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贺涵爱上罗子君?不,那只是第二个唐晶

—01—

随着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热播,男女主的感情线越来越耐人寻味了。

在剧中,马伊琍饰演的女主角罗子君,因为被前夫抛弃,从养尊处优的阔太太,被迫成为看人脸色的售货员。

在罗子君一步步求职、成长的过程中,她最好的朋友,袁泉饰演的唐晶,和唐晶的上司兼男朋友,靳东饰演的贺涵,给了她非常大的帮助。

可谁知,一来二去,罗子君和贺涵坠入了爱河。

更狗血的是,老油条贺涵,仿佛遇见罗子君才知道什么是“真爱”。为了罗子君,狠心拒绝了相恋十年的唐晶的求婚。

可是,贺涵真的爱罗子君吗?或者说,贺涵,他爱的是罗子君这个“人”吗?

我们不妨先问问,贺涵爱过唐晶吗?

—02—

唐晶研究生毕业,就加入到贺涵的麾下,得益于贺涵的领导和指点,一步步成长为上海顶尖咨询公司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样的成就,在女性中更是凤毛麟角。

而唐晶职场生涯的十年,也是和贺涵爱恨纠葛的十年。两个人关系分分合合,让人闹不明白——说是恋人吧,又不结婚,说是朋友吧,又你懂的。

十年了,累觉不爱的唐晶决定到香港轮调一年,整理一下身心。就将她的好闺蜜,刚刚再就业的罗子君,托付给了贺涵。

虽然以罗子君为首的吃瓜群众拼命创造机会,但贺涵始终没有表示出一点挽留的意思,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唐晶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唐晶和贺涵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维持下去,即使再过十年,终点也不会是婚姻。

贺涵自己也说,“总有一天,不是我走就是她走,我和她之间,才算是有一个完结。”

男女这事,就像做饭,备菜、下锅、加调料,一气呵成才好。若是一不小心夹生了,回头再煮,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03—

论颜值、论学历、论收入、论双商,如贺涵和唐晶般的两个人,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在中年人里,这矫情也算数一数二了。

于是,老实憨厚但一不小心出轨了的陈俊生问了:

我就看不明白你们的感情,你说唐晶爱你,全世界人都知道,那除非你不爱她,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么多年你干吗给她那么多假象?

道貌岸然但谈恋爱十年不结婚的贺涵说:

说起来她算是我的学生,我算是她的老师,她做实习生刚来的时候,和另外的五六个人,一问三不知。

但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她,一点一点地教她,我都没想到我哪儿来的那么好的耐心,她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上进。

但我并不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担心,因为我发现自己就快要管不住她了。

这回答,太匪夷所思了吧。管不住是几个意思?你喜欢一个人,前提是必须管得住她?

所以,老实憨厚但一不小心出轨了的陈俊生又问了:

两人的事业旗鼓相当不正好在一块儿吗?(要不然我干嘛踹了保养有方的罗子君找劳动妇女凌玲啊?!)

道貌岸然但谈恋爱十年不结婚的贺涵又说:

你比我结婚早,你应该比我清楚,结婚是一件特别具体的事情,如果我跟唐晶结婚必然会有一个人,为这个家贡献出更多的时间,那么会是谁?我,还是唐晶?

如果我们想要孩子,唐晶就必然要为此耽误更多的时间,生了孩子,又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陪伴他长大,我们怎么分配?

你们肯定会说,当然是唐晶。可是我告诉你,即使她自己也这么认为,我也不忍心,也舍不得。

因为你们没有看到,她这一路走来有多拼命,我看到了;你们不知道,她有多努力,才可以做到现在这样,让你们看起来做什么都毫不费力,我知道。

这个回答,问题也很大。他明明是没给唐晶走入家庭的机会,现在却说他舍不得唐晶走入家庭,可唐晶自己怎么想的?他有权决定唐晶的人生吗?

—04—

贺涵对陈俊生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一脉相承的——

他对唐晶的爱,是栽培,是管理,是控制,是唐晶的人生必须按他的想法上演。

唐晶在他手心里舞蹈,他赏心悦目,一旦不好掌控了,他就要避之不及。

所以,老实憨厚但一不小心出轨了的陈俊生蒙圈了:

我确实没想到,你想的这么多。

于是,道貌岸然但谈恋爱十年不结婚的贺涵索性承认了:

她更像是我的一个作品。

你知道,我做过无数的好案子,但是那些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不能称之为我最得意的作品,我最得意的作品就是唐晶,你说我爱不爱她。

你说你爱不爱她?爱,那确实是爱的。就像我辛辛苦苦查文献攒数据写出来的论文,我简直要爱死它了,谁说它不好,我跟谁急。

可我要跟它结婚吗?我要跟它分享人生吗?不。

而且,等哪天我有了更好的数据,写了一篇更好的文章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更珍惜后者。

同理,在贺涵眼里,唐晶只是一个作品,一个物件。他像我们爱暑假作业一样爱着唐晶。

他自己说:“聪明贤惠的好媳妇儿有很多,唐晶只有一个,而我希望她能够更好更完美!”

