇心。

鬼使神差的,我小心翼翼揭开了信封封口,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感觉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信纸是普通的A4打印纸,用钢笔写的,字数不多,我打开灯读了起来。


小绿:

见信如晤,问好。你一直没有给我回信,我忍不住又给你写了一封。

我的感冒已经好多了,不用为我挂念,季节更替,你也要多加注意,千万不要因为爱美而早早换上裙子啊,小心跟我一样感冒发烧。

今天又加班了,刚刚回到家里,泡着脚给你写信。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写信了,喜欢台灯的光打到信纸上柔柔的光,喜欢钢笔在纸上沙沙的摩擦,高中毕业之后,再没有这种感觉了。对了,昨天买了一支新的钢笔,好看又好用,你看我用新钢笔写的字有没有变好看一点啊。

小绿,我已经有400天没有见到你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为何不肯让我去找你呢,连新的电话号码都不肯告诉我,你之前用的那个号码是个大叔在用,我也不敢再打过去了。

其实,你知道吗,我偷偷找过你,就在上个星期,我忍不住去了你的家,结果那天你没有在,我敲了半天的门,没人应声。我坐在楼梯口等到晚上十点也没有等到你回来,我猜你大概是出差了,所以就离开了。

希望你不会怪我违约,我实在太想见见你了。你说通信能让心灵离得更近,只许我跟你写信,可是,小绿,难道你就不想见见我吗?

晚安,好眠。

                                                                                                                                                           你永远的阿洋


原来是封情书,写信的阿洋真是深情呢,可惜小绿已经搬走了,根本收不到他的信。我叹了口气,为这历经磨难的爱情惋惜,重新将信封回信封里,收拾了一会儿就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手上竟然满是黑灰,难道昨天晚上收拾行李忘记洗手了?我洗了洗手,没再在意。

毕业即失业的我踏上寻职的道路,在这信息爆发的时代找寻一个合适的岗位,犹如大海里捞棉棒,每天等着面试的通知书,又像等待侍寝的妃子。

几天下来一无所获,便收拾了下房间,看到之前放在茶几上的信,封口大概是之前没有黏牢,又打开了。我转念一想,会不会有的公司把录取证书通过信发过来啊?

我赶紧跑出门去,打开邮箱查看。果然有四五封信躺在信箱里,也没仔细看就全部拆开了,结果不是已经收到过的面试通知书就是信用卡账单,我越看越失落,直到手里只剩最后一封,抽出来一看,竟然又是阿洋写给小绿的信。


小绿:

启信悦。

终于收到你的回信,很开心,可是读完我又很伤心。我知道是我不该违约去看你,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可是也希望你能理解我渴望见你的心情。

我知道你虽然已经说不再恨我,但却始终没有真的原谅我。我也知道即使我说再多道歉的话,也难以抚平那段灰暗的记忆,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直在为我们的未来努力,也绝不会再让你承受那样的痛苦,只要,你肯再给我一次机会。

也许你不会相信,我每天都在忏悔,忏悔我犯下的罪过。因为只有这样,夜里我才能入睡。对不起,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我收到信,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迫不及待给你回了信。我只是希望你能懂我的心,懂我想与你一同生活的心情。

小绿,无论多久,我都会一直等着你,给你全部的爱与呵护,用我余生弥补我的错误,可以吗?

我后天要去出差了,可能不能及时给你回信了,185xxxxxxxx,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愿意,请给我打个电话好吗?

祝一切安好。

                                                                                                                                                等你到天荒地老的阿洋


怪不得都说人生就是在苦难中挣扎,看来这阿洋也是为情所困的很啊,而我,却还在跟温饱作斗争。我刚想放下信纸,一个个的疑惑便接踵而至,之前的信一直在我手里,小绿没有看过,阿洋怎么会收到回信呢?而且来看小绿的事也是上一封信里的内容啊,小绿怎么知道的呢?如果他们有其他的渠道联系,那小绿又为什么不告诉阿洋她换了地址呢?另外,阿洋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小绿的事,要这样哀求原谅?