这里所谓的更好更完美,那是作为作品的属性,是作为物件的属性,而不是作为人、作为女人、作为女朋友的属性。

这就是唐晶的悲哀,她努力长成一颗大树,但贺涵只希望她是一棵盆栽。

—05—

那么,贺涵爱罗子君吗?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

罗子君,只是第二个唐晶,是另一件作品。罗子君在职场上一路打拼,贺涵不止一次对她说过:你越来越像唐晶了。

而贺涵,只是爱他的作品,爱这个创作的过程,享受当别人人生导师的乐趣。

如果罗子君和唐晶一定要分个高下的话,那就像贺涵自己说的:

像唐晶这样,一毕业就分配到贺涵手下,靠自己努力一步步走上来一飞冲天的,还是有几个的。

而像罗子君这样,当了几年家庭主妇,又重新杀入职场的,她还真是第一个。

所以,这么差的底子,都能被贺涵一手栽培成了唐晶那样的人物,贺涵在罗子君身上,得到了更大的成就感——让他误以为是真爱。

贺涵和唐晶、罗子君,从人格上永远是不对等的。就像一个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出来两个人,然后夸奖她们:你越来越像我了,加油吧,你将有资格得到我的宠幸。

实际上,人永远是人,神永远是神——这个不可逾越的鸿沟,一直蛰伏在贺涵的心里。

—06—

写到这儿,仿佛我把贺涵解读成了把女性当做布偶的阴暗可怕的家伙。别急,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贺涵并不是有意去控制对方,而是缺乏“平等相爱”的能力。他生活中的一切,都必须尽在掌握。因此在亲密关系中,他也很难去欣赏对方的独立人格。

“贺氏哲学”有着一套丰富的理论体系,贺涵要求世上一切都应该在这套理论中运行,包括——人。而一旦超出了这套体系,贺涵的态度便是逃避——就像面对成长太快的唐晶。

所以说,贺涵,才是整部剧中最可悲的那个人。

从事业上来说,他无疑是成功的。正值盛年,早已做到咨询公司合伙人的位置,豪宅名车,收入可观,人脉广泛。在职场金字塔里,贺涵已经达到了顶端。

工作之外,贺涵的生活只有三件大事:吃鱼、运动、给别人指导人生。

吃鱼,那一定是最好的鱼,要么刚从海里捞上来,要么刚坐飞机送过来。

运动,那一定要穿一身自以为骚气实际土气的运动服——罗子君看出来了,观众也看出来了。

贺涵智商很高,能力很强,他给自己画了一个大圆圈,修成铜墙铁壁。他在这里面制定了游戏规则,并且自己严格遵守。在这个圆的范围内,他非常自如,游刃有余。这是他的王国。

很多人仰望着他,是因为自己的圆不如贺涵的大。但是,有的人的圆是变化的、成长的,而贺涵的圆却是非常固执的,圆内的一切,必须在他的掌握之中运行。

这就是贺涵的弱点。

—07—

如果一定要说罗子君比唐晶强在哪儿,那就是罗子君能更平等地去看贺涵,更了解贺涵的弱点。

一开始,两个人是欢喜冤家的设定,罗子君见到贺涵,总是揶揄他装格调。

等到唐晶远走香港时,罗子君埋怨贺涵不挽留唐晶,说:

你这个人呢,是假装放得开,其实你根本就是拿不起。

你对自己能掌控的东西,和人,还有生活方式,你信心满满,你对于自己掌控能力之外的呢,你就采取鸵鸟政策。

你呢,对于自己掌控得了的女人,你根本不屑于谈婚论嫁,你对于自己掌控不了的女人,你也不敢谈婚论嫁。

这便是到目前为止,对贺涵最精准的评价了。

如果说,贺涵爱上罗子君,是因为罗子君更懂他的弱点,而他在她面前,也逐渐能够正视自己的弱点,并共同面对、克服,那这个逻辑是很完美的。

可惜,贺涵在剧中还是全能王,对子君对他的批评,仍然不屑一顾。

其实话说回来,十年朝夕相处,聪明如唐晶,贺涵有什么毛病,她能不清楚吗?

只是在爱情里,爱得更多的那个总是卑微。唐晶不是不了解,只是没法说。

所以唐晶也很清楚,贺涵不娶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够爱。或者说,根本不是爱。

—08—

我希望的故事结尾是这样的。

贺涵无论工作上也好,生活上也好,遭遇一些变故,让他迷茫、孤独、无助,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神。

而这个时候,有人拯救了他,是唐晶也好,是罗子君也好,甚至薛甄珠也好,大宝剑也好,任何人都好,拯救了他,用自身的人格拯救了他,而不是用任何他传授过的技能和技巧——

这时候贺涵明白,每个人都是和他平起平坐的人,哪怕是离婚之前的罗子君,哪怕是社会底层的罗子群和白光,哪怕是妖艳贱货薇薇安,他贺涵都并不比对方高明到哪里去。

如此之后,再谈爱情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