越想越匪夷所思,肯定是某个环节不对了。不过也跟我没有太大关系,我还是安心找工作和准备面试吧。

终于被一家公司录取,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虽然也不是多么高强度的工作,但我却总是觉得浑身疲惫,精神涣散,大概是刚出校园还没能适应的缘故。

终于熬到休班,却又加了半天的班,回家时刚好碰到邮递员来送信,便直接拿回了家。又是阿洋的信,我皱皱眉头,陷入无措。算了,不管了,都拆了两封了,也不差这一封。


小绿:

启信悦。

出差很顺利,谢谢你的挂念。一回来,行李还没来得及收拾,赶忙读你的信,然后给你回信。这些天手机一分钟都没离过我的手,虽然,没能接到你的电话,不过,没关系的。

你信里说已经真的原谅我,我是相信的,可又不能确信。但小绿,我愿意等,真的,我愿意一直等下去,等你真的把一切都放下,等你愿意回到我身边的那一天。

只通过书信来联络,这是你之前就定下的规矩,我既然答应了,也会一直坚持下去。你说你已经把我的电话号码牢牢记在心里,我很开心,期待有一天能在电话中听到你的声音。

今天就写这些吧,有点累了,晚安,好眠。

                                                                                                                                                       想听你声音的阿洋


读完信,我的后背一阵发凉,虽然信里情意缱绻,可我却读的满是疑惑。我看了看放在茶几抽屉里的前两封信,封口处都是打开着的,可我明明记得读过之后把封口都粘上了啊,难道小绿趁我不在家时偷偷回来读过信?

我立刻打给梅姐,想问一下前一个住户是不是叫小绿,是不是没有把钥匙交回来,可是却没有接通。我思忖再三,去数码城买了一部小监控器安在了客厅里。

一整天精神都高度紧张,晚上睡觉时竟然格外的沉。本来还想再睡个回笼觉,想起昨天安上的监控器,便打开了电脑来看。

因为是晚上,视频非常的暗,只能勉强看出各种轮廓。我点了一下快进,进度条快速前进着,物品虽然都不动,但画面却有些轻微的晃动,看着还有些诡异,突然有个人影出现在视频中,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点击暂停,倒回去用正常的速度播放。凑近了仔细一瞧,竟然是我自己,手心立刻渗出冷汗来,我又凑近了继续观察,视频里的我径直从房间走人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打开茶几抽屉,拿出了信,读了起来,读了一会,便把信放了回去,然后走回了房间。

七月暑天,我却感觉浑身冰凉,后背还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小绿没找到,却发现自己添了梦游的毛病。我只好安慰自己,肯定是每天上班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事情,太过疲惫了,又让这信搅得心神不宁,精神太过紧张了。

又过了几天,梅姐打来电话,我本来将信的事都抛掷脑后了,经她一问才又想了起来,便问她关于小绿的事。

“这房子主人不在本市住,去年又都出国了,房子委托了一个叫王铮的人照管,他之前都是自己找租户,这房子不好租,就找到了我们中介所。你是我接手后,住进去的第一个,之前的租户情况,我还真不太清楚,你要有什么疑问,我把王铮电话给你,你自己与他联系吧。”

我保存好王铮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没有打过去,继续埋头工作了。

没过几天,我又收到了阿洋的第四封信。


小绿:

启信悦。

天气越来越热了,出门要小心中暑哦,少吃点冰,不然又老是吵肚子痛了。

晚上也要早点睡,别总是在窗口吹风,我知道你喜欢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可也别总是贪恋美景,就天天夜里爬在窗口看荷花月亮。

你说你有了新室友,相处还很融洽,我很欣慰也有点嫉妒她,以前的你不太爱交朋友的,却总是缠着我,记得吗?其实我特别喜欢你缠着我,虽然我嘴上从来不说,你若哪天不来找我了,我就总是等着,等不来就会特别焦虑。这些从来没有告诉过你,现在又特别想说给你听。

我今天数了数,我们竟然通了30封信了。我跟邮递员都成了好朋友了,我们经常一起去喝酒,我还把我们的故事讲给他听,他也说很想见见你呢,是不是很有趣啊?

今天晚上约了同事去唱歌,我会唱你最爱的那首《人鬼情未了》,你会不会听到呢?

希望能早日见到你。

                                                                                                                                                                      想你的阿洋


读完之后,我立刻拿着信走进卧室,从窗户望出去,就是公园里的小湖,莲叶覆盖了半个湖面,点缀着零星几朵荷花。

我赶紧找出王铮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哪位?”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好,我是你XX家属院2号楼的租户,我叫郝雪。”

“哦,你好,你好,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在外地,有需要你尽管联系中介就可以。”

“没有,没有,是这样,我是想向你打听一下,之前在这里租住的人当中有没有叫小绿的?”

“你……为什么问这个?”他停顿一下,声音立刻低沉下来。

“我收到几封信,是写给她的,我觉得应该转交给她。”

“租户里没有叫小绿的……”他说话开始有些吞吐,“算了,还是告诉你吧,租户里没有叫小绿的,只有房主的女儿叫吕绿。”

“哦,是这样啊,那怎么联系她,把信还给她,她是不是自己也有钥匙?”

“不,不用还了,她,已经去世了。”

“什么?“我陡然一惊,声音也有些发抖,”不可能啊,她还给那个阿洋回过信呢!“

“阿洋?我不认识这个人。小绿的父母和我是朋友,小绿自杀后,他们就出国了。其实他们六年前就从那里搬走了,一直向外租着,后来小绿回来住过一阵,再后来……”

“再后来,小绿就自杀了?不会是就在另一个房间中自杀的吧……”说完,我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倒不是,她……是投的湖……”他不再说话,也让我意识到他说的湖是指哪里了,我不禁打了一个战栗。

“那她是为什么自杀的你知道吗?”我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听说好像是因为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可能就是你说的那个阿洋,一个小姑娘,家庭和睦,多才多艺,最好的年华选择这条路,多半是为情所困啊,哎……”

“那为什么旁边那个房间不外租呢?”

“嗯,里面有许多小绿生前的物件,她父母怕睹物思人,又不愿都毁了,就存在了那里。你要是觉得接受不了,可以退租,房钱按照比例退给你就是了,我也不指望这个挣钱,只是不愿故人的房子一直空着……”

“嗯,那好吧,等我找着房子,就联系您,谢谢了!”

挂断电话,心里还一直有些发毛,可是看着信上说的相处融洽的新室友大概就是指的我,也许不是所有的鬼都是恶鬼,小绿应该不会伤害我的吧。

这一晚,我睡的很轻,也做了几个短暂的梦,但是很快就醒过来,又很快睡过去,半睡半醒间,觉得空气突然变凉了,像是一阵风吹了进来,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我把毛巾被紧紧裹住身子,闭着眼睛假装翻身,面朝门的方向,又偷偷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昏暗,门还是关着的,一个比夜色更黑的影子逆着月光贴在墙上,身形像个女人。我彻底清醒过来,有些发抖,鼓起勇气小声问道:“是小绿吗?”

影子像是受到惊吓,动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好笑,目光落到书桌上那封信。

“你是来看信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影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 我不懂,你能现出人形吗?”

影子犹豫了一下,移动到了窗户边,在月光的照射下,一个半透明的人影闪现出来,湿漉漉的长发,青白的面容,眼神凄婉动人,是一个美鬼。

“对不起,我看了阿洋写给你的信,希望你不要怪我。”

小绿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好心,没有你,我也没办法给阿洋回信的。”

“啊?为什么啊?”

“我是鬼,拿不动笔的,只能,附身在人的身上,写信寄信都是这样的……”

“啊,怪不得呢。那,阿洋知不知道你已经……”我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不知道对一个鬼来说,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知道,他以为我只是躲着他,以为我恨他,其实,从我跳入湖里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恨他了,我还是爱他,所以,才给他写信。”

“为什么,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阿洋在大学的舞会认识的, 我们一见钟情,成为人人艳羡的情侣。本来一切都那么完美,可是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我发现,我怀孕了。我很害怕,不敢跟家人说,也不敢跟阿洋说。我又喜悦又担忧,孩子就长到4个月了,我瞒不过阿洋,他很为难,劝我打掉这个孩子,可是我眼看着这个小生命在我的身体里生长,我不愿意也不能放弃他。我们开始争吵,开始冷战,我嫌他无情,他怨我不识大体。孩子6个月的时候,肚子大到隐瞒不住了,我便从学校请假,瞒着阿洋到这里住下了。我一个人,又什么都不懂,好不容易挨到了生产,生下来的,却是个死婴,他那么小,被我双手捧着,整个身体都是青黑的……那一刻,我对阿洋充满了恨意,我哭了小半个月,终于哭不动了,身体也慢慢恢复,便回了学校。刚走进学校门,就看到阿洋和一个女生的背影,女生还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我心灰意冷,转身又回到了这里。我深爱的男人,无情到要杀死自己的孩子,无情道在我离开不久就移情别恋,这不是我认识的阿洋,这也不是我熟悉的世界,一切都变了样子,所有的美好瞬间都瓦解了,连湖里的莲叶都已经尽数枯萎,丑陋不堪。枯萎的又何止莲叶,还有我,想着想着,我便走了进去,走到那莲叶深处去。冰冷的湖水浸透我身体的那一刻,我突然清醒过来,阿洋未尝不痛苦,他也曾长久地皱着眉头,他也曾一夜一夜地叹气,他也曾将手温柔覆在我的肚子上,可是我却都忘记了,不,我不想死,我要找阿洋问清楚,我不能死。最后那一点对生的欲念让我变成了鬼,我能在月亮下现出透明的人形,但是我触摸不到东西,只能附在人身上,那人是这的第一个租户,我借他的手写了一封信给阿洋,告诉他孩子死了,还问他那个女孩的事,并且嘱咐他不许来找我,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他。他很快给我回了信,他深深地忏悔,信纸上都是泪痕,看的我也一阵心碎,那个女孩确实在追求他,但只是一厢情愿,阿洋其实一直在等我。我假装不原谅他,跟他约法三章,不通电话、不见面,只通过书信来往。但被我附身的人身体都会越来越疲惫,所以都住不长,你也肯定就快要走了……”

”怪不得我总是感觉格外没精神。对了,阿洋来看你时,你知道吗?“

小绿点点头”那段时间,房子没人住,我没能给他回信。那天天黑之后,他又敲了一次门,我从猫眼里看到了他,他瘦了很多,很憔悴,我想开门抱抱他,可是做不到。那一刻我无比后悔那个冲动的决定,我一直通过那个小洞望着他,一直望着,望到他离开。“

”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吗?靠书信联络,永远不见面,永远听不到声音,你缠着他,他等着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没有办法,我说不出口,也不想离开他……哪怕看不到听不到抱不到,只有他一点点的信息,我也觉得满足了……“

”恨的时候咬牙切齿,爱的时候刻骨铭心,你是这样单纯的人,只可惜……“

”只可惜,老天没有给我这样单纯的命运。你是对的,我命该如此,强求无用,只期盼能再见他一面,再抱一抱他,我也无憾了……“

”也许,我可以帮你。“

与阿洋约定见面的那天,我打开了另一间卧室的门。房间里收拾得很整齐,床、钢琴、满满的书柜和书桌把空间几乎都占满了,灰尘落满房间,只有一小摞各种样式的信封和一本邮票夹的灰尘上有几个凌乱的手印。

客厅里传来敲门声,应该是阿洋到了。我打开门,一个瘦削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见到我表情由喜到惊,然后客气地点了点头。

我将阿洋请进屋,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大概还以为我只是小绿的室友。我站起身,将小绿的卧室门打开。

”这是小绿的房间。“我示意他过来。

他狐疑地看着我,走到门口,看看房间,又茫然地看着我,问道:”怎么这么多尘土?“

”因为,根本没有人住在这里。“

”什么意思?“

”小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的孩子没能活下来,又看见你和别的女人手挽手,伤心欲绝,回到这,跳入了后边的湖里……“

他满脸写满了震惊,向后踉跄了几步,愤怒地吼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诅咒小绿,她还在跟我写信,怎么会死?!“

”那些信,都是我写的。“我拿出他寄给小绿的信,递给他。

他看了看,扔在地上,瞪着我说道:“我不相信,你少骗人!小绿呢?我等她回来!”

“好啊,我陪你一起等。”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时针不紧不慢的转着圈,阳光一寸一寸倾斜,阿洋的叹息越来越重,眼底的灰暗越来越深。

终于天黑了。

我走进卧室,月亮还没有升起,但一个黑影却清晰地靠在墙上。

“小绿,阿洋来了,等了你一天了。”

黑影拼命地摇头,双手抱着头。我一回头,看到阿洋站在身后,看着与我俩截然不同的影子,双目圆睁,眼泪汪汪。

“不,不,怎么可能,为什么,为什么啊?小绿你为什么啊?”阿洋哭泣着,向黑影摸去,可是只能摸到冰冷的墙壁,他跪在墙边,手放在黑影的肚子部位,呜呜地哭泣着。

月光一点点移进窗户,在窗台下形成一方银白。黑影慢慢移动到了窗户下,小绿的身体一点点清晰,眼睛向她的身体一样湿漉。

阿洋看着月光下的小绿,不再哭泣,慢慢站起身来,擦了擦脸上的泪,却忍不住口中的哽咽。

“小绿,对不起,我这辈子都恕不了自己的罪,我的懦弱,害了我们的孩子还害了你,小绿,你带我走吧……”

阿洋说着,就走到了窗前,我赶紧拉他回来,厉声说道:“小绿已经后悔做了傻事,你还要再犯错吗?”

”错?我已经错了!错得难以弥补了!我拿什么去继续活下去!“阿洋再次嚎啕出声。

”阿洋。“小绿轻唤出声,阿洋顿时止住了哭声,怔怔望着小绿,听小绿继续说着,“郝雪说的对,我早就后悔了,我见不到你听不到你,就因为那一时的冲动,这次是我想跟你告别了,我本就是不该留在这世上的,阿洋,让我再看看你。”

小绿伸出手轻轻放到阿洋的脸上,可是我知道她根本感受不到,两人面对面站着,相隔只有十公分,却难以相拥。

我走到小绿的身后,轻声对她说:”小绿,附在我身上吧。“

等我再醒来,已经躺在床上了。阿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满脸的泪痕,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

“小绿呢?”

“小绿,潜到湖里去了。”

“你要振作啊,小绿那样爱你,肯定希望你能活得幸福。”

“是,我知道,谢谢你。”

送走了阿洋,我坐在沙发上,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房间里变得空荡荡的了,像是缺少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艰苦的备孕 在此之前,我和宝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曾经孕育过一个孩子,但是因为没经验和某些不负责的...
    一个非典型的典型80后阅读 25评论 0 0
  • 身为双子座,看星座书里最多听到的也是面对选择常常纠结,买东西不同款式要纠结,相同款式不同颜色也要纠结!把自己的眉头...
    大明湖畔的小风筝阅读 89评论 0 0
  • 看着你一身光华 从远处走来 我转身背对你 谁施展魔法 聚集强大的磁力 难以捉摸的 世间定律 终是不再触摸的 时光之...
    嵇游心阅读 29评论 4 3
  • 2017-05-02 农历四月初七 星期二 阵雨转阴 【早睡早起】 昨晚22:3,今早5:01起床。 【学习】1....
    彰泥阅读 87评论 0 1
  • 今天周末,难得休息,带着孩子去本市人民公园放风,做这一周罕见的亲子活动。本市应该能算上五线以外的县级市,地域不大,...
    安圣阅读 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